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茹对自己今年的的业务量已经有了大体估算,毕竟这都10月份,剩下的时间再涨也涨不到哪里去,没想到第二天一上班,就有人等在了贵宾室,指明了要见陈经理。

一个看上去就挺有钱的女人。

还有几分眼熟。

自己在哪里见过?

陈茹不太确定。

“您是——”

女人十分热情,“我是王爽的妈妈,陈经理,王爽你有印象不啦,他和闻樱可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王爽妈妈?

这就对上了。

王爽和眼前的女人确实长得挺像。

陈茹是见过王军的,王爽和王军长得不太像,王军是五大三粗的长相,王爽却是清秀高瘦的少年。

闻家在蓉城买那两套房子,王军帮忙要到了折扣,还有两家孩子之间的交情,陈茹自然不可能对王太太冷淡。

陈茹也是工作多年的人了,对外交际是没问题的,虽然还不确定王太太找来银行做什么,陈茹还是热情接待,双方寒暄了几句,王太太直接表明了来意。

原来王太太有一笔大额存单还有几天就到期了,现在是钱是存在别的银行,王太太希望到期后能将存款交给陈茹代为打理。

“她们都说现在把钱存死期是傻了,要理财呀!”

陈茹在贵宾室见了王太太心中就有猜测,王太太说明了来意,陈茹并不是很意外。

王太太说的大额存款,是真的挺大额的,拿着这笔钱去哪个银行存钱,银行都会把王太太安排在贵宾室,每年送礼品是基本操作了……陈茹自然是心动的,能有这样一笔钱,今年的年终奖还得涨不少!

但陈茹并没有一口应下,反而劝王太太:“如果您是因为孩子们的关系,才要把钱交给我打理,我觉得不必如此,孩子们的友情和大人的事无关。”

秦家人来存过钱。

李家人也来存过钱。

当然,一开始陈茹并不知道那些找上门的大户和秦、李两家有关,后来接触多了,陈茹若还是没有丝毫察觉,那敏感度得多低啊!

知道也没用,人家上门是客户,都把业务给人家办理了又清高拒绝,哪家银行都容不下这样脑残的经理哈。

陈茹因为这些人脉支持在银行迅速站稳了脚跟,还被同事们视为隐形大佬。

如果陈茹不求上进的话,完全可以厚着脸皮躺平摸鱼了,就靠那些大户支持,她在银行的职位就没人能替代。

但陈茹是个性格倔强又骄傲的人,这不是她自己的实力,而是别人有意的照顾,她没法厚着脸皮躺平享受,反而因为这些大户的信任而战战兢兢在提升自己,这是她想要深造,想要提升自己的动力之一!

现在王家人也来存钱了,这么大一笔业绩,陈茹不是不心动,然而她还是拒了。

如果王家人是因为她的实力来的,她会很欢迎。

王家人明显是因为王爽和闻樱是好朋友,特意来照顾她的业绩,陈茹不想给王太太留下见钱眼开的印象——孩子们还要做朋友呢,陈茹不想闻樱因此就低谁一等!

王太太一点都不意外会被陈茹拒绝。

从闻樱身上就能猜到闻樱父母是什么样的性格。

闻樱连天骄4%的股份都不稀罕,陈茹会拒绝唾手可得的业绩全在王太太的意料中嘛。

秦家、李家给陈茹送业绩,是偷偷的送。

王太太其实也可以效仿这两家……可这样搞,她又要如何脱颖而出,如何捆绑闻樱家更紧呢?

王太太就是要不走寻常路!

她不仅要送业绩,还想到了不会伤害到闻家人自尊心的好办法。

这法子样样都好,只是有点损害老公王军的名声——不过这不重要嘛,只要能达成目的,她牺牲下老公名声咋啦,她和李梦娇妈妈认识多少年啦,不照样挖朋友墙脚不手软么!

面对陈茹的拒绝,王太太酝酿了一下情绪,瞬间就上戏了,屁股往陈茹所做的沙发上一挪,抓住了陈茹的胳膊,唉声叹气:

“我是有苦衷的,大家都是女人,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陈茹觉得王太太有点自来熟。

可王太太手劲儿太大,陈茹又不能一把将对方甩开,人家可是银行的贵宾客户!

接下来,王太太才让陈茹好好见识了什么叫“自来熟”,王太太拉住陈茹,讲起了和丈夫王军当年白手起家的辛苦。

真是什么苦都吃过啊!

王军胆子大,很早就干起了个体户,赚第一桶金时还很年轻。

可真因为胆子大,有时会太冲动做决定,生意那是几起几落。

风光的时候自然是呼朋唤友,失败的时候要靠王太太借遍娘家亲戚翻身。

“男人么,有钱就变坏,有时候也不是他们自己想坏,是外面的诱惑太多了,水灵灵的小姑娘前仆后继往他身上扑,他能坚定拒绝一回两回,到了十几回就不一定能拒绝了。我嘛,现在已经退出了他的生意,在家给他打点家务照顾老人,还得管儿子学习的事,生怕孩子会学坏……陈姐你说说,要是哪天他往家里带回个小妖精,不要我这个黄脸婆了我能咋办?”

王太太一点都不黄脸婆。

刚才特意问过陈茹年龄,王太太比陈茹还小半岁呢,立刻改了口叫“陈姐”。

王太太和陈茹首次打交道,说这些话是交浅言深,换了别人或许会暗暗嘀咕王太太有什么毛病,陈茹却没笑话王太太,因为陈茹特别能代入!

王太太说的情况,不就是妹妹陈丽去年遇到过的事吗?

一样是白手起家,一样是发了财,一样是外面的小妖精往男人身上扑,不同的是邓尚伟生意规模没有王总做的大,家底不如王家厚!

可不如王总有钱的邓尚伟都会有人设局算计,像王总那么有钱的,得面对多少诱惑啊!

陈茹不仅能代入,她还瞬间有点上头。

“是不是现在已经……”

王太太保养的这么好,哪里黄脸婆啦?

配矮矮胖胖的王总,简直是绰绰有余!

王太太赶紧摆手,“不是,现在还没啥,至少我现在还没抓住过,可以后的事说不准啊,我自己被扫地出门没关系,我得给我儿子留点东西,都说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我这个当妈的必须为儿子考虑,陈姐,我把钱交给你打理,因为我信任你,这些钱呀就是我的后路!”

说到动情处,王太太眼角泛起了水光。

如果不使劲憋住,演戏的王太太可能会笑场。

——虽然家里的存款,房子,店面全在我名下,但我能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