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311.欢迎你们,我正好缺实验的靶子!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311.欢迎你们,我正好缺实验的靶子!



    “原来是主痘碧霞元君陛下的传人。”燕赵歌点点头,主要注意力仍然放在眼前的玄霄紫金炉上。

    在另外一边,地皇蒋慎已经返回界上界,重新坐镇昆仑山。

    他一边稳定昆仑山的局势,一边也在尝试逆转燕赵歌尚未彻底完成的法仪,希望能挽回这一切。

    虽然曾经的隐皇“杨策”因为常居界上界的缘故,是揣摩昆仑山下三宝玉如意刻印最深入的人。

    但地皇蒋慎作为昔日三皇之首,近乎界上界第一把手的存在,对界上界的掌控力度也远非常人可比。

    这么多年的执掌,哪怕他自己没有特异经营,所拥有的能量也极为惊人。

    可是此刻,面对催动丹殿来行使法仪的燕赵歌,蒋慎却有无力回天之感。

    随着时间推移,越往后,他越是感觉无力。

    而在丹殿宇宙内,燕赵歌的举动,则让外道群仙,勃然大怒。

    对自家仙庭出身的武者,和三清正宗嫡传在同境界下战斗力的差距,麻鞋道人等仙庭强者,其实并非不知。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领教过,但在武圣十重境界的三清正宗传人,却能同他们已经推开仙门的仙庭强者争锋,甚至压制他们的存在,并非没有。

    往近处说,不少人便都知道,碧游天上清传人,近年来出了一个龙雪寂,就极为强悍。

    但说句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的话,那终归是单对单。

    而现在,他们有这么多人同时在此,燕赵歌却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自然让他们更加愤懑。

    之前就险些死在索明璋手下,已经攒了一肚子邪火,现在更加压抑不住。

    “不管是界上界的外道中人无能,始终拿不下你,还是他们有心包庇,同你串通一气。”麻鞋道人冷冷说道:“都到今天为止了,吾辈亲手了断你,送你去跟尹天下碰头!”

    “你们同那些白莲邪魔,九幽邪魔,只恨不能把你们尽数从这朗朗乾坤中肃清。”

    麻鞋道人身旁,其他仙庭中人都同样目光森寒,注视燕赵歌:“邪魔外道,不过一群丧家之犬,先前稍有疏忽,让你们壮大了一些,但丧家之犬终究是丧家之犬,只有覆灭这一个下场。”

    燕赵歌闻言也不动怒,只是略微仰头想了想:“虽然你们是凭愿力宝光修练并借此钻了天地大道的空子,得以推开仙门,但果然这也是有极限的。”

    “想要达到更高的层次,对你们自身终究也有要求,否则无量天尊也会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慨吧?”

    眼前的玄霄紫金炉运转间,道道紫气不断蒸腾,开始由淡转浓。

    燕赵歌见状,长长吐出一口气,仿佛心头最后的大石落地。

    麻鞋道人等仙庭强者,此刻本来已经蠢蠢欲动,准备一拥而上。

    但就在这时,燕赵歌终于转头,视线望向他们。

    “先前曾经在原始星云中,遇见一位女性大帝,出身于你们仙庭外道,修练阴雷经,着实不凡,堪称才华横溢。”燕赵歌咂摸了一下嘴唇:“后来听人提起,似乎是叫做阮明言,帝号寒雷?”

    麻鞋道人漠然说道:“沾享五境香火供奉的阮寒雷,自然不凡。”

    燕赵歌点点头,油然说道:“可惜了她的才华,被外道白白耽搁,否则便是从我三清正宗修行,前途也低不了。”

    “不过,如果是她,对你们来说应该很宝贵,不早亡的话,愿力宝光加持下,天仙难说,元仙应该是没问题的。”

    麻鞋道人哼了一声:“还不是也为那索明璋所害!”

    想到昔日心目中高高在上,神通广大的师尊,竟然就在方才也陨落在索明璋手上,就死在自己面前,麻鞋道人便不由得微微战栗。

    隐含的恐惧化为怒火,而怒火又全部转移到燕赵歌身上。

    对面那冰冷而又狂热的怒意,燕赵歌视若无睹,只是竖起一根手指,在自己面前摇了摇。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更正你方才话里一个错误。”

    燕赵歌笑了笑:“那位阮道友的死,同索前辈无关。”

    听到这话,对面众人都先微微一怔。

    他们很快想到了什么,目光深处都浮现难以置信之色。

    麻鞋道人心中怒火一清,眼神恢复清明,禁不住再次上下认真打量燕赵歌。

    “你方才那话,什么意思?”他紧紧盯着燕赵歌,沉声问道。

    燕赵歌不在意的耸耸肩,突然手掌向着麻鞋道人一招。

    麻鞋道人心知不妙,欲要运功抵抗,但燕赵歌目标并不是他。

    他收藏起来,之前用来开启紫仙阁门户的那支玉简,不由自主飞出,然后向燕赵歌手中落去!

    麻鞋道人大惊,再顾不得其他,直接出手。

    青、黄、赤、白、黑五道烟气,自他五指所发,洋洋洒洒,朝燕赵歌笼罩过来。

    “痘部绝学所出,可不好让沾身啊。”燕赵歌手掌一翻,将武道烟气拒之于外,然后向麻鞋道人反卷过去!

    麻鞋道人心中悚然,连忙收功。

    他身旁其他仙庭强者,也避之唯恐不及。

    缓得一缓,玉简已经落入燕赵歌手中,细细把玩,悠然出神:“物是人非啊!”

    看见这一幕,麻鞋道人脸色阵青阵白。

    联系先前燕赵歌所说的话,麻鞋道人难以置信:“你意思,是你杀了阮寒雷?你有仙兵随身?”

    “该怎么说呢?”燕赵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她因我而死,确实死在一件仙兵之下,但那仙兵不属于我。”

    一句话说下来,听得麻鞋道人等一众仙庭强者心里七上八下,起起落落。

    想要驳斥燕赵歌胡吹大气,可是领教燕赵歌举重若轻取走玉简的身手,他们却又发不出声音。

    “你们其实不用操心那位阮道友如何,还是担心你们自己吧。”燕赵歌收起玉简,露齿一笑。

    一众外道强者,尽皆凛然。

    “你们得以推开仙门,是因为无量天尊带着你们一起钻了些天地道理的空子。”燕赵歌嘴角轻轻勾起,迈步向前:“我今天也同样打算利用另一些规则的漏洞。”

    “欢迎你们,我正好缺一些实验的靶子。”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