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埋单,罗兰一直在积存魔力。

每隔两三天用几次化魔。

并且尽量不用魔法消耗自己的魔力。

然后十几天后,他的重量涨了近十公斤左右。

但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

看起来,别没有变肥。

随后,罗兰的血被抽了好几管,给科室的人员那里进行化验和研究。

第二天就有了新的发现。

苏敏萝把数据PPT上传到科室的内部网络上,然后出现在每个人手中的内部专用平板上。

“我们发现,同样容积,某种说同样体积的血液,黄主任血液的质量,明显要比正常人的高一截。大概高出百分之六左右。也就是说,所谓的魔力,有部分溶于血液中。”

罗兰点点头:“这并不意外,不过能确定这一点也是好事。”

“另外,黄主任提供的精子,和正常男人的有些不同,没有腥味,且带有甘甜味。不过我只尝过两个人的,所以其它男人有没有类似的情况,不太清楚。”

所有人都身体下意识后仰,他们看着一脸淡定的苏敏萝,都有些吃惊。

然后苏敏萝反而很不屑地看着他们:“我尝过自己丈夫的,有什么奇怪的。而黄主任身为特殊实验体,我又身为专业的研究人员,尝一口进行研究,这难道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似乎不是那么合情合理啊。

但没有人能反驳。

为科学研究放弃一些不必要的娇情,也是说得过去的。

但所有人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罗兰则陷入了沉思,原来是甜的啊,还没有腥味,怪不得安多娜拉和薇薇安都那么喜欢吃!

“黄主任,你想到了什么吗?”

苏敏萝把罗兰从回忆中叫醒。

罗兰斟酌了一下,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吃下那些东西后,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

“没有,味道很好。”苏敏萝很认真地说道:“如果不是出于伦理和夫妻契约关系,我可以会主动请你要求更多的剂量进行进食实验。”

所有人再一次身体后仰。

旁边有另外一个女同事忍不住问道:“真的那么好吃吗?”

“我吃过最顶级的松露,比那味道还要好。”

问话的女同事,把视线看向罗兰,也带着跃跃欲试的表情。

男同胞们再抽一口冷气。

这时候,已经缓过神来的陈睿说道:“大家都清楚,我是研究安慰剂效应的,对这方面有一定的研究。从刚才苏敏萝同志的讲述来看,从科学的角度出发,说明黄主任的那玩意中,含有大量的有益物质,众所周知,东西好不好吃,很大程度上,得看它蕴含的能量和营养多不多。这是生物进食的本能造成的,比如糖,我们觉得它好吃,是因为他能提供大量的能量,这是我们大脑在几千万年的演化中形成的嗜好。”

众人都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

也就是说,罗兰那玩意大补。

众人若有所思。

罗兰咳嗽了声,说道:“这事先放一边……”

“既然有了想法,为什么要放一边。”苏敏萝直视着罗兰:“我觉得这个试验可以继续做下去,请黄主任再给我们一份材料,我们之前只分析了它的重量,密度,现在要检测一下它的具体成份,用最先进的,能观察到原子的仪器。”

罗兰看着这些人认真的神色,顿时感觉双腰一寒。

“我觉得苏同志说得很对。”

另一名女研究员附合道。

剩下的几名女研究员,连连点头。

罗兰毕竟是新上任的科室领导,威望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他也没有再进行化魔试验,而是尽量提供材料给科员们研究。

十几天后,他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实。

因为每天都进行长时间的研究,以及数据测算,所有的男性研究员,双眼圈发黑,而且开始猛掉头发。

但科室里的几名女研究员,倒是变得水灵起来。

而且她们看罗兰的眼神越来越怪。

罗兰至少能肯定一点,这些女人看自己的眼神,绝对不是含情脉脉的,倒像是雌豹看到了小白兔一样。

充满了狩猎性。

罗兰本以为,苏敏萝提出的试验,只是一个试探性质的实验。

毕竟现在如何产生魔力,还没有头绪。

但专业的研究员,就是专业的。

这十几天过去,苏敏萝伙同几名女研究员,硬是弄出了一份三十三页的研究报告。

里面资料数据满满,全是干货,一点废话也没有。

文本的封面用黑色宋体字写着《黄文伟同志排出的精子食用记录以及各项成份及研究成果》。

题目很长。

搞科研的都有直接把标题打在封面上的习惯。

他们又不是文艺工作者,从来不会考虑文字是否优美,只要保证文字和数据是直观和正确的就行。

这份报告科室里自然是留有一份的。

然后原档去了基地的领导层那里,随后半天不到,所有的科学全拿到复印版本了。

这直接导致罗兰去食堂吃饭时,很多女同志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而男性同志们的目光,更是微妙。

羡慕嫉妒和佩服,兼而有之。

然后陆勇主动坐到罗兰的面前。

自从被罗兰一拳就击倒后,陆勇是彻底服了前者。

他的表情很奇怪:“你看,我们那么熟了,是好朋友!那个……能不能给我一点实验材料。”

罗兰脸一黑,叫道:“滚啊。”

