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全文阅读 > 第1773章 师妹是团宠(80)

这话,不是对系统说的。

但在他听来,就是对他说的。

江子兮的记忆是他亲手抹杀的,现如今的彻底消亡,也算是他造成的。

她是想告诉他,她在选择消失的那一刻,也很伤心吧。

系统抱着怀里陌生面容的姑娘,心窝子都颤栗的疼痛,泪流满面。

他抚上她的脸:“子兮……”

就在此时,天空中浮现出一身着白衣,戴着面纱的女子,周身透彻清亮,不似人间之物,宛若仙灵。

她眼底古井无波,不带一丝一毫多余的情绪,定定的看着俯身悲痛欲绝的系统。

当年她死之时,他可有如此难过?

不,应该没有,他那时以为是她害死了他,所以恨毒了她。

至死,他都是怨着她的

“叶瑾。”女子一字一顿,轻声唤道。

系统浑身一颤,错愕抬头,见半空中漂浮的女子,双目变得通红,怒不可遏。

“不要叫我叶瑾!我不是叶瑾!”

身为龙太子时,龙族给他取的名字,便是叶瑾。

当年龙族因他而灭,所有痛苦冤孽都由他一人承受了下来,由龙族太子叶瑾承受了下来。

所以这个名字,对他而言,是个禁忌。

“你还觉得愧对么龙族吗?”女子淡淡开口。

系统不语,神情复杂。

女子叹了口气:“叶瑾,我告诉过你,当年的事情,与你无关,所谓因果,都是我骗你的。”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做什么?”系统大吼,“当年是你同我说,我就是那个因的!”

“那是骗你的,真正的因,其实是我,当年那一切,不过是我强加给你的,所以叶瑾,你应该释怀了。”

系统喉咙发出一声龙啸,他无意与女子继续争论这些事情,他只是低头看着江子兮,目眦欲裂:

“是你害死了她!是你害死了她!”

“既然她都已经死了,那我要这系统里的一切,都为她陪葬!”

系统里存活的灵魂,确实都是生灵,他们徘徊于世间,带着怨气和不甘,最后统统被吸入了这个世界里,滋养江秋的灵魂。

只要他心一动,这些亡灵,都会瞬间陨灭。

女子眉目流转,面纱下,是她淡淡的笑:“叶瑾,你很在意她?”

系统一顿。

在意么?

他说不上来。

这上千年来,对任何与圣女有关的东西,他都分外厌恶,自然也包括江子兮。

当初将她带入这个系统之时,他就没有想过让她活下去。

殊不知后来,他竟有了护她离开的心思。

那个在他不靠谱的时候一脸无奈,不论遇到什么,被伤得多深,都只会一笑而过,还会自我调侃的姑娘,他……还是在意的吧。

想到这里,系统心口疼得一缩。

或许,不止是在意而已。

“比对我还在意,对吗?”女子声调很轻,柔和得不像话。

系统握紧了双手:“她和你不一样!”

女子眼底,终于闪过了一丝痛楚,转瞬即逝。

“叶瑾,你放心,她并没有消亡,她的记忆,尚且存在。”

系统错愕:“你说什么?”

女子轻轻抬手,一颗红色的珠子便浮现在了她的手心,飞入天空,最后落入系统的眉心,逐渐消失。

待查看清楚红色珠子里的记忆,系统凄苦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欣喜。

她还活着!

活着就好……

“叶瑾,因为她,你的心又活了过来。”

系统死咬牙关,突然飞起,一拳将空中的幻象打破。

女子身形晃动,消散开来。

她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表情。

“释怀?呵,千年仇恨,如何能释怀?!”

说罢,他重新化作了一个孩童,一脸迷茫。

时空再次流转,只见原本还好好坐着的江子兮,突然摔在了地上。

“子兮姑娘!”一辉真人大喝一声,“快,去叫大夫过来!”

系统扭头,检查了一下数据库,微微皱眉:“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吗?为什么又消失了?”

……

江子兮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头痛欲裂。

“这是哪儿?”

六长老刚巧端着热水进来,见她醒了,喜不自胜:“子兮姑娘,你可算是醒了。”

三天前,弟子急匆匆将大夫带上山,替江子兮把脉之后,发现她只是睡着了。

一辉真人疑惑:“只是睡着了?那为何怎么都叫不醒?”

大夫也觉得奇异:“但她确实只是睡着了啊。”

就这样一直等了三天,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江子兮不会醒过来的时候,她居然清醒了。

六长老别提有多高兴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子兮姑娘,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

江子兮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师父,我想吃什么都行吗?”

这语气……不是蛇妖!

六长老睫羽微颤,眼底泪花闪烁,悲痛欲绝:“嗯,吃什么都行。”

江子兮立马报了几个菜单,随即疑惑的环视一周:“师父,我这是在哪里啊?”

她敲了敲脑袋,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

问六长老,他只是支支吾吾的,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子兮姑娘醒了?”一辉真人乐呵呵的进屋,却对上了江子兮陌生的眼神。

一辉真人心瞬间沉到谷底,他试探的看向六长老,得到的是一个无奈的摇头。

“或许,很快我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这话如魔音一般,反复在两个老人耳中环绕。

夺舍。

真就只是夺舍,而现在,这身体再次被另外一个灵魂占据了。

一辉真人脸上的喜意消散了开去,只沉着脸问她:“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会上山吗?”

江子兮点头。

“那你还记得妖王曾经来寻过你一次吗?”

江子兮还是点头:“但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就一点不记得了。”

一辉真人失望透顶:“你还记得我叫什么吗?”

“啊?”

“我叫青山。”

江子兮心口一顿,刺痛刺痛的:“我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一辉真人眼神一亮:“你还记得我?”

江子兮摇头。

一直沉默的六长老突然开口:“掌门师兄,我怎么觉得不是夺舍,而是失去记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