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奇术之王 > 正文 第447章 扶桑改命局(3)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小窍门:按左右键快速翻到上下章节

正文 第447章 扶桑改命局(3)



    在媒体报道中,他们两个死于同一天,但一个是在东欧最东部的海边小城海参崴,另一个则死于该联合体最西面的山地小城索契,中间相距数千公里。

    静官小舞能够做到“十日杀三人”的确不易,毕竟她要在警卫森严的大官行宫里伺机行刺,而不是简单的长途观光旅行。

    与这两位欧洲高官相比,另一人名声稍逊,但在西亚拥有超高人气,被称为“大护法神”,追随者遍及石油国家,其名下可以调动的政治资金以“千亿美元”为单位计算。

    “那时,活死人墓在进行一项十分复杂的研究,与深海探井有关。以上三人的人头究竟作何用处,我无心去了解。‘扶桑改命局’之后,我的心才慢慢放下来,觉得总算对幼笙有了交代。做这些事的时候,我都瞒着张先生,生怕他为我担心。万没想到,六大‘人面桃花’都没有拯救幼笙,仍然让她半世孤独……”

    静官小舞泪流更加汹涌,那小小的丝帕已经被完全湿透。

    我把纸巾盒拿过来,放在静官小舞面前。

    “人面桃花”是一种“促姻缘、拢八字”的奇术,我像静官小舞一样,不相信六大“人面桃花”都救不了官大娘。

    按照普通规律,走无常者想要促成别人姻缘的话,只需要一次“人面桃花”布局,就能成就一门婚事。

    无奈之下,我只能相信,那就是官大娘的命。

    “你改变了官大娘的命,但杀了那三人,西亚、欧洲的形势就被大大改变了,甚至后来的联合体一夜间崩溃分解,也跟三个大人物之死有关。”我实话实说。

    联合体分解后,小国之中民不聊生,大国之间乱战不休,的确曾让东欧陷入了长达十年的恐慌混乱,至今还未平息。

    这就是奇术界真正的蝴蝶效应,坐落于富士山背阴处的一场改命之局,竟然引发了其它国家大人物遭到斩首的命运。最终,三颗人头运送至富士山,又会加剧太平洋深海动荡,其灾患不知何年何月才会终结。

    到最后,始作俑者却没有得到一点益处,只能被动接受命运抛掷下来的悲哀结局。

    “官大娘走得很平静,她是走无常者,早就看透了生死。她的命运以此收场,也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之必然,再难过,就没有意思了。”我说。

    张全中阵脚已乱,我必须全力安抚静官小舞,确保我们这条阵线能够迅速稳定下来。

    “我有一种极深的顾虑,也好像是一种预感,那就是我这一生,也会像幼笙那样,机关算尽,全都落空。那样的话,我真的是活成了一个笑话,成为活死人墓静官家的反面笑柄了。我今日告诉你这些,就是想把心事说给第二个人听,免得有朝一日预感成真,世上就多了一桩无头冤案。”静官小舞停止呜咽,目光无比深沉,仿佛要一直看到我内心深处去。

    “你——你想多了。”我被她的话说得浑身汗毛倒竖,竟有一种“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空前恐慌感。

    她没有把话挑明,但我已经百分之百肯定地猜到,她在怀疑张全中。

    “他们是同生死、共进退的,怀疑张全中就等于是怀疑自己,不是吗?现在,张全中所追求的终极目标就是击杀鲛人之主,使她获得完全的自由。这一点有什么问题吗?如果张全中另有所图,那目标又在哪里?”我的脑子越转越快,由此衍生的问号越来越多,并且远离了核心问题。

