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198章 剑皇回信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198章 剑皇回信



    谈过别的事,辰皇看向燕赵歌的目光,变得凝重:“你去过仙庭外道的地界?”

    之前暂居广乘山时,燕狄并没有跟辰皇提及此事。

    因为仙庭和无量天尊的特殊之处,广乘山上其他人目前都暂不知晓,他们也很少能接触到辰皇。

    碧霄峰门下的弟子,听闻辰皇归来,虽然困惑女帝为何不见踪迹,但都纷纷赶来拜见辰皇。

    不过,因为他们的修为境界也都在至尊以下,所以无人知晓燕赵歌到过仙庭的事情。

    于是直到方才,听隐皇提起,辰皇方才直到此事。

    “正是。”燕赵歌颔首:“不过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并未像锦帝陛下之女,傅婷傅姑娘那样。”

    辰皇皱眉:“特殊原因?”

    大幽明轮,

    出现在燕赵歌头顶虚空,模糊难明,混混沌沌的光辉照耀。

    “这是尹天下昔年意图炼制的无漏仙兵吗?”辰皇扫了一眼,感受到其中幽明十二法的力量意境,心中便即了然。

    “尹天下幽明十二法的最后一法,触及无极奥秘,但尚不足以让你免于无量天尊之厄。”辰皇沉吟着说道:“你的意思是……”

    燕赵歌点头:“此宝,虽非我祭炼,但眼下与我宛若一体,其力量同幽明十二法的无极之法相合,似乎有功效。”

    “我曾经也与傅姑娘专门就此交流过,我确实没有她那种心底深处仿佛埋下一颗无形种子的感觉。”

    辰皇眉头微微舒展:“这仍然不代表你真的没事。”

    “既来之,则安之。”燕赵歌笑道:“至少目前,确无异状。”

    “你还是要多多小心,避免同仙庭外道中人的接触。”辰皇言道:“哪怕不是无量天尊,如果修为实力相差太多,外道中的强者也能强行渡化我辈三清正宗。”

    燕赵歌轻轻点头:“谢过陛下提点,我会留神。”

    辞别辰皇,他离开逸仙谷。

    回首望去,那曾经冻封整片幽垠之地的无边冰川,再次重现,冻结昆仑山中一片天地。

    燕赵歌心中,有诸多念头闪过。

    今日到逸仙谷中一趟,解开燕赵歌许多疑惑,也生出一些新的问题。

    隐皇果然如先前预想中那样,绝非隐居避世,淡泊致远的人。

    辰皇当年的遭遇,与之有关。

    锦帝当年的遭遇,同样因其而起。

    这让燕赵歌忍不住去联想,其他许多匪夷所思的谜团,是不是都可以在隐皇这里找到答案?

    例如,之前他同母亲雪初晴谈到,界上界这里类似司空晴的人,数量明显比预期中来得少,少到不正常的地步。

    如果不是雪初晴当初有失误,那就只有一个解释。

    有别人知晓此中内情,暗地里在界上界收罗那些酷肖司空晴的人。

    不为人知的暗中收罗天元石碎片。

    这个人,是否逸仙谷中那位呢?

    此种想法,当然有些草率,而且毫无根据。

    不能因为隐皇多暗中行事,便让他背所有的锅。

    但燕赵歌心里琢磨之后,

    着实感觉,这位界上界目前有数的强者,嫌疑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能太过先入为主啊,否则容易一叶障目,影响判断。”燕赵歌喃喃自语,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既在昆仑山中,燕赵歌便一路向北,径自往北高峰玉京岩一行。

    见到王普,王普不禁感慨着说道:“燕师弟,真不知该说你是神通广大,还是洪福齐天,竟然真给你将辰皇陛下寻回界上界来。”

    “王师兄过奖,这一次我也觉得,自己运气不错。”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不过,也不全是好消息,还远远没到高枕无忧的时候。”

    “越师伯可有消息?”

    王普正色答道:“正要同你讲,师尊前不久,终于有消息传回。”

    “哦?”燕赵歌精神一振:“越师伯怎么说?”

    “师尊没有多言,只说地至尊的事情,他已经知道。”王普肃容答道:“师尊提及,有事缠身,短时间内,难以自域外虚空返回。”

    “不过,他也有提到,地皇陛下,目前怕是也无法回来,所以我们暂时不用担心麒麟崖的事情,倒是需要留心逸仙谷的动静。”

    燕赵歌闻言,心中微动。

    他想起了先前自己在碧游天时,听高雪泊提到的消息。

    虽然未经证实,不明真相,但仙庭地面上,似乎起了乱子。

    对照王普所言,剑皇越震北传回来的简讯来看,或许碧游天得到的消息,是真的。

    因为王普还没成就至尊武圣之位,所以剑皇给他的传讯,内容多有隐晦。

    燕赵歌推测,剑皇所说的“有事缠身”,或许就跟仙庭有关。

    如今的燕赵歌,从雪初晴那里,从辰皇那里,已经听说许多先前不曾知晓的秘闻。

    例如,界上界三皇五帝,大多数时候,其实都不在界上界长住。

    并且,一次外出,有可能便是很长时间,几年,甚至十几年,乃至更长时间都有可能。

    除了探索域外虚空以外,其实有相当一部分精力,都用于做另一件事。

    那就是仙庭与净土争锋的时候,时不时参战,帮仙庭出手,与佛门净土较量。

    界上界同仙庭外道之间的关系,远较南极长生大帝一派人物和碧游天一脉来的缓和,自然不是毫无原因。

    传闻之中,勾陈大帝甚至都亲自出过手。

    当然,极少见。

    不管关系如何缓和,勾陈大帝始终都还要防备无量天尊。

    燕赵歌有些时候觉得,这可能才是界上界最深层,最大的阴暗面。

    不过,他相信,以地皇等人的能耐,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也有谋求有利于界上界的行动。

    双方,就是这样彼此戒备,有限合作,相互刺探渗透的一路走下来。

    数千年以降,其中暗地里的惊心动魄,要全部记叙,怕是长篇史诗都不足以形容。

    “不过,仙庭地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将越师伯和地皇也暂时羁绊在那里呢?”燕赵歌心中思索。

    地皇和剑皇,毕竟不是从属于仙庭。

    按照默契他们主动帮忙很正常,但不至于被仙庭强留下来平息乱象。

    “除非……”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乱子,并非因佛门净土而起,而是同我道门三清正宗有关。”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