陆勇立刻端着饭盆跑了,似乎被吓到。

也不怪陆勇如此。

苏敏萝那份报告里,做了一个相当翔实的数据报告。

内容很多,但归纳总结下来,就是以下几点。

一、罗兰的实验材料,拥有古怪的治愈能力,利用小白兔做试验,能快速愈合小兔子的小型创伤。

二、罗兰的实验材料,能增强人的体质。吃了后带有一定的兴奋作用,但没有副作用,且不具备成瘾性。

三、具有很强的抗氧化能力,过滤掉精子,利用剩下的体液,注入到新鲜血液中,能快速清理掉自由基,比正常人体清除速度快上十倍。

四、还具有修复DNA端粒。

所以现在罗兰再次引起了轰动。

一个能抗老化的人,这意思着长寿药,可能只有一步之遥。

然后好几个与人体有关的科室,把报告打到了上头。

他们一致申请,希望罗兰能提升一些实验材料,血液啊,眼泪啊,体液什么的,都行。

但所有的报告都被打了回来。

审核不通过的原因,只有一句话:这些事情,不应该由我们提出,而应该由黄文伟同志自己主动提出来。

意思很明了啦,就是谁也不能去打扰罗兰。

原来基地中一片暗流的,颇有点明争暗斗的意思了。

但这批语一出来,所有的事情都立刻消停。

这天,罗兰抽了两管血,看着PLAYBOY的杂志,提供了一管实验材料后,就回到自己的宿舍里休息。

这段时间他实在是太累了,心累,身体也累。

晚饭都没有吃,滚到床上就睡着。

睡到九点半左右,被设置好时间的闹钟吵醒,他洗了个澡后,进入到游戏中。

和现实那虚弱的身体比起来,游戏中的身体太强了。

即使被安多娜拉榨干,他也是生龙活虎的,对自己的精力和体力都影响不大。

毕竟传奇了。

然后他传送到了豪宅术空间中。

此时的豪宅术空间中,已经变得很有小房间的气氛了。

安多娜拉在装修是颇有一手,她把这空间弄成了半开复式结构,布局相当合理,还弄了张中型床,以及漂亮的地毯。

整个空间显得温馨且舒适。

此时安多娜拉不在空间中,她去了湿地城,打算多购买一些点缀房间用的小物件。

罗兰进来的目的,是想测试一下最近突然想到的念头。

既然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体,能感觉到豪宅术的位置,那么在豪宅术中,能不能感应得到地球上的空间坐标。

为了测试这个设想,他在自己的宿舍里,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空间坐标。

然而……感应不到。

这没有道理啊。

罗兰觉得不可思议。

明明是游戏中的身体属性更强,能力更强。

为什么是弱小的地球人身体能感觉得到豪宅术空间,而这个身体却感应不到自己在基地里留下的空间坐标呢?

这不太合理。

罗兰坐在豪宅术里思考了很多,虽然有诸多的想法,但没有一个是说服自己的。

好一阵子后,他离开了豪宅术空间。

做了半天的魔法实验后,刺客工会的人,把情报送过来了。

看完几页羊皮纸,罗兰便知道索莉莎确实没有骗自己。

他把羊皮纸撕碎了,然后传送到了霍莱汶的王城。

见到了越来越清冷的‘安蒂丝’。

“不对啊,你怎么……”罗兰上下打量着现在的安蒂丝:“你给我的感觉,像是变了个人。”

其实罗兰已经说得很委婉了。

安蒂丝现在身体苗条修长……虽然之前他的身体就苗条修长,但现在却给人一种玲珑有致的感觉。

她脖子那里的喉结本来很小的,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更为离谱的是,罗半似乎在她的胸口前,看到了微微的隆起。

像是两个小山丘。

然后她还留着及腰的长发。

虽然穿着还是裤子,但现在已经完全给人一种中性,甚至是略微偏向女性的感觉。

“是不是变得漂亮了。”安蒂丝笑笑。

她的声音,变得更尖细和混充了些。

罗兰想起来了,安蒂丝是什么夸克族。

嗯……这是要变‘性’了吗?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安蒂丝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没有事情,肯定是不会来找我的。”

“我想让你帮我对付几个人。”

“不是,你可是黄金之子中最强的法师,你想杀谁不行,怎么需要我帮忙?”

“我不太方便出手。”罗兰笑道。

“好吧,要对付谁?”

罗兰将一张纸递了过去:“都在这里面了。我希望你能在法律规定允许的情况下,恶心他们,但千万别动手。你应该清楚,一但对黄金之子动手,那几乎就是给他们杀人的理由。”

“我明白的。”安蒂丝点点头,他看着罗兰好一会后,说道:“你已经成传奇了?”

“对啊。”罗兰的回答很正常,就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安蒂丝咋舌:“这么年轻的传奇,太难得了。”

“安多娜拉比我们更快进入传奇吧。”

“事情不能这么算的。”安蒂丝微笑道:“有没有兴趣给王室效力几年!安多娜拉王后的事情,我们可以完全不追究,甚至可以再提供几个公主给你,比如说维罗尼卡如何。”

维罗尼卡是安多娜拉的学生,也是好朋友。

安蒂丝这建议,怎么都有点‘不怀好意’的味道在内。

看看他略显得意的表情,应该果然是如此的。

罗兰摇头:“算了,我去到王宫,国王天天感觉自己脑袋上沉甸甸的,本来能活到七八十岁的,说不室六十五岁都活不到了。”

安蒂丝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失望。

随后两人聊了一会,便分开了。

罗兰重新传送回德尔邦城,继续魔法实验。

而另一边,现在直播里最红的主播,不打死结再开着直播,在霍莱汶边境的一个村子里讲故事。

很多村民和小孩都围在他的身边。

他说的故事相当有趣,很快就引起了所有人笑声。

半了一个多小时后,他对着周围的村民和小孩们说道:“好了,各位乡亲父老,我现在也渴了,容我休息半天,明天再给你们讲故事好吗?”

村民们发出感谢声,然后缓缓散去。

而‘不打死结’在在直播间中兴奋地说道:“现在整个村子对我的友好度就快到崇拜了,只要到了崇拜,就可以村长竞选之路。当了村长,我就有立足之地,以后在这里种田,发展,走上人生巅峰不是什么难事啊。”

直接间中一片欢快的笑声。

但就在这时候,前边突然出现一队轻骑兵,他们走到面前

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