    “停,停下来,我们大家都不要说话,也不要主观分析了,全都停下来——”我做了个“停下”的手势,又把食指竖到嘴边,接着做了“噤声”的手势。

    不说话、不猜谜、不怀疑、不传谣的情况下,真理才能浮出水面。

    静官小舞默默地拭去泪痕,站起来,向我轻轻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出去。

    我没有拦她,因为她的话已经说完,再留下去,只是在耽误大家的时间。

    唐桑进来,把一杯热牛奶放在我的面前。

    她刚想说话,我及时地“嘘”了一声,阻止她开口,然后起身,穿过暗门,进了健身房。

    我在木人桩前站定,一次次地重手攻击它的要害,并且把它想象成一个强大的、邪恶的敌人,只有疯狂攻击,才能掩盖自己内心的恐惧。

    不知练习了多久,我渐渐发现空气中出现了血腥气,而手指挥动时不断地有水珠溅到脸上。

    我后退住手,才看到右手的食指、中指指甲盖已经倒掀起来,指尖变得血肉模糊。

    木人桩也被我的血染红了,要害处已经变成了触目惊心的殷红色。

    我感觉不到痛,心里有种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愤怒的情绪在飞速发酵漫延着。

    “这样练,速成不了,手却废了。”陈先生在我身后叫。

    我气喘吁吁地往回走,不想跟他对话。

    “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不会后悔。”陈先生在背后叫。

    我回到病房,从门边的冷藏箱里找到消炎药、纱布和胶布,自己清理伤口,然后包扎起来。

    现在,手指火辣辣地痛,但我心里的火气仍然没有发泄干净。

    “去哪里?”我走回暗门边,向着仍然站在健身房中央的陈先生叫。

    “去拳馆。”陈先生回答。

    我没有考虑太久,从冰箱里拿了两瓶矿泉水,跟着陈先生离开健身房。

    拳馆并不在外面,而是医院内部。准确说,是在这座大楼的地下三层。

    我和陈先生进门,中央擂台上正在进行一场轻量级的无保护格斗,四周看台上稀稀拉拉坐了二十几人。

    我们走到灯光最昏暗的角落里,缓缓坐下。

    “水。”我把一瓶矿泉水抛给陈先生。

    这种格斗比赛没有看头,尤其是对陈先生这种格斗高手而言,即使是泰森与霍利菲尔德的天王山之战,都不一定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你有话要跟我说?”我问。

    其实,一路过来,陈先生一直都心不在焉,无论问他什么,他都答非所问,显然心事重重。

    “跟你说?有什么好说的?别自作多情了。”陈先生笑起来。

    他的笑容如此牵强,就好像一个即将上刑场的人在给狱友讲笑话一样。

    “不说就算了。”我摇摇头。

    “你猜?”隔了一会儿,陈先生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驿马星动,你要远行。”我懒懒地答了八个字。

    陈先生的笑容僵在脸上,很显然被我说中了心事。

    “去哪里?”我问。

    “国外,苏门答腊岛。”他回答。

    “几时走?”我甚是奇怪,毕竟他刚刚接手训练我才一天,这样的远行实在太突然了。

    “明日一早去上海,由上海飞苏门答腊。”他回答。

    我彻底无语,如果这样,我的训练也就自动终止了。

    陈先生仰头喝水,喉结上下抖动,显得十分可怜。

    我没再说话,既然大家就要分离,除了最后互道珍重,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在医院里待了二十年,没遇见一个有趣的人。你算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所以我想跟你说一些家族里的事。大国历史无比苍白,但每一个随着历史沉浮的大家族却血性狂野,每一代都能写出一本头角峥嵘的史书来。小夏,你愿意听吗?”他的语气变得越来越沉重。

    我点点头:“洗耳恭听。”

    他的祖上是大人物,随手拈来,都是精彩动人的好故事,多听有益,必定能增广见闻。

    “我们去喝酒,我还约了朋友,我们边喝边聊。”陈先生说。

    我随着他走出拳馆,发现他的脸色惨白如纸,十分瘆人。

    从拳馆右拐,不到二十步即是一家酒吧。

    我们推门进去,角落里有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举着手机挥手。

    “这是辛迪。”陈先生快步走过去,先跟那女孩子拥抱,然后回头给我介绍。

    我不动声色地笑了笑,在旁边坐下。

    这女孩子的样子很普通,化完妆像鬼,大概卸完妆就连鬼都不如了。

    “一瓶黑方,三个杯子加冰桶。”辛迪老练地吩咐服务生上酒。

    “你们喝酒,我来讲故事。”陈先生说。

    “好好,讲故事,讲故事,我把录音笔也带来了,把你的故事都录下来,然后写成网络小说,发表到网站上,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就像你经常说的——我已经不在江湖,江湖上却流传着我的传说,哈哈哈哈……”辛迪放肆地笑,假睫毛夸张地抖动着。

    我为陈先生感到悲哀,江湖传奇是不适合在网上发表的,就像阳春白雪的音乐不适合到田间地头去演奏一样。

    酒来了,辛迪把三个杯子斟满,然后以主人自居,提议举杯,连喝了三大口。

    她打开了一支索尼录音笔,放在陈先生的正前方。

    “亲爱的,现在可以说你的传奇故事了……”辛迪用闪亮的黑指甲揿下开关,录音笔开始工作。

    “嗯,我从我的家族败落时期开始说吧,那是满清政府收复海外宝岛的战争年代。我祖上继承‘反清复明’的前明遗训,誓死保卫海岛,屡次击退清政府的炮船,其间更借助海啸和大风暴,连续烧毁、凿沉了七艘官船,打得敌人狼狈不堪。就是在这种形势大好、弹冠相庆的大捷之后,敌方阵营里突然出现了鲛人助阵,导致宝岛外围的炮台、壕沟、箭塔、刁斗一夜间全部失守。自古以来,鲛人从不参与国家战争,永远保持中立。所以,海上国家对鲛人从不设防。半月之内,宝岛落入清军手中,我祖辈的苦心经营也毁于一旦。”陈先生讲述历史的时候,口气非常平静,就像小学生在朗读一篇历史文章一样。

    既然有这样的战事发生,那么陈氏家族与鲛人的梁子就彻底结下了。

    “鲛人为什么帮敌人而不是帮你们?我读过一些描述鲛人世界的书,真的没发现他们参与两国交战的情节。我猜,你们祖上手里一定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对不对?”辛迪问。

