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200 新建广乘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200 新建广乘



    就像当初在东南阳天境皇笳海上一样,此刻广乘山也在海上,似岛似山。

    远远望去,一片霞光笼罩,道道白色烟云升腾。

    燕赵歌跨越海洋,来到山门前,首先抬头望去。

    天空中,也有一道道流光若隐若现,铺盖于广乘山上空,并向周遭天际蔓延。

    那正是广乘山的护山大阵,眼下没有全面激发力量,所以等闲人看不出异常。

    不过,当有敌来犯的时候,大阵就会发挥作用,让对手碰个头破血流。

    如果有人试图趁着大阵现在没有全力运转的空当,暗中潜入,守山大阵也会应激而发,给他一个教训。

    当然,敌人实力太强,那另当别论,不过真要是能无视广乘守山大阵的人,那自然也不会是寻常敌人。

    只是,

    现如今的界上界,有那等强横力量的人,就那么有限的一些。

    燕狄亲自坐镇山门,到时自会出手应对。

    “唔,有了些变化。”燕赵歌抬头看了片刻,若有所思:“应该是娘亲的手笔。”

    广乘山在界上界第一次立足,在皇笳海重新创建山门的时候,守山大阵就经过燕赵歌的一次改良。

    在当时的环境条件下,基本上可以说已经接近尽善尽美的程度。

    便是已经推开仙门的强者,想要将之继续提升,限于当地条件,也很难比燕赵歌做得更好。

    这次来到东方苍天境,再次重建山门洞府,当初燕赵歌改良过的大阵,自然搬移过来。

    以燕赵歌的眼力,很快看出,因地制宜的基础上,大阵又有再次提升。

    这跟眼下地方条件比皇笳海灵贤洲更好有关系。

    但能在燕赵歌改良基础上做出进一步改良,无疑需要极高的阵法造诣。

    目前的界上界武圣强者,连同一众至尊都算上,除了上方至尊陈乾华深浅难测以外,能有同自己阵法水平相近的人,燕赵歌只能想到母亲雪初晴一个了。

    只看小爱在这方面过人的水平,便可知道这一点。

    雪初晴如今的修为境界,已经被燕赵歌超过,但她是少有能在相同境界下,阵法造诣媲美燕赵歌的人。

    广乘山迁移,守山大阵重建,其中自也有雪初晴的一番心血在其中。

    “公子,你回来了。”先前早已得到燕赵歌要回来消息的阿虎,这时迎了出来。

    燕赵歌见面就笑道:“在天机阁没看见小爱,是偷跑回这里了吧?”

    阿虎憨憨一笑:“夫人终于回来了,小爱难免就回山勤快了一些,夫人有教训过她,不过家主说天机阁的事情没耽误,她想常回来探望夫人,也无妨。”

    “这丫头……”燕赵歌失笑摇头。

    等到见着父母,就见小爱一副偷偷摸摸的样子,想要溜走。

    “小爱。”燕赵歌曼声唤道。

    “……在!”小爱“嗖”的一声立正,一板一眼转过身来,笑得见眉毛不见眼睛:“少爷,一段时间不见,您风采更胜从前了。”

    “甲上,绝对的甲上!”

    燕赵歌和雪初晴都是一脸又好笑又好气的神情看着她。

    小爱两只眼珠子不停乱转,上瞟瞟下看看,就是不敢跟燕赵歌对视。

    “也没说要责怪你。”燕赵歌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自己心虚个什么劲?”

    小爱不好意思的笑起来,燕赵歌上下打量她:“倒是你这性子,越来越惫懒了,你跟谁学不好,非要跟盼盼学?”

    所在雪初晴怀里的盼盼,翻了个身,无辜的眨巴着一对眼睛。

    说笑了一阵之后,燕狄正色说道:“先前,我已经见过辰皇陛下,关于现如今的界上界,谈过许多。”

    “接下来,我准备再次动身出发。”燕赵歌颔首:“按照辰皇陛下的指点,去寻找火曜荧惑上尊和……木曜岁星上尊。”

    他看向雪初晴,雪初晴神色平和,点点头:“太师祖当年重伤隐遁,这事情,师祖婆婆也是知道的,只是此后始终不得其下落行踪。”

    “如果太师祖她老人家还在世,那自然邀天之幸,如果……也是天数使然。”

    燕赵歌言道:“也无需太过悲观,毕竟是未定之数,我想,先设法找到火曜荧惑上尊再说,若辰皇所言不差,那么火曜荧惑上尊这些年一直在寻找木曜岁星上尊,手中线索可能更多。”

    “既然有辰皇陛下提供的线索,那么便先依此行事。”雪初晴颔首:“我那方纬之阵,且先放着。”

    “辰皇陛下,看过钧儿和雨真嫂子了?”燕赵歌又问道。

    燕狄缓缓呼出一口气:“依辰皇陛下所言,乃是两个修为极为高深的大魔,灭后重生,欲借钧儿母子二人为凭体,谋求复活之机。”

    “眼下,还无法彻底断绝他们的指望,想要断根,时机尚未成熟。”

    燕狄停顿一下后,徐徐说道:“大破也是大立之时,最危险的时候,才是我们机会最大的时候。”

    “果然如此……”燕赵歌微微仰头,喃喃自语。

    雪初晴轻叹一声。

    她此前并没有接触过石钧母子。

    但是,石铁和石松涛父子二人,却都是打过交道的。

    尤其是彼时的石松涛,还只是十几岁年纪的少年,参加过她和燕狄的婚宴,充当迎宾。

    “稍后我去看看钧儿他们。”燕赵歌回过神来换了话题,聊起之前在逸仙谷的所见所闻。

    燕狄和雪初晴听闻,面面相觑,也都感到匪夷所思。

    “早知隐皇陛下不简单,但现在看来,比预想中还要令人吃惊。”雪初晴回过神来,不由苦笑着说道。

    燕狄皱眉:“很难不让人怀疑,许多事情背后,其实都是他暗中作祟。”

    “谁说不是呢。”燕赵歌耸耸肩膀。

    雪初晴思索片刻,提醒道:“或许是离间之计,但是我们需要重新考虑锦帝陛下的立场。”

    “不管是穿黑衣的那位,还是穿白衣的那位。”

    相较于黑衣锦帝而言,白衣锦帝显得意气用事。

    但如果隐皇所言不虚,那么他手里便掌握有让转走有情道的白衣锦帝更进一步,冲击玄仙的法门。

    这其中的价值,毋庸置疑。

    白衣锦帝如果欠了隐皇的人情,最不济的可能,也是袖手旁观,两不相帮。

    “还是要努力提升自身,方为首要重中之重。”燕狄平静说道。

    燕赵歌点头:“所以,还有一个坏消息,也还有一个好消息。”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