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这妹子好强硬啊。

关键是,她有强硬的资本,现场这么多人,单打独斗,或许只有范思成是她的对手。

“小莉,稍安勿燥,就算不报警,万事还有范哥给我们主持公道。”卢林森捂着流血的鼻子说。

范思成闻言,心里大骂卢林森是个损友,你大爷的,这样说岂不是把老子绑死在这事上啊,老子不是条子不是黑袍怎么处理?[注]

他真的很为难的,难道代蔡小莉向三角眼索一只手吗?又不是黑色会,怎么可以干这种事?不理会蔡小莉的诉求?以后在这个小组里甚至整个圈子里将再没人和他交往,即便公事,大家肯定也不会好好配合他。

卢林森啊,你这混蛋,给我扔一这么滚的山芋。

蔡小莉闻言,转头看了一眼卢林森,见他的鼻子还在流鼻,迟疑了一下转身向他走去。

“小莉……。”卢林森不知道蔡小莉想干嘛,小辣椒辣名在外,他害怕啊。

蔡小莉过去检查了一下卢林森的鼻子,还好,并没骨折,示意麦超将他地上平躺着,然后在脸颊和后脑、脖子等位置按摩了几下,神奇的事发生,鼻血竟然止住了。

“这位靓女,我有话和你说。”这时候,韦向男走过来对蔡小莉说。

“我耳朵没聋。”蔡小攻冷冷的道。

是不是同性相斥啊,蔡小莉怎么对并不认识的韦向男态度如此冷淡呢,甚至表现得有些恼怒。

韦向男神色微变,迟疑了一下,神色恢复,侧身靠近蔡小莉说:“能不将事情搞大,就不要将事情搞大,那个穿休闲装的人你们惹不起。”

蔡小莉双眉一蹙,盯着韦向男说:“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他们错了还要我去向他们道歉?”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想报警,我可以代你向他们索赔。”韦向男说。

“赔什么?钱?你是不是觉得,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蔡小莉风目圆瞪,语冷如冰,她已到爆发边缘。

韦向男无语,她虽然有一点私心,不愿意双方在他的会所里将事闹大,这样不利于她的经营。但也是为了蔡小莉他们好,因为对方领头的人是本市二号衙内啊。

本来是好意,却换来韦向男如此冷硬的态度,韦向男也渐渐心生怒意。

“那你想怎样?”韦向男压住心中的怒火说。

“你知道刚才发生什么吗?什么事你都不知道,就来给他们打掩护?是不是只有他们才是倾城的客人?还是因为有钱有权,就可以随意胡作非为?我想怎样?我想要那王八蛋一只手,你能作主吗?”蔡小莉大声喝道,“你可以报警,但你阻止不了我讨回公道。”

这时,范思成已那个黑文化衫打倒走了过来。

“小莉,什么回事?”范思成问蔡小莉。

“那王八蛋刚才…摸…摸我……。”蔡小莉说。

范思成早就猜到这是回事,也因为这样的事,蔡小莉才不愿意报警,她就是干司法的,对法律太熟知了,这种事,报警最多也就得到一句对不起,对方什么损失都不会有,摸也是白摸了。

“你想怎样处理?”范思成想了一下说。

“我不要一句对不起。”蔡小莉说,虽然还是坚持不罢休,但态度和刚才已完全不一样。

这样的事,不要一句对不起,又能怎样?

“这事,我自己处理。”蔡小莉当然明白范思成的难。

范思成看了一眼卢林森,对蔡小莉说:“照顾好他,他的血是为你流的。”

卢林森喜欢蔡小莉,谁都看得出来。

“范思成,说两句。”韦向男见范思成走向三角眼他们,连忙发声叫住范思成。

她已打算不再理会他们怎么闹了,但是她不能让范思成继续深陷,对方不是他能得罪的啊。

范思成停步,韦向男跑过来小声说:“不要再动手了,一个是陈市长的儿子,一个是国土局长的儿子,还有一个是法官的儿子,再闹下去,吃亏的是你们。”

“你的意思,因为他们父亲是官,就可以不负责任?如果他们搔扰了你呢?”范思成已决定对三角眼施以惩罚,当然,他不会傻到真的把他的手剁了,他准备卸了那混的肩关节。

“你斗得过他们吗?明明可以更温和的处理这件事,为什么一定要将事情搞的更复杂呢?”韦向男生气了,不仅因为闹起来影响生意,更生气的是,范思成竟然为了蔡小莉不惜得罪二号衙内。

范思成不再理会韦向男,大步走到三角眼他们跟前。

韦向男并没有骗范思成他们,这三人确实是很有能量的人。左边穿休闲装的有一个不中不洋的名字,叫陈查理,本市二号人物陈庭芳之子,三角眼则是国土局长招万英之子招俊,最右那一个则是法官余勇之子余汉能。

三人是好朋友,但他们之前较少在本市活动,所以,认识他们的人并不多。

这三人中,招俊长最名不符实,一点儿都不俊,一双三角眼闪烁着阴毒和色|欲,是三人中阴谋诡计最多,为人最没品没底线且最好色。

本来,他们是冲这里的拳赛来的,但来了之后才发现,原来竟然是娱乐权赛,所以他看了一场便出来了。

没想到,他们刚到前院,便遇到上洗手间的蔡小莉。

色胆包天的招俊,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蔡小莉伸出禄之爪……。

“你想干嘛?”范思成虽然站在两米远的地方,但气场强大到招俊连说话都在发拌。

“刚才是哪只手摸的?”范思成冷冷的道。

“你确定要将事情搞大?”陈查理终于发声了。

“我知道你们是谁,但是,你们做了那么无耻的事,以为因为你们老子是官就可以没事吗?我今晚就要给她讨一个说法……。”范思成还没说完,突然一阵车声轰鸣,门外冲进来两辆面包车。

进来的车子很嚣张,居然连院门的拦竿都撞断了。

吱嘎……。

哗啦!!!

车子还没停稳,车门就拉开,在众人的惊愕中,从两辆车上下来十多人。

领头的竟然是范思成的老相识郭当阳,他走到范思成和陈查理他们的中间,右看一眼,左看一眼,然后目光落在范思成脸上。

“地上的人都是你打倒的?”郭当阳第一句话让大家都很意外,他想打架?。

--

PS:注:江湖话,黑袍=法官,白袍=西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