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第1220章 与虎谋皮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1220章 与虎谋皮



    “贫道是因为接到消息,为了火曜荧惑上尊的事情,专门赶来此地。”阳帝注视着黑衣锦帝:“傅道友所为何来?”

    无尽域外虚空,时空混乱,随时可能穿越重重空间被挪移到另外一个世界。

    但是要说无意中专门跑到这里来,那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本座也是专程寻来的。”黑衣锦帝淡然说道:“不是为了火曜荧惑上尊,而是寻找旁的人。”

    阳帝蹙眉:“……旁的人?”

    藏身于灯火中的荧惑戟,以及被荧惑戟藏起来的燕赵歌,闻听此言,同样都心中微动。

    “傅道友,恕贫道冒昧,你莫非……要投仙庭?”阳帝的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黑衣锦帝摇头:“还没有。

    ”

    还没有……

    这三个字,其中韵味,当真深长。

    “反过来说就是,确实有这方面的打算,只是目前没有付诸实际。”燕赵歌心道:“我们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吗?未必……”

    阳帝便正视黑衣锦帝:“贫道冒昧的说一句,傅道友你此举未免欠妥。”

    “本座不想被另一个自己抹杀。”黑衣锦帝淡淡说道:“他能因旁人相助,抢占四太先天旗,本座也只好寻找旁的帮手。”

    阳帝追问道:“另一位……另一位穿白衣的傅道友,也是寻仙庭外道帮手吗?又或者他找了佛门净土?”

    “对方暗中出手,一击即退,却选在最关键的时刻,以至于本座取四太先天旗失利,让仙兵落入白衣手中。”黑衣锦帝没有隐瞒,坦白说道:“事发突然,本座亦不确定对方身份,但能让本座看不透,修为境界该在真仙之上,而且不是外道。”

    阳帝沉声说道:“既然如此,傅道友何必要来求助外道中人?”

    “你同另一位傅道友之间的矛盾,乃至于你同金曜太白上尊后人的矛盾,贫道业已知晓,但这一切,都还是我道门三清正宗彼此之间的冲突,不该让外道有借口涉足其中。”

    黑衣锦帝平静的说道:“烛阳子道友此刻,不也一样同仙庭外道为伍?”

    “不过一时虚以为蛇,权宜之计罢了。”阳帝坦然说道,不在意对方是否会去搬弄唇舌。

    “本座同样如此。”黑衣锦帝漠然说道。

    阳帝看着他,似乎在思考他这话有几分可信。

    燕赵歌倒觉得,那确实是黑衣锦帝的真实想法。

    不过,仅限于目前为止。

    投身仙庭,就意味着接受仙庭度化,生出愿力宝光,供奉无量天尊。

    如此一来,黑衣锦帝有很大可能,不需要谋夺太易华云和太易之拳,不需要设法斩杀孟婉与傅婷,甚至不需要跟白衣锦帝见个高下,他便有希望更进一步,登临玄仙之境。

    不费力,不危险,看起来再好不过。

    似乎很符合黑衣锦帝一贯的作风。

    但其实,未必真的对他最有利。

    受仙庭度化,意味着以后自己生死命运,都操于仙庭之手。

    不到万不得已,黑衣锦帝不可能真的踏出这一步。

    同仙庭纠缠,尝试借力,帮助他胜过白衣锦帝,乃至于获得太易华云,才是最好的结果。

    燕赵歌父子,也是仙庭的眼中钉。

    多一个被度化的大帝,泯然仙庭群仙,和多一个倾向仙庭,有望登临玄仙成为界上界主宰之一的皇者相比,哪个对仙庭更有利,目前看来,还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

    这便是黑衣锦帝的筹码。

    当然,还不足以让事态完全按他计划那样发展,仙庭没可能给他做白工。

    这其中如何权衡,如何妥协,还有的纠缠呢。

    “傅道友,听贫道一句劝。”阳帝看着黑衣锦帝说道:“你的事情,贫道大致都已知晓,你欲胜另一位穿白衣的傅道友,欲要取得金曜太白上尊后人的太易华云,这些都不是没有可能。”

    “金曜太白上尊后人沾惹尹幽明和胡通明的事情,本就不容于我界上界,他们杀死王正成王道友,地皇陛下更不会坐视不理,只待此间火曜荧惑上尊事了,地皇陛下就会返回界上界,有他和隐皇陛下联手,不会有失。”

    “贫道尚未同那位穿白衣的傅道友打过交道,但也已经听人提过,那位傅道友进步困难,一片迷茫,比不得你道路清晰,虽然有些残酷,但贫道更支持你。”

    阳帝沉声说道:“但是,与仙庭为伍,乃是与虎谋皮,我界上界的事情,还是我辈三清正宗彼此之间解决为妙,莫要牵扯外道中人进来!”

    “然而本座落得今日,便是因为同为三清正宗之人。”黑衣锦帝淡淡说道。

    阳帝皱眉:“你说前任南方至尊,庄深?”

    黑衣锦帝摇头:“庄深算得什么?不过是最后因利乘便罢了,若论源头,正是我界上界三位皇者中的某一位,又或者那位失踪的辰皇陛下。”

    “若非玄仙出手,当年如何能让本座着道?”

    阳帝面露诧异之色:“你是说……”

    “如果是剑皇陛下,也就罢了。”黑衣锦帝漠然说道:“如果不是剑皇,而是其他几位,本座如何指望?”

    “当年燕赵歌父子未出,太易华云也没有下落,出了今天的事情,善后之举,必然是照应白衣,而非本座。”

    阳帝默然。

    如果造成这一切的人,真有办法令白衣锦帝进步,那这就是拉拢白衣锦帝的筹码。

    白衣锦帝先前倾向广乘山,而黑衣锦帝本就同广乘山有冲突。

    哪个更有拉拢和争取的必要,不言而喻。

    更别说白衣黑衣之争,黑衣锦帝已经失了先手,白衣锦帝既有四太先天旗,又通晓太易之拳,面对黑衣锦帝,单对单是压倒性的优势。

    地皇和隐皇自然同广乘山有矛盾,地皇返回界上界,事情必然要有一个了断。

    但是,那并不意味着,黑白锦帝之争,他们一定会站在也同广乘山有矛盾的黑衣锦帝这边儿。

    这是两回事。

    “事关生死道途,贫道不好妄言。”阳帝沉默片刻后,看着黑衣锦帝郑重说道:“但还请傅道友三思,入了仙庭,于生死,于命运,于道途,绝不是好的选择。”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