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嫡女贵嫁全文阅读 > 第八十九章 能让我见见柳夫人吗?

“父亲!”曲莫影进门,看到曲志震也在,向太夫人行过礼后,又向曲志震行了一礼。

“影儿的手伤如何了?”曲志震挥挥手,让她坐下之后,不放心的问道。

“没什么大碍了,就要好好养着,恐怕有一段时间。”曲莫影动了动包裹的极严实的左手,柔声道。

“怎么会没什么大碍,好好的去往齐国公府却发生这种事情,这……这真是无妄之灾。”曲志震气恼的道,“齐国公府真不是什么好地方,恐怕跟影儿的八字不合,以后还是少去为妙!”

“这也是意外,齐国公府也不想的。”曲太夫人看儿子这么生气,劝道。

她也很心疼,但听孙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之后,真的觉得就是一个意外,当然曲莫影说的也就是大家表面上看到的那一部分,至于其他的,她也不想让曲太夫人知道,说的越多曲太夫人必然越担心。

“儿子还是觉得以后齐国公府少去为妙。”曲志震还是不以为意,“那位柳夫人……看着也不象是个好的。”

“父亲,外面的传言会是真的吗?”曲莫影抬起头,看着曲志震,问道。

曲志震皱了皱眉头,“这事说起来可能是有点,之前府里查的时候,上次害影儿的那个青嬷嬷,好象就跟齐国公府有关系。”

青嬷嬷的事情,查到后来就是她自尽,其实没问出什么来,但当时就觉得这个婆子不简单了,现在结合到柳夫人身上,还真的很有可能。

太夫人也沉默了,这件事情还是她当时处理的,“柳夫人的事情……”

太夫人说到这里一时间说不下去了,柳夫人的事情没有明证,他们也管不着,而且还是儿子顶头上司的夫人。

“父亲,能不能请父亲去柳尚书府走一趟。”曲莫影提议道。

“去干什么?”曲志震惊讶的问道。

“去问问柳尚书,是不是有这种事情?”曲莫影抬眸看着曲志震,“娘亲的事情,没有明证跟柳夫人有关,但总得问问,如果父亲不闻不问,别人只当父亲惧了柳尚书,别人只会说父亲过于的……”

曲莫影没说下去,但曲志震立时懂了,眼角闪过一丝厉色,这么多年一直处在柳尚书之下,他又岂会甘心。

可是不甘心又如何,柳尚书有能力,而且还有背景,齐国公府就不是自己高攀得起的,况且他的女儿还是景玉县君。

但现在真的不闻不问,似乎也不行,别人只会觉得他过于的趋炎附势,以至于对自己夫人的死因,也不敢真正问一句。

这让同撩们怎么看他?

原本借着于氏的话,就是想压柳尚书一头的,他自己也有能力,差的就是机遇,当初有齐国公府在背后的柳尚书明显比自己多了一份机遇,但现在呢?

这个时候的柳夫人,还能成为柳尚书的机遇吗?

之前还在犹豫的事情,被女儿这么一说,摇摆变成了肯定,看起来他的确得问一句,而且还得当着同撩的面问一句。

当今圣上最看重情义,就算自己力有所不逮,皇上那里也会看到自己的情义,另一方面也解一下自己对于小越氏之死的责任。

必竟现在外面还隐隐的传言自己宠妾灭妻,对小越氏毫不关心,以至于她死的凄凉,到最后甚至还死在一处偏远的庵堂。

柳伯瑞做了这么多年的尚书,也应当给自己让让道了!

“影儿放心,父亲会亲自去问过柳尚书的,不管如何,柳尚书也应当有个说词。”曲志震点了点头,沉声道。

“这个……会不会让柳尚书恼怒?”曲太夫人不放心的问道。

“既便是恼怒又如何,这件事情就当我去问个明白。”曲志震看了太夫人一眼,再一次在义凌然的道。

见他执意如此,太夫人也没有阻拦,只是心头还有些慌乱。

去质问上司,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祖母,您不必惊慌,英王殿下那边必然也不愿意听到这种传言的,问过了,说开了,大家以后也好见面。”曲莫影安抚太夫人道。

有些事不说不透,说过了,反倒是好,同朝为官,能说开以后也可以毫无芥蒂的一起同朝为官,别人也不会再拿这件事情说什么。

想到裴元浚,曲志震心头暗自打了一个哆嗦,细想了之后,越发的觉得这个女儿说的有理。

自己如果不去问,失的是自己的体面,甚至还可能让英王觉得丢脸,必竟这事会因为女儿牵扯到英王,如果这位觉得自己让他没了面子,还不定会怎么对付自己,曲志震是真的被他吓怕了。

原本还想借着他的势做点什么,后来想想还是松了手,到现在他也看不透这位是真的对女儿有意思,还是只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或者说觉得女儿救了他,命数合拍,才会认下这门亲事的。

反正他看不透!

