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话音刚落,君武便跑进来了。

他道:“我看见日光带着人朝这边来了,他当真要把你交给那些人了么?”

“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他有绝对的自信,自信这地方不会被人发现,所以带着人过来逼风洛璃一下,若风洛璃答应,他便将这些人弄走,若是风洛璃不答应,他便真的将风洛璃丢出去。”林鸦看人,一向很准,所以大家都没异议。

风洛璃笑了笑,若日光真要用这样的方式来逼她,那她倒是不介意出去跟那些人死磕一把。

没多久,那些人便出现了。

风洛璃在三人全神贯注的感受那些人的时候,忽然出手,将三人都弄晕了过去。

她将人藏于日光父亲藏身之处,又格外做了结界,让日光也无法伤害他们,而后将破阵枪跟用法留给林鸦,便出了山洞。

她灵魂出窍,巡视了一番,却见那些人都是被日光带上来的。

日光站在山洞门口,背对着所有高手,对着山洞冷笑,他用口型说:“风洛璃,人可是逼上门来咯?”

果然是他。

风洛璃冷笑以对,她回到身体,大摇大摆的从山洞里面走了出来。

她出现的瞬间,那些不出世的高手之间便开始暗流涌动。

而日光在看到风洛璃的那一瞬间,眼神变得十分可怕。

他不解,不解风洛璃为何要走出来,他当真没想过要将人交出去的。

他愤怒,愤怒风洛璃居然不信任他,直接走了出来,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

他不甘,不甘自己居然搞不定一个小丫头,白白把这么好用的人才推了出去。

但他更恨,恨风洛璃宁愿死,也不愿为他所用。

而风洛璃,自打走出来后,便笑脸相迎,她笑嘻嘻的看着那些不出世的高手,背着手在他们面前大刺刺的坐下,一撩裙摆,跟土匪头子似的:“听闻离泽大陆所有不出世的高手倾巢而出,就想抓我,是么?”

“丫头,你若识相,便跟我们回去,我们并不想为难你一个小辈。”其中一人道。

风洛璃给他们表演了一个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那种。

上一秒还笑意盈盈,下一秒她已经眼神冰冷的扫视这些人,“啧,真是不出世的高人啊,如此不要脸的话,居然能说得如此的道貌岸然。”

你!

有人面有愠色,有人冷眼看她。

而风洛璃用手支着额头,慵懒的笑说:“你们说不会为难我一个小辈,可却倾巢而出整个大陆追杀我,这还叫没为难我一个小辈?”

众人不语。

日光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找补:“你什么时候躲进鬼方街的?”

“哎呀,方主这记心不太好哇,不是你把我带回来,让我替你那要死不活的爹治病的么?”风洛璃一点面子都没给日光,不仅不给面子,还把他爹给卖了。

日光这下是真怒了,他咬着牙用看死物的眼神盯着风洛璃:“你胡说什么?”

“好,我胡说。”风洛璃笑到一半,又冷下脸来,“既然我是胡说,那你与我便无话可说,不要打扰我跟前辈聊天。”

风洛璃话音刚落,便有一个老者煽动衣袖,直接将日光拍打贴到石壁上去了。

“你跟我们走,我们替你杀了这对父子。”有人说。

风洛璃施施然站起来,不解的歪着头问:“可我就一个人,你们这么多人都想我去你们家,那我该跟谁走呢?”

在煽风点火这件事上,风洛璃从来都是王者的存在。

不管是谁家,都想要把她据为己有,大家一起寻找的时候是一去寻找,但真找到人,这场争夺战在所难免。

只是,谁也没想到,风洛璃会是那个提出问题的人。

“要我说,我最终会被云庭皇室带走吧?”风洛璃笑看云庭。

云庭众人听了风洛璃的话,立马自成一圈,与其他三国形成对立姿态。

“可是细想一下,我来自玄雀,若当真要为谁所用,归谁所有,好像玄雀也很有发言权。”风洛璃嫌不够一样,很是替他们苦恼了一把。

她刚一说完,玄雀也自成一圈,与其他成了三足鼎立的姿态。

可风洛璃哪里会满足于此,她歪着头看北离:“可我跟君武关系不错,要是君武成了北离的王,我倒是愿意去北离走一趟。”

北离那厢,也与冥川分离。

“冥川就……小小弹丸之地,还是不要同大家抢了,回家去吧。”风洛璃如此说。

云庭人当即表示:“冥川素来是我云庭属地,只要你跟我们回了云庭,我们自然不会亏待他们。”

“是么?”风洛璃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一脸天真的道:“你们云庭人,什么时候说话这么算数了?”

果然,冥川那边的人听了这句话,脸色也开始变得诡异。

要说冥川,其实是个神奇的地方。

冥川人在修行上,其实不比任何人差,但因为王室的不作为,导致冥川很多高手都外出谋生,成了诸国世家皇族的门客,在“得风洛璃者得天下”的理论的强大支持下,他们怎么能不心动呢?

四国被风洛璃三言两语挑拨离间,已经成了四足鼎立的姿态。

日光原本恨透了风洛璃乱了他的计划,可现在却又用欣赏的眼光注视着她。

这样的女人,就算她不是丹师,也足以成就男人的天下霸业。

“你们先商量好吧,我反正就一个人,势单力薄的,跟谁打我都打不过,谁赢我跟谁走吧。”风洛璃话音刚落,那边云庭已经如疯狗一般开始发动攻击。

因为云庭皇室给了他们底气,所以云庭人根本不惧跟其他国家翻脸。

一时间,各大高手在这小小的山涧打得难舍难分。

日光捂着胸口,艰难的挪到风洛璃面前。

风洛璃祭出度厄,度厄跟随风洛璃一年,已经跟风洛璃培养出默契,她抬着手,度厄便指着日光的额头,日光动一下,度厄移一寸,便一直指着他的眉心,只要日光敢动,度厄便会刺穿他的脑袋。

“我没想把你送给他们。”日光恳切的道:“你该知道的,我只是想逼你治好我父亲。”

“那你也该知道,我不会救你父亲,非但不会治疗,若是可以,我不介意杀了他。”风洛璃道。

日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