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182章 辰皇的指点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182章 辰皇的指点



    (ps:今晚七点半,书评区有问答活动,奖励多多,有兴趣的朋友们不妨一显身手。)

    “不错,故乡。”辰皇徐徐说道:“虽然那里已经毁了,但仍然有寻找的价值。”

    “只是,你也需小心在意,这么多年以来,不仅仅很多人在寻找邵道友,还有更多的人在寻找索道友。”

    他看了燕赵歌一眼:“若依你所言,你已经知道仙庭的存在,便该知道吾指的是什么。”

    “多谢辰皇陛下指点。”燕赵歌颔首。

    界上界的人,又或者游离在外的日曜太阳上尊高寒,都在关心火曜荧惑上尊的下落。

    仙庭,同样也在寻找。

    记下辰皇指点的路径方位之后,看着眼前身处冰柱中的辰皇,燕赵歌沉吟片刻,轻声说道:“陛下,晚辈先前曾往碧游天一行,

    在那里见到一位姓楚的前辈,多亏得她,方才知道您仍在世。”

    女帝没有进来,燕赵歌自然也就没了顾忌。

    反正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女帝肯定无法窥探。

    “黎黎吗?”辰皇微微一笑:“她可还好?”

    “仅从我见到的模样来看,楚前辈一切安好。”燕赵歌一边说,一边留心辰皇的表情。

    从自己母亲雪初晴那里得到的消息,楚黎黎很可能与九幽有关。

    而现在见到的场面,却是辰皇因为与大魔纠葛僵持,而被迫冰封于此。

    这其中的奥妙,不禁引人遐想。

    辰皇问道:“她心绪可平静稳定?”

    “看起来不错。”燕赵歌答道:“嗯,这么说可能有点无礼,楚前辈看起来挺……活泛的。”

    他苦笑一声:“应该说,心态很年轻吧。”

    “不过,看得出来,她一直在挂念辰皇陛下您。”

    “黎黎就是那样一个性子了。”辰皇摇头笑道:“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过比起少年之时,已经懂事许多了。”

    燕赵歌趁机说道:“她有一封信,托我带回界上界,信的内容我不知道。”

    “但说是送给越师伯或者送给隐皇陛下都行,我猜测其实是托他们转交,最终是想交给陛下您。”

    辰皇点头说道:“既如此,取来看看。”

    燕赵歌取出玉简,真元托起,送到靠近冰柱的地方。

    冰柱中传出无形引力,玉简自然而然飞起,融入冰柱内。

    辰皇抬手,接住玉简。

    片刻后,他微微一笑:“黎黎有心了。”

    “陛下有没有回信,我一并带回?”燕赵歌问道,辰皇摇头:“带个口信回去便是,告诉黎黎,让她安心在碧游天生活修练,不用顾虑这里,吾一切都好。”

    燕赵歌点头:“我明白了,会把话带到。”

    他趁机问道:“辰皇陛下,晚辈知情不多,担心引发误解事端,楚前辈托我带信,只说可以交给越师伯或者隐皇陛下,却不提地皇陛下和女帝陛下……”

    “黎黎一直比较怕蒋道兄。”辰皇微微莞尔,然后目光又有些波动:“至于明空,却是另一方面的事情,黎黎有所顾忌,可以理解。”

    燕赵歌不再多问:“晚辈明白了。

    ”

    虽然具体原因不明,但他想知道的东西已经知道。

    在女帝面前,确实最好不要提起楚黎黎。

    而且,反过来,恐怕也是一样的情况,楚黎黎面前,最好不要多说女帝解明空的事情。

    思索了一下后,燕赵歌提起另一件事,便是一直挂念于心,关于石钧母子的问题。

    “竟有这等事?”辰皇闻言,也沉吟起来:“吾未曾亲眼目睹,难下准确判断,但你和明空判断应该无错,以你同门为凭体意欲重生的大魔,想来不会是简单之辈。”

    “但究竟达到何等层次,究竟是何来历,不亲眼看一看,吾也难言。”

    “可惜……”

    燕赵歌理解的点点头。

    辰皇可惜,是可惜他目前全力镇封癸水之魔的回归,难以分心。

    如果送石钧母子二人过来,大魔回归,甚至彼此之间联系起来,互通声息的话,那么群魔齐聚,辰皇怕是也没有余力全部镇压。

    到时候莫说众多大魔一起重生,便是只有癸水之魔重新降世,结果也不堪设想。

    “晚辈从楚前辈那里得到一些封魔神水,这几年以来,一直在不断尝试研究。”燕赵歌言道:“如今略有几分心得,有望重现大破灭前的一些法仪,或许对陛下镇封大魔,能有些帮助。”

    辰皇有些意外:“哦?”

    短短片刻交谈,他对燕赵歌虽然了解仍不够深,但已经可以看出,在正经事上,燕赵歌说话从来都有的放矢,既然说有希望,那就不是空穴来风的虚言。

    而在交谈过程中,虽然不了解天机阁的事情,但辰皇也能察觉燕赵歌见识不凡,绝非寻常晚辈可比。

    “我本是希望能帮同门师侄和其母亲解决隐患,这些年来一直钻研不缀,总算也有些收获,只是还不够。”燕赵歌拱了拱手:“陛下亲自阻挡癸水之魔回归千年之久,其中诸多奥妙经验,还望点拨一二,能让我参详。”

    “自然可以。”辰皇并不介意,当下娓娓道来。

    双方谈完,燕赵歌略微有些遗憾的看向冰柱内的辰皇。

    虽然自己有了些眉目,但辰皇要想离开此地,怕不知还要等到何年何月。

    他向辰皇行了一礼,告辞离开。

    辰皇目送燕赵歌离去的背影,目光渐渐变得悠远。

    离去的背影,仿佛化作另一番模样。

    那个一支长剑斜挂腰间,骄傲却从容的身影。

    金曜太白上尊,燕星棠的身影。

    当年自己也曾目送其远去,谁知那一别,便是永远。

    因为燕星棠的身影,辰皇心底又浮现出另一个影子。

    想到那个身影,他更加黯然。

    一生少有亲朋至交,结果都先后陨落,如今只剩他一个。

    燕星棠也就罢了,另一人,却为他亲手弑杀。

    水曜辰星上尊陈玄宗闭上眼,往日一切却仍然历历在目……

    “玄宗!跟我一起来吧,九幽降世,才是这世间应有的宿命,让这苟延残喘的三清道门,和那些无知骄横的外道狂徒,一起沦入九幽吧。”中年男子哈哈大笑:“佛不渡众生,道亦不渡众生,唯有魔渡众生,入了九幽,方见真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大自在!”

    他指着自己额头,闪动冰蓝光辉的魔纹,脸上笑容扭曲:“我这个位置,本该是你的啊!”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