总觉得自己看到的,或者是这位让他看到的,这么一想越发的慌了起来,对上裴元浚的时候,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既然可能牵扯到这位英王,那他就更要据理力争了,否则这位英王说不定又要做什么让他心悸的事情。

太子固然是太子,但现在景王的势也大,传言说皇上之前就想废了太子,想立景王为太子,这么一想,太子也就没那么有震慑力了。

如果景王为太子,凭自家女儿的身份,就算不是皇后,以后也会是一宫得宠的娘娘,他还真无须怕太子。

这么一想,心头又稍稍松了下来,点点头:“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得问柳大人要一个公道。”

想到景王,想到大女儿,他的底气就更足了。

“父亲,若是可以,能让我见见柳夫人吗?”曲莫影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问道,看着有几分犹豫不安。

这话不是很该说的,但她还是说了,这是必然要有的态度。

曲志震的脸色沉了下来:“这不合规矩。”

两府之间往日并没有太多的来往,这么冒冒然上门,的确是不合规矩的。

“虽然说不合规矩,但女儿真的很想亲自问一问这位柳夫人,在齐国公府的时候,也没看到柳夫人,似乎避了出去。”曲莫影头低了下来,揉捏着手中的帕子。

“你见她要说什么?”曲志震沉默了一下,意味不明的问道,他能同意去质问柳尚书,但却不是同意曲莫影上门。

“我就是也想问问娘亲的事情,这事情……自打听了传言之后一直梗在心里,总觉得难受,若不问清楚,这以后不知道当以何面目对上景玉县君。”

曲莫影看着很是困惑,柳眉轻蹙,一双盈盈的眼里俱是茫然和伤心。

“之前景玉县君也曾经借着探病到我们府上来,我现在也借着探病走这么一次,当面问问柳夫人。”曲莫影又道,“父亲问过了柳尚书,女儿再问过柳夫人,两下里才能都心安。”

她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曲志震,他去质问柳尚书,当然不是真的为小越氏,求的也是一个心安,或者是一个让人看到的心安,让人觉得他对小越氏不是不在意,甚至为了小越氏愿意去顶撞自己的上司。

那么女儿再这么上门一次,谁都知道探病是假,问事情应当是真。

一而再的表示自己对小越氏的真情实意,也不是不可以,甚至可以说对他颇有好处,只是柳尚书那里会如何想?

一次落面子,还可以忍受,但两次呢?自己必然是侍郎,而且还是工部侍郎。

见他沉默不已,曲莫影清楚他在意的是什么,心头冷笑,这位便宜父亲总想着好处,却没打算付出一点点利益,还真是算计的很完美。

“父亲放心,我就只是去问一问,当面问柳夫人几句话,是真是假,总得有个了断,总比外面的各种传言满天,来得好,那些传言对娘亲,对女儿,对父亲,都不是那么友善的。”曲莫影再一次低了下头,“英王殿下那里……也希望没有那么多的纠葛!”

这话说的很低,但曲志震听懂了,立时脸色一震,英王的意思?那可真不能辜负了。

所以,觉得这事麻烦的还有英王殿下,或者还有太子殿下?大家都想求个心安,总不能因为传言的事情,心里头不舒服,问清楚对大家都好。

至于会不会问出什么,曲志震觉得如果这事真的跟这位柳夫人有关,依这位柳夫人的城腹,怎么也不可能被自己的小女儿问出什么的吧!

又安抚了女儿几句之后,曲志震就回了书房,把他送到院门外的曲莫影唇角微微的勾起一抹笑意。

这个责问对这位柳尚书没多大的效用,这个便宜父亲的性子,曲莫影现在也算是摸透了,做事情谨慎而小心,就说到现在自己一直查不出他上心的人是谁就可以知道,这样的人又岂会真的跟柳尚书撕破脸。

方才自己这么一说,他既然这么答了,可见之前就有想法,自己不过是让他多了几分底气罢了,至于问的时候如何,柳尚书只要给出一个答案,他必然就会放过,然后又是一对好同僚了。

对于曲志震,她从来没有欺望过,敲山震虎,震的就是柳夫人那只虎了,就看柳夫人能经得住几次震了……

至于这接下来的质问,却是必须的,所谓真相,就是为了让人揭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