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195章 界上界的暗影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195章 界上界的暗影



    (ps:今日第六更,求月票,求订阅!谢谢大家!)

    隐皇与辰皇对视,片刻后,微微一笑。

    “陈道友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隐皇点点头:“你的猜测没有错,当初确实是杨某,告诉了令高徒,关于她父亲楚桓楚道友的事情。”

    辰皇沉默,注视隐皇,良久不语。

    燕赵歌在一旁听了,心道:“令高徒……父亲……楚道友……那就是指楚黎黎的父亲了。”

    他对当年之事,很多还是一知半解,只能从辰皇、女帝等人的交谈中,管中窥豹。

    这时听了隐皇和辰皇的对话,其中透露出来的线索虽然零碎,却仿佛线绳穿珠一样,渐渐将之前一鳞半爪的信息连接起来。

    “这位,

    就是燕道友的后人吧?名字是,燕赵歌?”隐皇这时,却将视线转向燕赵歌。

    “隐皇陛下当面,晚辈有礼了。”

    燕赵歌不卑不亢,向隐皇拱了拱手。

    “早想见见你们父子,可惜先前一直不得空,直到今日才如愿。”隐皇不疾不徐的说道。

    燕赵歌摇头:“我也没有想到,这种情况下面见隐皇陛下。”

    他目光在辰皇和隐皇之间移动:“更没有想到,听你们方才交谈话里意思,竟似乎是您导致辰皇陛下冰封域外千年……”

    这直接导致界上界当年变相损失了一位玄仙境界的强者。

    对于大破灭后重兴的道门,无异于损失惨重。

    若非剑皇越震北崛起,快速补上空缺,怕是界上界三皇五帝的格局都难以维持。

    隐皇虽然少有表态,但与地皇向来是一个路数,致力于稳定发展,以求三清正宗复兴。

    当年如此做派,似乎与其一贯方针,有矛盾之处。

    “冰封域外千年,并不意味着陨落,或者沦入魔道。”隐皇淡然说道:“形势急需之时,随时可以助陈道友脱身。”

    辰皇冷冷说道:“明空的法仪,果然是学自你这里。”

    昔日,研究镇魔之法,主要便是辰隐二皇合作负责。

    女帝虽是辰皇弟子,但这方面涉猎不多。

    先前其所施展的法仪,精妙绝伦,在辰皇被群魔牵扯注意力的情况下,也只能任其施为。

    如果不是辰皇暗中挽留燕赵歌,横插一手,结果必然是碧游天的楚黎黎,独自承担魔印。

    “看陈道友你的神情,似乎事情进展并不正常。”隐皇脸上这时露出思索的神色:“是楚小友独自承担魔印,也没有成魔?”

    “应该不会,她如今虽然已经推开仙门,但还不足以独立阻挡癸水之魔回归。”

    “如果她成魔,却又避过碧游天的剿杀遁逃离开,陈道友你怕是也不会这般轻松模样。”隐皇的视线,留意到了辰皇额头的伤痕:“你这伤疤……”

    辰皇漠然说道:“事已至此,你原先的算计已经不存在了。”

    “但是吾心中的困惑,仍未解开,你我虽非知交,也算同道,当年无冤无仇,你又为何算计于吾?”

    “你希望吾击杀黎黎,

    断了癸水之魔重生之路?”

    隐皇一笑:“如果只是要杀楚小友,杨某亲自动手不就行了?又不是没机会。”

    “我看得出来,你想保住楚桓之女。以我们当时的揣摩和研究,如果她入魔,凭你的性格必然选择舍了己身,替她承担,毕竟,你是比她更合适的癸水之魔凭体。”

    “所以,你一开始的目标,本就是吾。”辰皇抬眼,静静注视对方。

    良久之后,辰皇突然开口:“当年,你果然有古怪,吾没有猜错。”

    隐皇稍微沉默片刻后,微笑说道:“陈道友,你确实敏锐,所以,我只好请你离开界上界修养些时日。”

    燕赵歌闻言,眼睛顿时眯缝起来。

    他看向辰皇,辰皇徐徐说道:“玄钟道人的徒孙,妙飞峰的傅锦绣,他的遭遇,吾已知晓。”

    “当年吾还只是怀疑,现如今却可以知道,你真的早就准备对太清一脉不利,傅锦绣有如今之劫,当是你的手笔。”

    “玄钟道人一脉,虽然不似我们一样出自玉清嫡传,而是太清嫡传,但也是我三清正宗,傅锦绣更是他们这一脉最出色的人才,你算计于他,究竟为什么?”

    听到这里,燕赵歌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心中长久以来的疑团,终于解开。

    锦帝真的是被人坑了。

    当初燕赵歌就奇怪,以锦帝的修为造诣,如何会在修练途中犯下那么大的纰漏。

    从遍历花丛到专情一人的转变过程中,竟然除了傅婷以外,又多出一个女儿孟婉,以至于道路根基近乎崩了。

    更离奇的是,在见到孟婉之前,锦帝本人竟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不仅走错了路,自己甚至毫无所觉。

    这比单纯修练失误,还要不可思议。

    推开仙门,无漏之身的真仙大帝,竟然会在自己无知无觉的情况下多出一个女儿?

    别说锦帝了,任何一个武道有成的武者,是否留种,都是能够自控的事情。

    除非被人强迫采补,但要说孟婉的母亲刘羡婷能采补锦帝,那更是无稽之谈。

    可是,这背后如果有隐皇的身影在,可就真的难讲了……

    “傅锦绣确实是难得的人才,可惜,他最初就走错了路。”隐皇淡然答道:“因为荧惑戟的压力,他迫切渴望推开仙门,以至于急功近利,给了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

    “我们都知道,傅锦绣登仙,实属侥幸,这其中,另有玄机。”隐皇说着,笑了笑。

    “趁虚而入?”辰皇皱眉:“你是指……”

    隐皇看了燕赵歌一眼,笑道:“无需遮遮掩掩,这位燕小友当初和傅锦绣的大女儿,一起到过仙庭,早就听过无量天尊之名。”

    辰皇闻言,顿时脸色微变。

    “陛下勿急,详情容晚辈稍后相告。”燕赵歌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隐皇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继续说道:“陈道友你猜得不错,正是仙庭暗中出手,傅锦绣能早早推开仙门,全赖他们帮手,可叹傅锦绣自己,当时都还懵懂不知,以为他机缘深厚,洪福齐天。”

    “不过,经历这次走火入魔,他前所未有透射仔细的返照自己神魂每一个角落,也该知道当初那机缘是有问题的了。”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