    在她面前,陈先生的傲气荡然无存,而是连连点头:“是,很对,我的祖辈手中有一件宝物,是鲛人们寻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的。如果早把它交出去,就不会有全岛覆灭这段惨痛历史了。”

    “那是什么?是不是在那一役后落入了清政府或者鲛人的手里?”辛迪一听到有宝物,立刻双眼发亮。

    “是一面镜子。”陈先生回答。

    这一次,我的情绪也变得紧张起来。

    任何跟镜子有关的话题都能让我联想到“神相水镜”,那是我家遭受重创的唯一起因。

    君子无罪,怀璧其罪。

    看起来,这句话适合于任何朝代、任何地方。

    “什么镜子?”辛迪追问。

    我也期待从陈先生口中说出“神相水镜”这个名字,但他却茫然摇头:“我不知道是什么镜子,祖上遗书里没有提到它的名字,更没有记录它的下落。遗书里说,我陈氏家族与海上鲛人永远都是不共戴天的死敌,只要找到机会,就全力进击,一举捣毁鲛人老巢。现在,我得到一个机会,江湖朋友告诉我,苏门答腊岛的南岸有鲛人聚集,即将召开七海大会,到时候鲛人之主一定会露面。我明天就赶到那边去,会同陈氏家族散布在全球各地的嫡系子孙,一起筹划,借助美**方海外部队的力量,远程轰炸鲛人聚会地点……”

    谈到兴奋处,陈先生手舞足蹈,仿佛他说的这一切很快就能变成现实。

    我当然不会相信胜利来得如此容易,更何况,鲛人的聚会不同于陆地人类,地点隐秘,不易探查。人类面对大规模火力轰炸时无处躲藏,只能等着受死,但鲛人则轻易就能潜入深水区,躲过任何炮弹袭击。

    “真是有趣,那场面一定壮观极了!干杯,干杯!为即将大获全胜干杯!”辛迪举杯附和。

    一瓶酒很快见底,辛迪已经醉态十足,手臂吊在陈先生脖子上,口红也有一大半蹭在他耳朵上、腮上、衣领上。

    “明天我跟你去,去苏门答腊岛……去欣赏烤鱼干,去吃烤鱼干,哈哈哈哈……老陈,你马上就要扬名天下了,马上就要成为全球闻名的大人物了……我要嫁给你,我要向你求婚,你一定要娶我,现在就娶我……现在就娶我……”辛迪叫得太大声,招来了其他桌上那些顾客的纷纷白眼。

    我借口去洗手间,拐弯出了酒吧,靠在柱子上发呆。

    陈先生的远行很有意义,也很有勇气。我希望他就算不能一种成功,至少也给世人发出“向鲛人挑战”的檄文,号召更多人重视来自大海生物的威胁,不要等到利刃加身,才懂得看到鲛人的狼子野心。

    “嘿,我以为你去厕所放水了,却躲在这里!”陈先生也走出来,笑嘻嘻地站在我旁边。

    “祝福你,有美女傍身,还有伟大的事业即将展开。”我向他伸出手。

    “两样你都说错了。”陈先生低声说。

    我一怔:“都说错了?怎么可能?”

    陈先生看了看腕表,继续说:“大概十分钟后,一辆奥迪车就会开过来。我们上车,绕到医院停车场的第三出口旁边去,等一辆黄色本田车从地库里出来,我们就开始跟踪。那是辛迪的车,而她的身份很特殊,是鲛人的奸细。我刚刚说的一切都是讲给她听的,今晚最后一个节目,就是严刑逼供,让她说出苏门答腊岛的鲛人集会地点。”陈先生条理清晰地说着,眼中闪烁着孤狼一般阴森狠毒的寒光。

    “很好,有趣。”我笑起来。

    之前陈先生在辛迪面前表现得如同老年花痴一样,而辛迪干掉了半瓶黑方,其醉态竟然也是装出来的。两人都是演技派,但陈先生似乎更胜一筹。

    十分钟不到,一辆黑色奥迪车在我们旁边停下。

    我和陈先生上车,车子便呼啸着向前,绕过酒吧,由坡道向上,迅速抵达第三出口的侧面。

    正如陈先生所料,黄色本田车由地库里冲上来,拐弯时都不减速,一出车库便全力向南飞驰,瞬间绝尘而去。

    司机取出一个微型信号跟踪器,盯着屏幕上闪烁的小黄点看了几秒钟,回头告诉陈先生:“辛迪走的是回家的路线。”

    陈先生吩咐:“直接去她家。”

    车子没有绕行大路,而是穿行小路,只走了二十多分钟就抵达了一个名为“万象绿城”的崭新小区。

    “十五号楼,一单元,顶楼1802。”司机迅速报出目的地。

    此时,车子已经停在十五号楼前。

    我和陈先生下车,快步穿过一楼大堂,乘电梯直抵十八层。

返回目录页单击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