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305.再争一次长短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305.再争一次长短



    当下道门宇宙里的强者,若要对抗眼前手持圣烨幡,日月拱照的月曜太阴上尊凌清,只有一个可能,便是碧游天玄皇高清漩五气朝元,登临太虚元仙之境。

    她天赋异禀,福缘深厚,本身实力便是同境界武者中的佼佼者,更在昔年修为微末之时,炼化一具神奇的分身。

    那分身的境界修为提升,完全和玄皇本尊同步,当初一起推开仙门,一起度过真玄劫,二气合罡成就清静玄仙之境。

    如果玄皇本尊成功渡过玄元劫,则这一重对所有人来说都近乎天堑的关卡,玄皇的分身却可以轻松渡过,如履平地。

    届时就算没有太虚层次的仙兵在手,高清漩也足以同凌清争锋。

    对燕赵歌一方来说,不一定非要战胜月曜太阴上尊凌清,只要有人能牵制她的注意力,他便有办法化解高寒的布置,让主导权重回自己手里。

    可惜,且不论剑皇还是辰皇,都排斥碧游天介入今日之事,便是真的联系碧游天助拳,也于事无补。

    此战之前,燕赵歌专门同高雪泊、龙雪寂做过沟通。

    玄皇这一次闭关,尚不足以助她突破一直以来的瓶颈,安然渡过玄元劫。

    积累不够,勉强尝试,很可能就陨落在劫数之下。

    那是武者应天地道理,自内而发,內练己身外练天地而引发的劫数,渡劫没有侥幸可言,一个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

    剑修提升境界,本就困难,玄皇高清漩这般惊艳的人物也无法例外。

    昔年碧游七子,尽皆是大破灭后生人,岁月积淀上毕竟还显得单薄,如无特殊原因或者天大机缘,很多积累的功夫都要一点一点慢慢沉淀,省不得时间。

    似索明璋那样的异数,毕竟是特例中的特例,对其他人没有参考价值。

    只是眼下的道门宇宙,却没有人能招架月曜太阴上尊凌清了。

    “蒋道兄,久违了,别来无恙。”凌清平静清冷的目光,从蒋慎身上转移到越震北和丹殿之上:“燕道友后继有人,可喜可贺。”

    看着丹殿,她的视线则微微停留一下。

    周围月曜太阴上尊,此刻仿佛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不过很快注意力又重新集中。

    “天苏殿,天苏殿……哎,天苏殿。”凌清心中一叹:“仍然同当年一样呢,可惜物是人非,大殿还是当初的大殿,人却已经都不同了……”

    燕赵歌这时则目光沉凝。

    严格算来,新昆仑九曜当中,日曜太阳上尊高寒与月曜太阴上尊凌清,才是燕赵歌当年最先接触的人。

    日曜太阳上尊高寒同土曜镇星上尊蒋慎之间,燕赵歌内心深处怕是对高寒还提防更多一些。

    如今看来,之前的担心不无道理。

    对高寒的手笔,燕赵歌也感到出乎预料,没有想到日曜太阳上尊高寒,同隐曜计都上尊杨策,其实根本就是同一人。

    而现在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还是眼前的月曜太阴上尊凌清。

    想起对方在八极大世界留下的痕迹,燕赵歌心中总有一种感觉,对方对自家的了解,可能比自己预想中更多。

    日曜太阳上尊高寒,当年躲在八极大世界,然后李代桃僵,金蝉脱壳,真的只是单纯为了混淆视听,隐瞒其自身行踪吗?

    “凌道友,久违了。”土曜镇星上尊蒋慎,这时目视凌清,徐徐说道。

    这位界上界地皇的外观年纪,看上去五、六十岁,只是从来不显老态。

    可现在,他脸上分明浮现不可抑制的疲惫之色。

    这一刻,蒋慎仿佛真的有了几分世俗凡人间,五、六十岁老人的垂暮之象。

    不过,他的腰背仍然挺得笔直,仿佛坚毅的高山。

    “高寒会惦记昆仑山下的刻印,老夫不奇怪。”蒋慎缓缓说道:“如今想来,他分身化为杨策,这么多年以来深居简出,专门看守揣摩刻印,早就已经在为今日做准备。”

    “开门揖盗,只怪老夫鱼目混珠,以致今日咎由自取。”

    月曜太阴上尊凌清淡淡说道:“当日我等随南极长生陛下离开,三宝玉如意也落入勾陈陛下之手,是因为相较于你们,仙庭更侧重打压我们。”

    “如今,托索道友之福,我们有机会再争一次长短。”

    凌清说着,举起一只手,抓住了头顶闪动太阳光辉的圣烨幡。

    长幡在宇宙中轻轻一摇,顿时掀起狂风。

    这风并非寻常风暴那样无形无相,而是呈现一道道狂暴的光流,席卷虚空中各个角落。

    太阳风暴所到之处,吹得众人几乎立足不稳。

    恢宏的大道纶音响起,玄仙境界的越震北,也感觉自身念头运转不畅,仿佛受到压制,因而变得迟缓。

    相形之下,蒋慎情况反而好许多,虽然他此刻境界跌落,但也是曾经练出纶音之人,是以略显自如。

    不过被凌清和圣烨幡气势所迫,蒋慎也感觉步履维艰。

    燕赵歌眼下身处丹殿里,得丹殿照拂护持,受大道纶音的影响亦不明显。

    他连续颁布指令,控制丹殿稳固自身同界上界之间的联系。

    但凌清显然不打算给燕赵歌机会。

    挥动圣烨幡镇压蒋慎、越震北等人的同时,她手掌再次凌空虚虚一劈。

    丹殿与界上界之间相连的光柱,顿时又再次断裂几根。

    “要拼一拼了。”紫仙阁中,玄霄紫金炉再次出现,燕赵歌伸出一只手掌,按在宝炉表面。

    一个奇诡的法仪开始运转,燕赵歌身处其中,隐约有神魂出窍之感。

    “嗯?天苏殿怎么了?”在场人中修为最高,同时也很可能是燕赵歌以外最熟悉丹殿的凌清,很快察觉异常。

    不过,不等法仪彻底成功,神魂同丹殿联系更紧密的燕赵歌,此刻借助丹殿,对界上界与道门宇宙感触极为敏锐。

    他现在分明能感觉到,界上界的疆域变得不稳定,某一处,穿越道门宇宙的时空,直接同域外相连。

    北方玄天境!

    又有人通过域外幽垠之地,意图进入界上界!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