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摆摆手:“苏守道,你想多了,其他事情或许能拿钱解决,但今日之事,就算你把整个苏家拱手让我也没用。

苏守道不敢置信的问:“你确定不会公布

叶辰点点头,笑道:“起码我现在还不打算公布。”

说完,他看了看时间,笑道:“时间差不多了,走,我带你去见几个老朋友。”

苏守道还以为叶辰要带他去见弟弟苏守德,紧张的浑身发抖,脱口道:“你要带我去哪叶辰微微一笑:“你猜。

苏守道紧张的说:“我我猜不出来

说完,他又道:“你该不会该不会是要带我去见守德吧

叶辰笑道:“放心,我给你安排的套餐,跟你二弟的完全不一样,你俩见不到面的。

说罢,他抓住苏守道的衣领,冷声道:“我要带你见的人就住在这家酒店,待会你就知道了。

苏守道心中惶恐无比,但是也只能被叶辰拖着往前走。

出了房间大门,他惊愕无比的发现,隔壁几个房间门口,都站着好几名黑衣人。

包括他四名手下居住的房间,此时也被黑衣人严密看守。

苏守道心里很清楚,看这个架势,自己的人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但是没死,至少也是被叶辰的手下给控制住了。

这时,陈泽楷迎面走上来,看了苏守道一眼,恭敬的对叶辰说:“少爷,您要怎么处置苏守道要不要现在就用直升机送他去洪五的狗场”

苏守道听到这话,整个人一阵战栗,心里也是吓的狂跳不止。

叶辰微微一笑:“老陈,不要什么人都往养狗场送,说到底洪五那个养狗场,主要用途还是用来养狗的,咱们要是抓住人就往里送,搞的最后人比狗还多,你说它以后到底是叫养狗场还是要养人场”

陈泽楷双手作揖,毕恭毕敬道:“少爷说的对既然不送养狗场,那送哪里呢在下觉得,送去长白山,跟那魏家父子一起挖挖人参,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说完,陈泽楷连声叹息道:“只是可惜现在天气已经开春回暖,苏先生去了的话,就体验不到那极寒的冬:天了,实乃一大遗憾。

叶辰笑道:“这等人,比魏家父子加一起还要肮脏,送去长白山,那等于是往长白山倾倒不可回收的有害垃圾。”

说罢,他嘴角抹过一丝冷笑,厉声道:“先带他去行政楼层,见了该见的人之后,我自有发落

叶辰萧初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