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区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全文阅读 > 第四百六十二章 俯眼局势

前一道奏书,只是写了叶茂的举动,总体来说虽然跟之前预计的有些出入,但是并不出乎李信的意料之外,北周世族经此一战,将会彻底没落。

但是第二道奏书,就是说明李慎是实实在在的举旗造反了。

他已经打起了废太子的名义,开始正式跟朝廷打擂台。

这跟宣战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李信看了一会儿之后,放下手里的奏书,开口道:“陛下,平南军出蜀了?”

“不太清楚。”

太康天子面色凝重,低声道:“最起码这封奏书往京城送的时候,平南军还没有动作,之后的事情,还要等情报陆续送过来,朕才能知晓。”

李信低头盘算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陛下,臣以为平南军不会轻易出蜀,咱们暂时不用惊慌,就算他们出蜀,朝廷也有足够的时间反应,咱们且静等几天,等后续南疆的消息传过来,再做抉择。”

天子脸上露出微笑。

“朕的意思是,先派两个折冲府到蜀郡边境上看着,这样一来咱们就算是占尽先机了,不管他们出不出蜀郡,这两个折冲府都会成为至关重要的力量,他们出蜀,这两个折冲府可以拖住他们,如果他们不出来,也可以盯住他们。”

李信想了想,随即点头道:“陛下英明。”

其实太康天子这个想法是很危险的,因为两个折冲府人太少了,又太多了。

如果被南疆探查清楚他们的家门口有两个折冲府,李慎说不定会发狠出来,一口气吃掉这两个折冲府,这样一来助长士气,二来也可以告诉天下人,南疆的厉害。

不过这种关口,李信不愿意去打这位少年天子的脸面,于是就干脆顺着他的话接了下来。

“那长安以为,派谁去合适?”

李信眨了眨眼睛,低声道:“不管是谁,臣以为,不应该再从禁军右营出人了,侯将军掌握禁军左营,时间比臣长一些,臣以为这两个折冲府,应该从禁军左营里出。”

“至于派谁过去,陛下乾纲独断,臣不敢置喙。”

虽然禁军右营只是李信暂代,但是他天生就有种护犊子的性格,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手下人去犯险。

像去截杀北周世族这种活,去一百次杀一百次,李信自然愿意出人,但是有危险的活,那就敬谢不敏了。

天子点了点头,开口道:“这样,朕再观望两天,就让侯敬德从他手底下调两个折冲府,去西南。”

李信起身,微微低头道:“陛下既然调了叶大将军主战西南,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召他商量商量,如果只跟臣说了,就施行下去,叶大将军知道了,说不定心里会有芥蒂。”

李信能看出来有危险,叶鸣自然也可以,如果叶鸣能劝的动天子,那李信就没必要去当这个恶人了。

“是这个道理。”

天子点头道:“回头朕就召叶少保进宫商量商量。”

李信低头道:“臣还有一件事。”

“说。”

靖安侯低头道:“陛下,如今是李慎在南疆兴风作浪,但是京城里李慎的葬礼都已经办完了,陛下可以发一道诏书昭告天下,就说平南侯李慎已死在京城,南疆的那个是假的,让南疆的平南军不要上了假李慎的当,主动投降朝廷。”

天子苦笑道:“怕是没有什么作用。”

李信呵呵一笑:“多少是有点用的,而且这道诏书不仅是下给平南军看的,更是给天下人看的,有了这道诏书,李慎在蜀郡之外,就不会有太多助力了。”

天子皱眉思索了一番,随即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朕让尚书台立刻起草一份。”

他说完这句话,又拍了拍李信的肩膀,语气低沉。

“长安啊,熬过这个关口,咱们的位置就算是坐稳了。”

这句话,意思是告诉李信,李信跟他的利益一体。

李信深呼吸了一口气,开口道。

“天命在陛下。”

天子缓缓摇头。

“天命是什么?”

李信沉声道:“势均力敌,拳头大的便是天命。”

“不管李慎如何折腾,陛下的拳头终究是比他大的。”

…………

从宫里出来,已经是午后了,李信坐在自己的马车里,掀开车帘左右看了看。

明天就是承德天子的忌日,此时城里还有不少人家,为了怀念那位逝去的圣天子,在家里挂上了白幡。

客观上来说,那位沉睡帝陵的承德天子,的确是个无可挑剔的好皇帝,大晋这十几年日子越来越好过,一多半都是因为他。

甚至就连拥兵自重的平南侯府,原本也没有反抗朝廷,反抗承德天子的想法,李慎原本只是想维持现状,之所以一步步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很大程度上是承德天子自己在推动。

好皇帝自然是有人怀念的,如今京城里的老百姓,还有不少在家里给先帝烧香。

未时左右,李信回到靖安侯府。

一个侍女跑了过来,对着李信低下头说了一句,李信点了点头,开口道:“让他去我的书房等着。”

“是。”

这个侍女退了下去。

李信洗漱了一番,褪下了朝服,换了一身普通的衣裳,迈步走进后院的书房。

书房里,一身厚重棉衣的沐英,已经等了李信小半天了。

他是一个多月前被李信派出京城的,算算时间其实比李慎回南疆的时间还要早一点,不过这个季节,在路上骑马赶路十分辛苦,这个黑脸汉子的脸上,被风霜吹出了几道裂口,嘴唇也开裂,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好几岁。

“侯爷。”

他站了起来,恭谨低头。

李信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说道:“辛苦沐兄了。”

“侯爷客气了。”

沐英坐了下来,笑着说道:“卑职是回家探亲去了,辛苦什么。”

李信亲手给他倒了杯茶,然后搬了把凳子坐在了他的对面,开口问道:“蜀郡……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卑职往回赶之前,锦城那边刚发表了征讨……陛下的檄文。”

本来,沐英称呼大晋的天子,都是叫“姬家皇帝”,但是在京城做了几年官之后,他渐渐的也口称陛下了。

李信微微皱眉。

“朝廷还没有下诏征讨南疆,南疆倒先动手了,李慎难道真的有把握,应付朝廷数十万兵马?”

沐英摇头道。

“锦城那边声势很大,但是卑职并没有看到有一个平南军出城,卑职在沐家待了几天,还听说李慎曾经派人来找过大殿下,让大殿下借人给他。”

他口里的大殿下,就是南蜀遗民的大殿下李兴。

李信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