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史上最强师兄 > 正文 1320.斩情寄身之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1320.斩情寄身之法



    “说到日曜太阳上尊和隐皇……”越震北看向燕赵歌:“傅锦绣当初,便是因为隐皇,也就是日曜太阳上尊而遭劫。”

    “我记得你提过,傅锦绣如果走有情道的话,日曜太阳上尊或许知道令他继续进步的门路。”

    黑衣锦帝陨落在荧惑戟锋芒下,两位锦绣大帝如今只剩白衣锦帝一人。

    于是便也无所谓黑衣白衣之分,世间重新只有一位锦绣大帝傅云驰。

    妙飞峰一脉的部分洞府,脱离界上界,随燕赵歌二等人一道离开道门宇宙。

    其中以红莲崖为首,锦帝傅云驰的态度无需多言。

    虽然当初一分为二便是燕赵歌的手笔,但如今能重新归一,傅云驰对燕赵歌还是表示感谢的。

    这份人情他记在心里,直接左右了他的选择,最终脱离界上界。

    不过,一个问题始终摆在面前。

    那就是经历走火入魔之厄后的他,如何重新走上正轨,得以继续在武道路上的前进?

    转走无情道的话,道路很明确。

    抹除傅婷、孟婉二女的存在,得到太易之拳,炼化太易华云。

    所以他和燕赵歌父子是天然的敌人,有你没我。

    而转走有情道的话,前途则不明朗。

    可是,作为始作俑者的隐皇,也就是日曜太阳上尊高寒,多半对当前情况有善后的方法。

    毕竟他的初衷是斩断仙庭对界上界,对道门正宗内部的渗透,而不是同傅云驰有私仇,要坏对方的上进之路。

    而他善后的方法,则很可能是针对锦帝改走有情道的准备。

    毕竟在他算计锦帝的时候,太易华云尚未出世,而且也无法确定什么时候才会出世。

    以高寒的为人,多半不会倾向于变数太大的选择。

    是以对今日的锦帝而言,高寒那里很可能有解决问题的方法。

    锦帝自身在了解情况后,对此也心里大致有数,但最终还是选择同燕赵歌等人一起离开。

    略有些意气用事的结果,却也是跟他此刻的心性有关,说来也可算是造化弄人。

    “按照我的推测,应该是这样的。”燕赵歌沉吟着说道:“而且,如果说从前没有思路的话,那么现在知道隐曜计都上尊其实是日曜太阳上尊的分身后,我反而有了些猜想。”

    “哦?”越震北看向燕赵歌。

    燕赵歌言道:“我在外游历,曾经得到过太极阴阳掌残本,师伯您是知道的。”

    “除了太极阴阳掌残篇之外,还有一些散落的古籍,源自大破灭前,并非绝学典籍,只是一些前人随笔文字。”

    越震北微微点头,没有出声。

    燕赵歌继续说道:“其中寥寥几笔,在随笔杂谈中,偶然提到一种太清嫡传法门,名为斩情寄身,当时没有留心,但现在想来,日曜太阳上尊的办法,或许就是这个。”

    “斩情寄身?”越震北重复了一遍。

    燕赵歌颔首:“是叫这个名字没错。”

    这斩情寄身之法,乃大破灭前一位太清嫡传强者个人所创的独门秘法。

    天庭神宫藏百~万#^^小!说里并没有收录法门详细内容,只是在典籍中提了一笔。

    大致来说,是个人炼化分身的一种方法。

    高寒炼化隐曜计都上尊这具分身,看得出来仍然是玉清嫡传的路数,但能瞒过那么多人的耳目,其中多有古怪。

    联系锦帝的事情,燕赵歌怀疑,高寒或许机缘之下曾经得到过这门太清秘法。

    在他炼化自己的分身时,多少也做了些参考。

    所以他坑锦帝的时候才那么笃定,因为他确信自己有办法善后。

    “如果真有这样一门秘法,或许确实能帮助傅锦绣重新打通道路。”越震北沉吟片刻后,徐徐说道:“斩情寄身,相当于成功再次先得情然后再忘情。”

    如此,锦帝当重回之前太上忘情之境,堪称正道,比起黑衣锦帝凭借太易华云进步,怕是还要更加上乘几分。

    燕赵歌点头:“我也是如此猜想。”

    越震北沉吟:“傅锦绣这次选择,牺牲有些大了。”

    “我推开仙门之后,做一些尝试,事情或许能有转机。”燕赵歌迎着越震北的目光坦然说道:“太清先天五太绝学,我如今已经凑齐,只是限于时间精力,有些绝学还没有着手揣摩修练。”

    “等我对太清绝学有更多理解后,跟锦帝陛下联合,未必没有机会推导那斩情寄身之法,毕竟大致道理已经知道,缺的是细节思路。”

    燕赵歌嘿嘿笑了一下:“说来越师伯莫要骂我不肖,我感觉我修习太清绝学,比咱们玉清绝学更得心应手。”

    越震北闻言,素来端方的脸孔上神情微微变得古怪,看着燕赵歌笑也不是,骂也不是。

    最终他只能无奈摇头:“旁人走三清同修之路,大多是好高骛远,你来走,总算没耽搁你的才华。”

    “师伯过奖。”燕赵歌老着脸皮笑了一句。

    同越震北又聊了聊后,两人一同出了紫仙阁,在丹殿内宇宙里漫步,走向那光之海洋。

    光之海洋,此刻已经开始渐渐舒展,只是界域仍然模糊变幻,难以稳定。

    而在光海内部,被抽离的界上界诸境,也已经开始渐渐恢复,不过疆域边界同样不能界定,被区分成彼此独立的几块,互相不连通。

    之前聚集在一起的界上界众人,此刻也分离,回归自身山门所处的时空。

    世俗凡人仍旧无知无觉,而修为较低的中低层武者,则大都开始由高到低恢复知觉。

    燕赵歌作为丹殿目前的掌控者,自然可以通行各个时空。

    之前封云笙便是被他送入云阁山玄留观所在时空,并提前唤醒关雨落。

    此刻越震北自行前往玉京岩所在时空,而燕赵歌则接了封云笙后,一同前往红莲崖那边。

    燕赵歌准备再和傅婷、何熙行谈谈,封云笙见过关雨落后,除了自家广乘山同门,自然也想见见孟婉。

    “曾先生他们在照顾雨落。”见面后,封云笙情绪还算稳定,简单说道。

    燕赵歌见状,也不多提,转而提起其他事情分散她的注意力:“对了,你当年在九幽最初的留言,我看到了。”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