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178章 见辰皇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178章 见辰皇



    女帝解明空久久沉默不语。

    半晌之后,她方才开口问道:“楚黎黎可有让你带什么东西?”

    “没有。”燕赵歌毫不犹豫的摇头。

    解明空微微仰头,面无表情,双目闭合让燕赵歌也难以看出她的情绪。

    过了良久,解明空说道:“家师确实不方便出面相助你们一家。”

    “并非他不愿意,而是有事在身,分身乏术。”

    燕赵歌没有放弃,转而问道:“不知我方不方便面见辰皇陛下?纵使陛下无法出手,依礼数,我也该拜见一下先祖的至交。”

    “地皇陛下和隐皇陛下带来的压力虽大,但我短时间内也没别的方法可想,纵使是着急,也急不得。”他摊了摊手掌:“若是可以,倒不如去拜见辰皇陛下。”

    燕赵歌说着,

    目光微微闪动:“我那师侄石钧,和他母亲,受九幽之魔的隐忧困扰,辰皇陛下如今退隐,也和九幽相关,以他老人家的见识与修为,或许我能请教一二?”

    当初广乘开山大典后,请女帝解明空、东南至尊曹捷、东北至尊刘铮谷等人一起查看石钧母子的情况。

    燕赵歌便留意到,女帝对九幽相关的事情,似乎格外敏感,迥异于她平时漠然处事的态度。

    如今对照辰皇的情况,联系起来,燕赵歌可以肯定,自己当初的感觉,不是错觉。

    闻言,解明空重新转首“看”向燕赵歌。

    片刻后,她徐徐颔首:“既如此,你随我来。”

    “金曜太白上尊的后裔,家师一直挂怀于心,若你们因为恶了地皇和隐皇陛下而被迫离开界上界,日后还有没有相见之日,谁也说不准。”女帝边转身边说道:“虽然令尊没来,但能见到你,家师想必也会非常高兴。”

    “此事究竟如何处置,也可由家师示下。”

    她身形重新渐渐被冰封起来,化作冰雕。

    冰雪蔓延之间,化作一条横亘虚空的巨大冰蛇。

    雪白冰蛇双目之中有黑光亮起,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

    然后冰蛇驮起再次化为冰雕的女帝,在广阔幽垠之地中舒展身体,朝远方游去。

    “有劳女帝陛下引路。”燕赵歌拱了拱手,飞身跃起,也登上冰蛇头顶,利于女帝所化的冰雕身旁,乘着冰蛇前行。

    两人先一同出了眼前这片幽垠之地。

    冰蛇并未重返界上界,而是一头向着九幽之中行去!

    入了九幽,魔氛煞气肆虐。

    女帝安之若素,燕赵歌也只是凝神稳定自身心境,镇压躁动魔头。

    他一边观察周围情况,一边在心中思索。

    对于他杀了地至尊王正成的事情,女帝解明空并没有表示任何不满与愤怒。

    这在燕赵歌预料之中,虽然从辈分上来算,女帝解明空和地至尊王正成同辈论交,但年龄上小了太多,双方并无特殊交情。

    以解明空清冷的性子,这种与自身关系不大的人死了,她肯定不会在意。

    至于说对界上界造成的影响,解明空似乎也没什么触动。

    燕赵歌先前不确定的是,接下来女帝会怎么做,是会保持中立,还是会相助己方。

    当然,是在自己没有跟她结仇的前提下。

    而此刻看来,情况比预想中为好,

    女帝解明空,从倾向上来说,相较于麒麟崖,更靠近玉京岩。

    如果辰皇有了明确表示,看模样女帝肯定会出手相助燕赵歌一家。

    虽然,这从根本上解决不了地隐二皇带来的压力,但女帝解明空的地位,也非一般真仙大帝可比。

    只不过,事情关键,还要着落在辰皇身上。

    冰蛇载着两人,在九幽中穿行多日。

    女帝冰封自身,始终不视不言不动。

    她跟人动手的时候,强硬跋扈,但平日里,却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作风。

    所以一路行来,遇见九幽里的大魔,多数时候都是低调避过。

    如此,行了多日,燕赵歌估算,都已经远远超过横跨界上界从南到北的距离。

    然后,冰蛇在魔氛煞气里翻腾,突然冲出了九幽魔域,进入又一片幽垠之地里。

    只是,这片幽垠之地,明显与众不同。

    晦暗乌黑的虚空深处,似乎有什么存在。

    “冰川……”燕赵歌定睛看去,就见茫茫一片冰川雪地,弥漫四野。

    这一片幽垠之地,赫然被整个冰封,冻结在冰川里。

    只是,冰面没怎么反光,仍然显得黑暗晦涩。

    冰川的面积和体积,茫茫不可估量。

    置身其间,初时感受不到寒意,冰雪仿佛虚幻。

    但随着时间推移,便会感觉越来越冷。

    而这寒冷,仿佛完全无法缓解!

    缓慢,却又不可逆转的加剧,任凭身处其中的人如何设法取暖,也只能感觉越来越冷。

    开始的时候似乎不值一提,但要不了多久,便会令人感到彻骨极寒,最终全无挣扎之力,被彻底冻死。

    其中最令人绝望的其实不是深寒,而是自己不论怎么努力,结果都是徒劳。

    “我们到了。”一路沉默的女帝,这时终于开口说话。

    她虽然仍未睁开眼睛,但身上冰霜已然散尽。

    那巨大的冰蛇,也解体消失。

    燕赵歌跟在女帝身后,一起朝冰川深处走去。

    冰川整体化作冰原,面积和体积难以准确计量,燕赵歌估摸着,怕是能冻封半个界上界还有富余。

    放眼望去,一片荒凉,不见任何景物,也不见任何建筑。

    给人以一种古老原始,苍茫壮阔的感觉。

    加上毫无光泽可言,燕赵歌只感觉自己这一刻仿佛重回天地初开,原始宇宙冰冷寂静,无光无热的世界。

    此地,一点人文气息都没有,也不见有人活动的踪迹。

    在女帝带领下,燕赵歌来到一片连绵的冰山脚下。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明空带谁来了?”

    声音源自四面八方,整个冰川大陆上每一片冰雪中,似乎都传出这同一个声音。

    “师尊……”女帝解明空神色动了动。

    她的神色,极为复杂。

    思念,欢喜,怅然,不甘,忧心等等不一而足。

    因为一闪即逝的关系,燕赵歌一时也只能看出这么多。

    他还是头一次在对方脸上,看到这样极为复杂的情绪变化。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