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类型 > 火影之崩玉系统 > 正文 第46章 木叶庆典(第四更)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46章 木叶庆典(第四更)



    十天时间转眼即逝,和平常一样的下午,木叶的街道上却显得格外安静火影之崩玉系统。

    因为今天是木叶重大的庆典,与木叶交战多年的云之国,终于派来了使者,与木叶共同签订和平协议。

    “来了啊!!!”

    “云隐的使者!!!”

    “还有木叶的前线部队!!!”

    随着几声惊诧声响起,木叶的街道上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欢欣迎接着和平的到来和战场归来的英雄。

    听到周围人群发出的声音,靠在街道旁的刹那轻轻睁开了眼睛看向木叶的大门,眼神飘忽不定。

    大门缓缓开启,门外走进来了一大队的人马,前面是几个骑马的忍者,那是云隐前来签订和平协议的使者。

    后面跟着的大堆忍者,为首的赫然是猪鹿蝶三人组、猿飞新之助和卡卡西卯月夕颜他们一干木叶忍者。

    “刹那!!!”

    进门之后隔着大老远,夕颜就一眼看到了人群中倚靠在街边的刹那,欣喜的朝他挥舞了一下手臂。

    听到夕颜出谷黄莺的轻呼,刹那目光望去看到了正欣喜朝他挥手的夕颜,露出开心的笑容也朝她摆了摆手,无视了部队后方脸色铁青的月光疾风。

    “就是那个人么……”目光转到云隐使者队伍的头目身上。

    那是一个中年的忍者,脸上满是胡茬,松松垮垮的云忍护额下面带着一副黑色的眼罩,跟卡卡西一眼露出了一只眼睛在外面。

    就是这个家伙绑架了雏田被日向日足杀死,让日向日差当上了替死鬼……怀着别样的心思,刹那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忍者。

    随着队伍的渐渐深入,木叶街道周围拥挤的人群也发出了更大的欢呼,那是和平的欢呼。

    “真是意外呐。”正打量着那个云忍使者的刹那,没有在意他身后另外一个忍者已经骑马来到了刹那面前。

    “这不是战场上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白眼恶魔吗?什么时候居然已经提前躲回村子里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云隐上忍,骑马来到了刹那面前,身上带着战场归来的戾气,居高临下的看着刹那似乎有些嘲弄的感叹着。

    渐渐的,欢呼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周围所有的人群注意力都放到了刹那和这个云忍身上。

    “之前在战场上似乎没见过你啊。”面对云忍的挑衅,刹那略带玩味的眼神瞥了他一眼,“有空在这里对我说这种无聊的挑衅的话,我觉得还不如早点回村子祭奠你那几百个死在我手上的同胞,不是吗?”

    “你!!”云忍低吼一声,刹那的话刺痛了他心底最深的伤痕,他永远记得他的前辈仓木被人抬回村子的时候,口吐鲜血最后抢救无效的那一幕。

    “住口!别忘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前面的云忍使者打断了他的话,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哼!”被提醒的云忍仿佛突然记起来自己今天来的任务,悻悻的拉回马走到队伍中。

    不屑的看着退回去的云忍,要是在战场上被他碰见,刹那不敢保证自己会把他冻成怎样的冰雕。

    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刹那转身挤出了人群,今天没空出席木叶的庆典,他还得去参加日向一族宗家的继承仪式……

    ………………

    傍晚时分,日向一族祠堂。

    当刹那到场的时候,祠堂门口的空地上已经站满了日向一族的族人,看见刹那过来之后,铃音那个丫头在边缘的角落里就偷偷跟刹那招了招手。

    站在前排的日差一家三口,看到刹那过来之后也点点头打了招呼,站到日差身边之后刹那发现宁次的头上已经多了一圈白色的绷带——看来已经刻上了分家的咒印。

    “很高兴今天能看到大家都能汇聚于此,今天是我们日向一族重大的日子,除了是小女雏田的生日,同时这也是她作为我们宗家继承人的继承仪式……”

    祠堂入口的台阶上,日向日足跟在场所有的日向一族族人娓娓说道,身边除了雏田和身后一排分家忍者护卫,还有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头——那是宗家的长老,也就是日足和日差的父亲,权利还在日足这个族长之上。

    雏田今天穿了花色的和服,怯怯的站在日足的身边,望着下面众多的族人,性格害羞腼腆的她就像一只温顺的兔子,根本不敢抬头看着下面的众人。

    日向宗家长篇阔论的演讲,和繁长复杂的继承仪式,一直持续到了天黑,结束之后祠堂面前的人群才渐渐散去。

    一轮皓白的圆月遥挂在天空之上,为大地铺上一层银辉,林间无数虫鸣,显得整个睡着的木叶村庄格外的静谧。

    突然,日向一族族地的宗家大宅兀然传出了喧闹声,数十名日向家族人成员打着熊熊的火把,在周围搜索着什么。紧接着骚动传到了整个日向家族,无数日向家的忍者从睡梦中醒来,在宗家的命令下,冲向忍者村的各处,搜索着敌人的踪迹。

    本来早已躺在床上入睡的刹那,在他灵敏的知觉下,外面传来的嘈杂声立刻将他惊醒。

    “那件事还是发生了么……”草草穿上衣服,刹那直接冲出了房间。

    黑夜,为夜幕下的一切罪恶笼上了一层天然的屏障。当刹那赶到日向宗家大宅的时候,这里已经灯火通明,数十个分家忍者举着火把的拥簇下,中间日向日足的脚下躺着一具穿着黑衣的尸体。

    刹那拨开人群看去,地上的尸体赫然就是今天木叶庆典上云隐和谈队伍的首领,那个戴着一只眼罩的云忍!

    “家主大人!”这时听到动静的其他日向族人也纷纷赶来,有的甚至身上衣服都没来得及穿戴整齐,手上提着各式的忍具。

    “马上去通知火影大人!云忍头目企图掳劫日向一族宗家继承人,窥探日向一族白眼血继限界的秘密,已经被我击毙,事关重大你马上就去!”看到周围不断赶来的族人,意识到这件事情严重性的日足对身边的人吼道,这关系到女儿,也关系到家族和整个木叶。

    “是!!!”

    ………………

    还是发生了吗?

    时至凌晨,刹那已经站在了日向一族宗家的会谈室,周围除了自己和数十个分家的成员,还有日足和宗家的长老,已经赶来的三代火影和几个木叶其他忍者。

    “我过来之前,已经跟云之国的代表那边谈过了。”坐在日向宗家的会谈室里,三代不断的吞吐着嘴里的烟雾,“很显然他们这次的行为是为了探究白眼的秘密……”

    “但是刚才他们却一口咬定这次是云隐忍者无故在木叶被杀……”会谈桌上,三代放下了手上的烟斗,凝视着在场的日向众人。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