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309.卷走大半个界上界!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309.卷走大半个界上界!



    身处外界的宇宙虚空中,去观察界上界,那里似乎并无变化。

    连疆域轮廓大小,同之前相比,也没有差别。

    但是此刻的界上界内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眼前世界,换了一番天地。

    茫茫药香,在这一刻弥漫界上界。

    丹殿的力量,不断渗透和发挥作用的同时,殿内宇宙,竟仿佛同界上界内部连通了。

    天穹之上,出现巨大漩涡。

    漩涡边界不停蔓延,渐渐遮蔽占据整个界上界天空。

    界上界天地间,东方苍天境,首先发生变化,道道光华冲天而起,消失在那巨大漩涡里。

    被那道道光华牵引,东方苍天境的茫茫大地,江河湖海,山川平原,都渐渐消失。

    大自然间众多生灵,不论人畜,也都渐渐化为光芒,于原地消散。

    所有一切有形有质的生命或者事物,这一刻都化为无形无质的存在,受那光华牵引,随着整个东方苍天境,一同在界上界的版图上消失!

    整个界上界,仿佛整体缩小了一块。

    并非被切割撕裂,而是显得无比自然,仿佛东方苍天境,从来不曾在界上界存在过。

    就像是自古以来,界上界便一直只有八境。

    如今还留在界上界,修为高绝的少数人,这时身居昆仑山,纷纷震惊的看向东方。

    “好大的手笔!”森罗大帝神色复杂看着这一幕,心中五味杂陈。

    而在东方苍天境之后,与之紧密相连的东南阳天境和东北旻天境,也开始发生相同变化!

    整个界上界东部三境,这一刻仿佛都化为流光,不断升腾向上,涌入覆盖天穹的巨大漩涡,整体在界上界消失。

    “刘东北,也和曹东南一样做出抉择了吗?”森罗大帝喃喃自语。

    这一走,便是整个东南阳天境和东北旻天境的人与物都离开。

    其中未必所有人都愿意,但能如此顺遂,少不得东北至尊和东南至尊相助。

    两方至尊对两境中下层武者以及世俗世界的掌控力,毋庸置疑。

    这需要时间的积淀,并非短时间就能一蹴而就。

    而在东部三境之后,紧接着,南方炎天境和西南朱天境也开始一齐发生变化!

    界上界九境,东北、东方、东南、南方、西南,整整五境,一同在界上界版图上消失!

    随着时间的推移,连昆仑山所在的中央钧天境,都开始震动!

    众人放眼望去,昆仑山北部一带,以玉京岩为首之地,竟然也开始渐渐化作光流,消失于天地间。

    玉京岩、碧霄峰、龙蝶谷,乃至于昔年通明大帝的故居,早已废弃的通明谷,都一同飞升。

    中央钧天境里有些地方,也都开始化为虹光。

    这里的武者们,看着自己手中令牌,心中惊觉:“这才是天机阁令牌的真正作用吗?”

    有人心生抗拒,不愿就此离开。

    心念动处,令牌光辉便即消失。

    众人察觉这一点后,心中反而更感犹豫。

    走,还是不走?

    虽然未必知晓仙庭存在,未必知道索明璋同勾陈大帝之间的不和。

    但他们皆知道燕赵歌、剑皇、辰皇,同地皇、隐皇之间的争端。

    这一刻,便是真正需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刻。

    众多光辉,有亮有灭。

    仍旧闪亮的光流,开始源源不断升入天穹中的漩涡里。

    一时间,中央钧天境仿佛有支离破碎之感。

    昆仑山下,忽然亮起三色的光芒,于无声无息间,护持住了昆仑山,并因此向外蔓延,稳定住中央钧天境剩余的地方。

    也因此,界上界本身重归稳定,不显危急之态。

    但这里的许多存在,都化作流光,不声不响被天穹上的漩涡抽走。

    整个世界,形成一种扭曲的态势,令人一见难忘。

    界上界以外的道门宇宙虚空里,土曜镇星上尊蒋慎看着这一幕,欲要阻止。

    凌清被封云笙所阻,高寒的计划眼看已经破产。

    对蒋慎来说,首要对头重新变成燕赵歌等人。

    但是剑皇越震北纠缠在一旁,燕赵歌也没有忽视蒋慎,加紧催动法仪的同时,仍然催动丹殿时不时抽冷子给蒋慎一击,阻拦他的脚步,防止他干扰法仪。

    随着时间的进行,高寒布置的火焰大阵彻底熄灭。

    而界上界以内,超过一半天地,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就此在这个世界消失。

    丹殿内的宇宙中,却多出无数光流,不停涌动。

    此刻,月曜太阴上尊凌清,看着封云笙。

    封云笙平静与之对视:“前辈,得罪了。”

    这是她第一次真正面对这位传说中的月曜太阴上尊,太阴冠冕的缔造者和最初主人,同时也是将太阴冠冕留在八极大世界的人。

    曾几何时,封云笙的人生目标,便是那顶冠冕,人生连续几番大起大落,都是因此而来。

    直到后来真正得到太阴冠冕后,方才释然。

    到了现如今,太阴冠冕虽然是最强的上品圣兵之一,但对封云笙来说,已经起不到帮助的作用。

    可在封云笙心里,它仍有特殊的地位。

    某种程度上来说,最初正是因为这顶太阴冠冕,她方才有拜入广乘门下的机会,方才有之后诸般人生转折。

    只是料不到,初次相遇这件圣兵的原主人,是当前这番场面。

    封云笙心中感慨之余,握刀的手没有丝毫动摇。

    她有更重要的坚持。

    如今一战,或许才正是最好的相逢。

    仿若宿命存在的证明,又像是对抗宿命的了断。

    凌清看着封云笙,徐徐说道:“无需客气,我当初留太阴冠冕在一方下界,不过兴之所至,你身怀太阴之体,得到太阴冠冕,是你自身资质机缘造就。”

    “若论对你现在影响更大的人,排简瞬华也排不到我。”

    她转首望向丹殿和界上界:“高寒他们说的没错,后生可畏啊。”

    到了这一刻,高寒的法仪已经彻底失效,燕赵歌的计划即将成功。

    凌清不打算毁灭界上界,也无心帮蒋慎,更不会帮外道中人。

    她继续留下,已经渐渐没了意义。

    又再深深看了丹殿一眼后,凌清不再恋战,索性收了圣烨幡,开始抽身后退。

    燕赵歌等人没有放松。

    因为,道门宇宙震动之间,先前被索明璋迫退后,残存的一众仙庭强者,终于重新降临这里!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