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161章 母子相见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161章 母子相见



    燕赵歌一边在路上飞驰,心中一边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做。

    投奔碧游天自然是一重选择,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燕赵歌不打算怎么做。

    倒是不说跑路丢面子,而是一直以来都在界上界经营,宗门发展,人脉联系等等。

    如今另起炉灶,未免可惜。

    尤其事发仓促,难以周全各方面,难免顾此失彼。

    更别说,会让剑皇越震北难做。

    燕赵歌,毕竟是借助开元剑,方才杀伤王正成和黑衣锦帝,王正成之死,玉京岩终究脱不了干系。

    道门百废待兴,皇者难得,如无不可化解的核心冲突,地皇和隐皇不会尝试围杀剑皇。

    但是,剑皇必然要设法周全自己门下弟子王普、聂惊神等人。

    燕赵歌一家人拍拍屁股跑路的话,矛盾就转移到剑皇同地皇之间,剑皇等于替燕赵歌背锅了。

    虽然剑皇为了金曜太白上尊的缘故,多半就替燕家担了这层干系。

    可是燕赵歌不能将这视为心安理得,应该应分的事情。

    不过,不管怎么说,燕赵歌要先设法确定雪初晴的安危。

    雪初晴安然无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只是想到稍后万一见面,燕赵歌难免有些尴尬。

    说心里话,对他而言,自己这位娘亲,像一个符号,或者说像一个故事,多过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虽然见过图像,知道长什么模样,甚至心底深处还有儿时的几分记忆。

    但严格说起来的话,这其实是一个他素未谋面,从没有真正打过交道的人。

    是别的什么人也就罢了,偏偏这是老娘,这就很尴尬。

    燕赵歌现在同燕狄感情很深厚,同阿虎,同元正峰,同徐飞,乃至于同方准、司空晴、傅恩书他们都情谊匪浅。

    但这是建立在大家这么多年一起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基础上,朝夕相对,祸福与共。

    想当年在八极大世界意识刚刚苏醒的时候,同燕狄、阿虎也是相处了几个月快半年的时间,才渐渐消去尴尬和小心翼翼。

    如今,这一切可能又要重新来一遍,燕赵歌颇为无奈。

    虽然雪初晴同燕赵歌骨肉分离时,燕赵歌还极为年幼,时至今日已经多年过去。

    但毕竟血浓于水。

    燕赵歌实在感觉有些难以拿捏其中的分寸。

    他以前也没经历过类似情况啊。

    在外人面前如何表现,好办。

    事关母亲安危,别管是不是失散多年,燕赵歌自然要全力以赴。

    更何况,燕狄肯定要拼命的。

    燕赵歌同雪初晴陌生,但这些年来同燕狄的感情实打实的深厚。

    只是,同雪初晴面对面,就难免有些尴尬。

    “正好眼下事态很紧急,一见面之后,简单问候一下,然后就果断谈正事!”燕赵歌右拳捣在左手掌心里:“先谈正事,办正事,就顾不上私事了,以后可以在慢慢相处过程中,渐渐熟悉。”

    其实,他对于父母亲情,内心很渴望,所以当初才能同燕狄那么快没了隔阂。

    “嗯,就这么办。”燕赵歌连连点头,为自己的英明决断得意不已。

    然后就见远方突然有光华闪过。

    感受其中气息,燕赵歌便知道那是燕狄。

    显然,东方苍天境那边事情有结果后,燕狄是同燕赵歌类似的心思。

    得知燕赵歌追着王正成重返界上界后,燕狄也第一时间向中央钧天境这边赶来。

    双方迎面相逢,燕赵歌只见到燕狄一人身影,不由微微一惊。

    但见自家老爹脸上并无悲伤神色,眉宇间反而压不住的喜悦之情,燕赵歌又放下心。

    “老爹,这是……”燕赵歌东瞅瞅,西看看:“呃,我……我娘亲呢?没事吧?”

    燕狄上下打量燕赵歌一眼,见燕赵歌也是无大碍的模样,便笑道:“没事,我到的及时,斩了那天一道人。”

    他一脸笑吟吟的模样,生平少见,让燕赵歌啧啧称奇。

    “至于你的娘亲嘛……”燕狄忍俊不禁:“她是有些近乡情怯,不知该如何面对你……”

    话音未落,一个女子声音自虚空中传出:“我哪有?只是如今局势不明朗,我忙着在盘算对策罢了!”

    燕赵歌一怔,这说辞和思路,好熟悉啊……

    燕狄头顶太易华云,仿佛莲花般盛开。

    重重星云似的花瓣中,一个女子从中一跃而出,来到燕赵歌面前。

    燕赵歌定睛看去,只见那女子看上去三十岁许模样,容颜清丽,气质高华。

    正是燕赵歌早已不知看过多少次影像的雪初晴的模样。

    只不过影像中的雪初晴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现在多一点成熟。

    相较于影像,真人更添风采,目光灵动,似有几分慧黠,但又明朗大气,显出几分疏放。

    “娘……亲?”燕赵歌硬着头皮,有些蛋疼的试探着叫道。

    雪初晴虽然一副大方模样,但其实也在偷眼观察燕赵歌,有违她风采的干巴巴说道:“赵歌,你都这么大了……”

    显然,她一时间也有些不知该如何面对一个早已成年的儿子。

    当年她离开的时候,燕赵歌还是个三岁大的小娃娃。

    这些年来她独自流浪,除了乔装伪装以外,日常生活其实同当年少女时差别不大,突然多出这么大岁数的孩儿,她也需要点时间适应。

    虽然这几年偶尔听到燕赵歌父子消息,她心中喜悦,与有荣焉。

    可真正面对面的时候,雪初晴心中也有些惶然。

    有些愧疚。

    骨肉分离多年,儿子都这么大了,自己一直不在身边,从没尽到做母亲的义务,对自己来说是憾事,对儿子也非常不公平。

    被界上界和仙庭追得到处逃亡,雪初晴都面不改色。

    可这一刻面对燕赵歌,她是真的有些麻爪。

    燕赵歌其实也差不多……

    “对了,旁的事咱们稍后再说。”燕赵歌还是决定按照自己的套路来:“我刚刚干掉了地至尊王正成,事情牵连不小,如何善后,我们还需尽快拿个章程出来!”

    而几乎与燕赵歌异口同声,雪初晴也说道:“别后离情咱们稍后再叙,这次的事情,对方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还需未雨绸缪……”

    说到半路,母子二人都说不下去了,一时间大眼瞪小眼儿。

    旁边的燕狄,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