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210章 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210章 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燕赵歌入了草庐,上下打量。

    草庐很简约,很粗犷,但是以燕赵歌的目光看上去,自然而然生出一分大道至简,返璞归真的之象。

    这里的一梁一柱,一草一木,以一种近乎完美的框架搭建。

    多一分,少一分,都会顿时少了那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并不是说,这里真的就完美无缺。

    但至少,普天之下能对之做出有效改良的人,怕是凤毛麟角。

    “这里是火曜荧惑上尊一手搭建的……”燕赵歌微微点头的同时,目光扫视四周。

    不用多说,此地肯定已经别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不知翻过多少遍。

    早在灰蛟之前,便有不少人来此地寻找线索。

    此间主人亲手搭建的草庐,

    自然是大家搜查的重中之重。

    只是,似乎大家都没什么发现。

    又或者有个别人发现特异之处,但却隐瞒下来。

    总之,外面一点风声都没有。

    “有可能尝试的方法,大家应该都尝试的差不多了。”燕赵歌手指摩挲自己的下巴:“如果说还有可能,但大多数人却没法尝试的法子,能有哪些呢?”

    他眼睛眯缝起来:“通过荧惑戟?不,之前,同锦帝陛下交手之后,在入九幽被仙庭二皇围堵之前,他应该有时间回到这里。”

    “如果荧惑戟有了收获,此地妖族肯定会有所留意并加以追查。”

    “现在既然没有动静,还又派了那头灰蛟来查探,就是说明,荧惑戟当初也没有查出有用的东西。”

    燕赵歌心中思索着,半晌后,目光陡然一凝:“或许,这个可以试试?”

    他身体中,心、肝、脾、肺、肾五脏,分别闪动五彩光芒。

    金、木、水、火、土五行运转之间,彼此化生,孕育出强大的生命力。

    正是玉清元始天书嫡传,后天六书之一的生生造化天书。

    不过,运功的同时,燕赵歌体内,混沌气团隐现。

    无极化生之下,生生造化天书的法门,隐约出现细微变化。

    仍然是生生造化天书的路数,但是同之前,却已经不一样。

    燕赵歌修练的生生造化天书,乃是当年师祖元正峰,流落阎浮大世界时,在一处先人遗府内,机缘巧合下获得。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一路走下来。

    而现在,经过无极天书模拟仿照之后,所转成的另一种路数的生生造化天书,则是自己母亲雪初晴那一脉的传承。

    也就是属于木曜岁星上尊邵君篁的传承。

    同一门武学,尤其是道理深刻,玄奥精妙的武学,不同的人来参悟,多半都会有自己的理解。

    虽然大家同修一种绝学,大面上看来,也是一路。

    但是内里细节,必然会有许多不同。

    这种不同,要随着修练越来越深入,直到最后达到巅峰尽头,方才会重新变得越来越相似,最终殊途同归。

    可在此之前,肯定存在差异。

    燕赵歌修练的生生造化天书,

    同雪初晴修练的生生造化天书,向上追溯虽然都是玉清嫡传,但是终究有不同。

    不过,这难不倒燕赵歌。

    他见过苏芸和小爱修练生生造化天书,也同自己的母亲专门谈过这方面,交流经验。

    因为时间精力的缘故,燕赵歌没有转修木曜岁星上尊这一脉的生生造化天书。

    但是,心中已然有底的情况下,凭借无极天书这玉清诸法源头的奥妙,他可以自如变化自身生生造化天书根基的细节,从而模仿木曜岁星上尊那一脉的路数。

    准备停当之后,燕赵歌抬起一只手,掌心五彩的光芒涌现。

    五行流转变化间,道道光辉向着四周扩散,洒满草庐。

    但是光辉照耀下,草庐并无特异之处,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燕赵歌并没有气馁,也没有否定自己先前的思路。

    他又琢磨片刻后,玄功运转不停,手指在半空中比划,凌空书写一道道符。

    符络合叠加,到最后化作一座并不巨大,但是玄奥精巧的法阵。

    阵纹流转之间,法阵透出道道薄光,然后覆盖草庐。

    这是雪初晴师门秘传的阵法,倒非什么威力强大的法阵,而是用于辅助平时修练。

    但当这座法阵笼罩草庐之后,草庐室内中央,半空中,竟然开始有一道模糊的光影呈现!

    “找到了……”燕赵歌喃喃说道。

    他谨慎的伸出手,尝试触碰那道模糊的光影。

    在此过程中,燕赵歌自然不忘,仍然运转木曜岁星上尊那一脉的玄功法门。

    最终,他收回手,手中多了一柄折扇。

    纸扇看上去平平无奇。

    若非火曜荧惑上尊此前秘密留在这里的禁制,这多年下来,怕是早已经腐朽成一堆灰尘。

    燕赵歌徐徐将折扇展开,就见扇面上,分明画着一条周身燃烧烈火,栩栩如生的真龙。

    整幅画简单随意,如果从专业眼光来挑剔,画工只能算一般。

    但其中自有洒落超然,勃勃向上的气息,令人不自觉为之所吸引。

    “……邵苍华赠索兄明璋。”看着扇面上的落款,燕赵歌脸色变幻:“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啊?”

    苍华大帝,便是木曜岁星上尊邵君篁当年的帝号。

    显然,这幅折扇,是当年邵君篁送给火曜荧惑上尊索明璋的一件礼物。

    虽然普通,但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彼此之间赠送礼物,大多数时候本就重礼节而不重礼物本身。

    邵君篁的礼物,索明璋一直留着,这并不算出奇。

    如今即便势如水火,玉京岩上甚至都还留有一件当年地皇送给燕赵歌祖父金曜太白上尊燕星棠的礼物,当然也是件简单的礼物,不过以玉京岩之能,保存数千年完好如初是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柄折扇,被火曜荧惑上尊索明璋留在这间草庐里,就显出不寻常来。

    草庐对面,是索明璋父母的坟墓……

    索明璋建这间草庐,是当年为了给父母守陵。

    他重返炎龙界,居于这件草庐里,看着父母陵墓,追思仙人,也有寄托哀思的意味。

    这柄折扇出现在这里,不得不令燕赵歌浮想联翩。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