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226.欠你的第三个承诺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226.欠你的第三个承诺



    燕赵歌若有所思。 更新最快

    或许正因为邵君篁本人确实大而化之,不拘小节,所以她的弟子胡悦心才能如此轻松的提及自家恩师吧?

    但也同样因为受到自己恩师的感召,所以胡悦心才能坚定不移遵循恩师的教诲和志愿,坚韧负重,百死无悔。

    而这种定下目标,便百折不挠,一以贯之的信念与作风,或许才是她从邵君篁那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坚持自己的信念并持之以恒,不动不摇,是许多脱颖而出之人杰的共同特点。

    但也因此,当他们彼此理念不同产生碰撞的时候,格外惨烈,也让人唏嘘。

    曾经亦师亦友的土曜镇星上尊蒋慎和邵君篁,渐渐形同陌路,直到后来针锋相对。

    哪怕分开后依旧深爱对方的索明璋和邵君篁,终究选择彼此放手。

    燕赵歌望向远方,苍华树下的短发男子。

    火曜荧惑上尊索明璋,虽然同邵君篁分离,但当邵君篁失踪的消息传来,他便开始一心寻找邵君篁的下落。

    找了两千四百多年。

    时至今日,终于找到,但是再见之时,伊人早已逝去。

    燕赵歌感受这方虚空世界内的灵气周转与腐朽程度,大致可以判断出,这里存在两千多年了。

    很可能不是木曜岁星上尊邵君篁到来前存在,而是因为邵君篁的到来方才催生出现。

    对照那株苍华树的灵气和生机,推算其寿数,可以大约得出结论。

    邵君篁陨落,恐怕就在两千四百多年前,她失踪那一刻。

    “只剩遗蜕化为苍华树,但是感觉不到树有灵性,说明木曜岁星上尊陨落时,神魂散尽,空留遗蜕。”燕赵歌悠悠长叹:“她精通河洛先天神算,怕是为了寻找丹殿,耗尽了心血,以至于油尽灯枯。”

    “但凭她的修为实力,应该不至于如此……是了,火曜荧惑上尊是抓了仙庭的人,才得知这团原始星云的位置。”

    “恐怕当年,是遭到仙庭中人围攻,受了重伤,加上过度推演,最终耗尽精气神,两方面原因共同作用,方才陨落。”

    不过,仙庭中人当年显然不知邵君篁在寻找大破灭前天庭神宫的丹殿。

    追击到最后,邵君篁进入原始星云,因为想到原始星云可能通往各个时空,觉得已经没有办法继续追赶,所以终于放弃。

    他们却不知,邵君篁想要找的东西,就在这里。

    对当时的仙庭中人来说,这里是邵君篁最后消失的地方,他们也难以判断生死,只是自那之后,邵君篁再未现世,方才怀疑已经陨落在这片原始星云内。

    原始星云太过复杂危险,如无特殊必要,仙庭中人也无心来此查探邵君篁的具体下落。

    于是,一直等到当年参与围攻的一人,落入索明璋手里,吐露了这个消息,才有今日之事。

    燕赵歌心中推测事情经过,也觉怅然。

    木曜岁星上尊邵君篁,在大破灭之后涌现的道门正宗出身的玄仙强者里,个人实力未必最顶尖,但堪称屈指可数的宝贵。

    可惜她壮志未酬,否则如果真让她找到丹殿,对于三清正宗的复兴,帮助之大,可想而知。

    毕竟,过往线索显示,丹殿可能保存的很完整。

    虽然,燕赵歌总感觉那里有些古怪。

    “就是不知道木曜岁星上尊,寻找丹殿,究竟达到哪一步?”燕赵歌直觉感到,邵君篁恐怕已经相当接近成功。

    远方苍华树下,索明璋面无表情,不言不语,沉默走到近处,伸手按在树干上。

    苍华树的枝叶,都是簌簌抖动起来。

    他再次书写邵君篁的私印纹章,符亮起时,眼前的苍华树上,顿时大放光彩。

    光彩之中,一个女子的身姿,若隐若现。

    燕赵歌远远望去,那女子大约双十年华,身着碧衣,身材高挑,容颜绝美。

    她气质高华之余,更流露出几分慵懒之态,仿佛天生。

    见过其图像,知晓其模样的燕赵歌,自然认得,这女子便是木曜岁星上尊,邵君篁。

    此刻的光影留痕中,她神情安然恬淡,看不出传闻中的强势与霸道。

    “能见我生前回光返照之人,当为持有我私章之人,合该有缘,听我最后一番絮叨。”碧衣女子淡然笑道:“今日,我命绝于此,人生无悔,但有三件憾事。”

    “第三件憾事,功败垂成,未能寻到那传说中大破灭前天庭神宫的丹殿,不能亲眼目睹其真容。”

    “第二件憾事,见不到我三清正宗重兴,澄清寰宇,扫除外道妖邪之日。”

    “第一件憾事……最遗憾的事……”

    她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双眼眼帘闭合:“哀莫大于心不死……”

    “明璋呐,我们要是生在大破灭前,该多好啊……”

    索明璋仿佛石像一样,站在苍华树下,一动不动,看着那光影渐渐消失。

    高大的短发男子默立良久,伸出手掌。

    从枝头掉下的洁白花朵,飘落在他掌心。

    “君篁,我还差你一个承诺没有履行呢……”他仿佛梦呓一般,轻声说道。

    燕赵歌转头看向荧惑戟。

    “昔年他们初相识,还没有走到一起前,因为一些原因,明璋承诺,会为邵道友办三件力所能及的事情。”

    荧惑戟声音有些低沉:“就吾所知,三件事办了两件。”

    “后来两人走到一起,相互扶持,自然也就谈不上谁帮谁一定承诺办什么事情。”

    “虽然两人在很多事情上有分歧,但就吾所知,她从来没有重提旧话,以履行当年约定办妥第三件事为名,让明璋听她的意见。”

    荧惑戟轻叹一声:“这第三个承诺,就一直这么欠下来,不了了之。”

    “直到邵道友失踪后,明璋不停寻找她,才旧事重提。”荧惑戟说着,摇摇头:“他说自己是欠邵道友一个承诺没有完成,事情不了结,他心思永远难安。”

    “现在,看似永远都无法完成了,但是……”

    燕赵歌闻言沉默,望向树下那个高大的身影。

    不管是他还是荧惑戟都知道,那欠下的第三个承诺,不过是某人要面子嘴硬,给自己台阶下的借口罢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