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公啊...还望你能救我卫氏上下十余口罢~”

卫氏家主跪坐在蔡邕的面前,哭诉着,他连夜赶路,在接近辰时的时候,方才赶到了雒阳,急急忙忙到达了蔡邕的府邸,蔡邕亲自出门迎接,不过,心里大概也猜测到了什么,卫氏家主与蔡邕乃是多年的好友,见到了这位好友,甚至都来不及寒暄,便哭诉了起来。

蔡邕皱着眉头听着,心里的怒火燃烧沸腾。

“你不必畏惧,我现在便去皇宫!”蔡邕有些愤怒的说道,卫氏家主瞪大了眼睛,死死的抱住了他的胳膊,说道:“蔡公,我知晓,当今天子乃不世之明君,也知晓蔡公定然能够说服陛下,可是,太子殿下那里,便要深思啊,殿下乃是何子之徒,日后奉庙宇,欲要复仇,为之奈何?”

“有我在,殿下亦不敢如此行事!”

“不过,若是蔡公与我都不在了呢?我实在是不能让十余口人命断送在我的手里啊,还望蔡公念及你我昔日之交情,相助一二,此婚约,便当未曾立下,可好?”家主哀求道。

“唉...”倔强的蔡公望着面前的老友,只能是无奈的叹息,若是老友不惧,就算是得罪了天子与太子,他都是没有什么担忧的,这样不符合礼法的事情,他是断然不会去做的,可问题就在于,他得顾及这位老友的感情,若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礼法,便要逼杀好友满门,这样的事情他也做不出来,他又不是王节信。

“唉...也罢..”蔡邕终于还是在好友的哀求下屈服了,家主又是几番哀求,希望他不要面圣质问,他知道蔡公的禀性,若是这位倔强的好友,一时气不过,再去寻找天子,触怒了天子,卫氏这样的小商贾可是承受不住皇室的怒火啊。

蔡邕应允了他的要求,也没有多留他,便将他送出了府邸,过了半个时辰,蔡邕这才令人驾车,火急火燎的冲往了皇宫。

在皇宫之内,小胖子站在天子面前,正在被天子教导。

天子苦口婆心的教导他,为君者当爱民,亲民,不可以权势残害之类,若是以前的小胖子,或许早已被吓得半死,可是如今小胖子也有些学聪明了,装出一副愧疚后悔的模样来,低着头叹息着,天子心里夸赞着他的演技,嘴上还是在教训着。

正在此时,忽有小黄门禀告,蔡公欲面圣。

天子点了点头,说道:“令他进来。”,又看向了小胖子,问道:“你是真想娶蔡家女为妻麽?”

“儿臣多谢阿父成全!”小胖子听闻,都没有回答,反而是开心的叫了起来。

天子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想娶,那便趴在这坐席上...”

小胖子愣了一下,虽然不清楚阿父的意思,可他还是顺从的趴在了坐席上,刚刚趴下,天子便取出了一根木棍,狠狠抽打在小胖子的尻上,极为用力,小胖子惨嚎了一声,便是一阵暴风雨般的抽打,小胖子嗷嗷大叫,险些哭了出来,天子便抽便骂:“朕可教过你欺压百姓?”

“朕可教过你年少思淫?”

蔡公走进了大殿,便是看到了这样一幕,太子趴在坐席上,被天子不断的殴打,周围的黄门没有人敢上前阻拦,蔡邕大惊,连忙上前,抓住了天子手中的长棍,问道:“陛下,息怒,息怒啊!”

“哦?蔡公来了?”天子气呼呼的喘着气,有些愤怒的说道:“你可不知,这竖子竟敢私自前往河东,去寻那卫氏,这等欺民之举,朕焉能姑息?”

蔡邕一愣,先前卫氏没有告知他理由,他还以为是天子直接警告了对方,没成想,原来是太子殿下惹的祸,他摇了摇头,叹息着劝道:“陛下,殿下毕竟年幼,责罚不可过也。”

“竖子!还敢去寻卫氏麽?!”天子又吼了一声,手中木棍挣脱开来,再次打在了小胖子的身上。

“啊~~~”小胖子哀嚎一声,咬着牙,吼道:“非蔡女不娶也!!!!”

“好竖子,死不悔改!”天子暴怒,骂道:“你这般德操,如何能当人君之位,朕这便下诏,废了你的太子之位,再问你,你可知错?!”

听到阿父这么说,模样也不似有假,小胖子心里其实已经慌了,可是,想到蔡公就在身边,若是自己知错,岂不是就将蔡昭姬让与他人?想到她的模样,小胖子心里莫名的有了一股火,怒吼道:“非她不娶也!!”

“好,来人,朕这便废了你!”

“陛下不可!!!”蔡邕大叫道,紧紧拉着天子的衣袖,说道:“陛下,储君之事,乃重中之重,岂能如此儿戏,殿下一时气急,不可如此,不可如此...”

天子涨红了脸,说道:“朕定不能让这竖子祸国殃民!”

“陛下不可啊,陛下执意如此,岂不是要折杀老臣,若因老臣而使太子易位,请陛下先杀老臣,再废太子!”蔡邕拉着天子的衣袖,不肯松开,有些悲愤的说道。

“可...这...唉~~”天子无奈的摇着头,丢掉了手中的木棍,冷冷望着太子,蔡邕急忙附身,将太子扶了起来,又令周围的黄门将太子带下去,看到小胖子离去了,天子说道:“蔡公不必担忧,朕不会令他去烦扰贵府,今后,朕便派人盯着他,不许他外出...”

“陛下...唉,也罢,也罢,这婚事,老臣便与陛下定下了...”

正在暴怒之中的天子,听闻这句,忽然笑了起来,拉着蔡公将他扶到了自己的面前,自己也坐了下来,说道:“哈哈哈,未曾想,竟与蔡公成了亲家,朕之大幸,那竖子之大幸啊!!”

而在东宫,小胖子痛苦的呻吟着,小黄门正在为他上药,忽有一人跑了进来,笑着说道:“殿下,大喜,大喜,蔡公应允了!”

“哈哈哈~~好!”小胖子刚要起身,便被身后的剧烈疼痛弄得再次趴了下来,双眼直冒泪,嘶,阿父这也太狠了,不过,还好,自己如愿了,这一顿毒打,也算是值了...

蔡邕在傍晚的时候,回到了府邸中,回到府邸,便叫女儿前来见自己,他在书房之内等候着,没过多久,一位秀气的小女孩有些腼腆的走进了书房,她身体都还未曾张开,但是眉目之清秀,已然是个美人胚子了,看到了爱女,蔡公叹息了一声,便将太子之事讲了起来。

“阿父,陛下欺骗了你,他那番毒打,是故意为之,与你看的...”

蔡公轻轻的笑着,没有说话。

我知道,不过,起码那小子肯为你挨一顿毒打。

太子与蔡家女的亲事,便如此定下,定在了三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