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既起,城中形势暗流涌动,多重势力的京都城内斡旋争斗。

一夜之间,京都城内风声鹤唳,城中议论之声更是不绝于耳。暗探、密谍更是望风而动、伺机而行,真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夜已三更,一道身披皇袍的身影,正把玩着手中的劲弩。

正是庆余年中三大帝国之一,南庆皇帝,一身修为深不可测的庆帝。

须臾之间。

一名身穿凤纹长袍的女子,跪在大殿之外,只有一面屏风挡住了她的的视线。

只见她眉眼如画,身着尊贵,气质高贵清冷,面容却略显憔悴,紧张和不安地倦意充滞在眉间,但依然不失半分姿态,宛如画卷中走出来的神仙美人。

正是南庆长公主---李云睿。

殿外的脚步声湍急而清晰,随着时间缓缓流动,声音愈发响亮、频繁。

来人正是东宫太子——李承乾。

突然,脚下一个不注意,李承乾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顾不得身边随从的搀扶,踉踉跄跄的跑到屏风面前猫了一眼。

“所有人都说你是我这一党的?”太子压住急喘的粗气,稳住身子道。

“我本来就是你这一党。”李云睿神色平静,不紧不慢地说道。

“那好,收买朱格、勾结庄墨韩,为何我都不知情?”太子神情激动,语气也激昂起来。

“你若是知情的话,此刻跪在这里,就是两个人。”李云睿神色自若,依旧平静如水。

“现在还不是一样?”说罢。

“儿臣请见父皇。”太子重重跪下,叩首行礼道。

“太子殿下,此刻你陪我跪在这里,可是对你不太好?”李云睿的神色发生了一些极其细微的变化,依旧非常冷淡道。

太子面露不忍,略显纠结之色。

洪公公此刻缓缓从屏风后走出,平静地说道。

“陛下让你进去。”

太子应声而起,踉踉跄跄地走进庆帝寝宫内。

一眼便看到庆帝虎踞龙盘的,端坐在椅子上。

不得不承认。

这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仪表威严,鹰鼻虎目,看上去确有一国之君的风采。

“姑姑身子孱弱,请陛下开恩!”太子拱手行礼道。

“除你之外,没人敢替她求情,你知道为什么吗?”庆帝依然侍弄这手中的弓箭,漫不经心地问道。

“他们怕受牵连。”太子神态慌张,颤颤巍巍地说道。

“你就不怕?”庆帝依旧漫不经心地说道,帝皇威严尽显。

“儿臣只是不忍心姑姑受苦,请父皇明查。”太子神情恍惚,答道。

“历朝历代心软的皇子,可是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庆帝语气一变,严肃道。

“求陛下饶过姑姑吧!”太子连忙叩首,苦苦哀求道。

“还是等一等吧!看看会不会还有人为她求情?”庆帝缓缓地说道。

……

叶家家府中。

叶玄双目突然睁开,盘膝而坐,调理了一下气息,开口道。

“按照剧情的发展,长公主此刻怕是不好受吧?也罢,让我去看看我这个未来丈母娘?”

瞬息之间,叶玄便已来到宫殿之外。

叮!

“您收到一个剧情任务(请宿主认真选择,可能会影响到后续剧情发展)。”

“选择一,天下英雄谁敌手,无情最是利刃刀:怒斥李云睿罪行,假意让庆帝赐死李云睿,奖励:《小无相功》,大还丹*5,五竹的好感。”

“选择二:王朝霸业英雄路,醉卧红尘美人臂:为李云睿求情,为争取最轻的处罚,奖励:《独孤九剑》,斗破苍芎:七品丹药,阴阳玄龙丹*1,林婉儿的好感,五竹的恨意。”

“选择三,侠客风云传江湖,一往无前虎山行:不惜冒犯庆帝,说自己为爱愿意替李云睿承担任何罪行,奖励:将夜世界:《浩然剑气》;斗破苍穹:四品丹药,三纹清灵丹;李云睿、林婉儿的好感,五竹的恨意。”

“《浩然剑气》,你这不就是在暗示我吗?”

“选择会导致剧情的变化,如果按照剧情原先发展的那样来选择的话,时间轴的发展估计还会像以前一样滞后不前。”

“其次,如果以后我要和婉儿成亲,丈母娘这一关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李云睿的好感看来是必要不可了。”

浩然剑气,拔剑向天。吸纳天地元气入体,可变化为世间一切

紧张的心跳声,均匀的呼吸声,在静的诡谲的气氛下,异常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