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M895行星上我们曾见过,弗利沙大王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哦,是了是了,我当时不是这个模样,也难怪弗利沙大王没有什么印象。”

“当时我是这个样子的。”

“我愚蠢的弟弟,嚯嚯嚯……”

拉彼斯装比的打了个响指,身体快速变幻,转眼间就变成了古拉的模样。

听到那句“我愚蠢的弟弟”,弗利沙险些就要炸毛……虽然他身上也没有毛。

好你个拉彼斯。

原!

来!

是!

你!

从数年前就开始算计本大王了。

弗利沙怒不可歇,心中呐喊,嘶吼。

想起数年前被欺辱,然后困在M895行星的场景。

犹如昨日,历历在目。

我就说,古拉那混账王八蛋大哥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北银河中……

原来是另有其人。

可恶之极。

可恶至极。

如今,眼前的“古拉”,那笑眯眯的神情简直是面目可憎。

想要撕裂他的脸。

库尔德王木然地看着这一切,想起数年前弗利沙突然询问古拉动向的事情,结合之前一系列的事件,已经自己总结出了整件事情的大概框架。

此时他环顾四周,看看大门,又看看屋顶,已经在盘算着往哪里逃才比较好了。

但……好像往哪里逃都不够安全,能逃走的几率都不高。

如此强大的强者面前,成功逃脱的几率大约等于0。

要不……省略中间环节,直接放弃抵抗?

……

邱夷紧张的探头看了看弗利沙,又抬头看看拉彼斯高大挺拔的背部,他没想到拉彼斯开场就这样正面硬刚弗利沙。

虽然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殿中,因为拉彼斯的话瞬间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这一点感觉非常明显。

他扫了扫同样尴尬的库尔德王,心中想着如果一会战斗爆发,要躲到哪里去才会比较安全。

库尔德大王好像也有这样的忧虑啊。

哎。

作为弱小的下属,真是太难做人了。

弗利沙心中骂了拉彼斯一万遍,凝视着拉彼斯,半响,忽然笑道:“拉彼斯大王原来这么爱开玩笑,居然想当本大王的哥哥,本大王让拉彼斯大王觉得这么亲切吗?嚯嚯嚯。”

拉彼斯身形再次一晃,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他想当弗利沙的大哥是没错,但他并不想当库尔德王的儿子。

拉彼斯缓缓道:“不,你可能误会了,我就是单纯的想戏弄一下你而已。”

弗利沙嘴角再次抽搐。

“拉彼斯,你别欺人太甚。”

之前种种,弗利沙本来就是极度愤怒了,如今拉彼斯这句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将弗利沙的愤怒点燃,几乎是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系统给的任务是:“教训一次弗利沙,让他体会人生的险恶,奖励:成神的方法。”

拉彼斯不知道衡量“教训”的这个标准在哪里,心想惹怒弗利沙也是其中之一,于是在弗利沙暴走的边缘疯狂试探。

拉彼斯没理会弗利沙的愤怒,扬了扬手,拽出身后的邱夷,问道:“你且说说看,这段时间弗利沙都干了什么事?”

“好的,大王。”

于是,邱夷看了看弗利沙,缩了缩脖子,开始讲起这几年的经历,弗利沙做过的一切事情。

邱夷讲述得非常的详细。

其中包括弗利沙什么时候会睡觉,什么时候就餐,有什么嗜好,说了哪些变态的话,杀死过多少个人,攻打了多少星球,又成功贩卖了多少星球。

详细得让弗利沙和库尔德王毛骨悚然。

然后,邱夷开始讲起最近的事情。

“前段时间,弗利沙听闻古拉大王被主人击杀,主人收编了古拉大王的产业后,弗利沙大王派我去调查地球,调查主人的亲人和产业,企图报复,甚至想要摧毁地球……”

“邱夷,你给本大王闭嘴。”弗利沙炸了。

拉彼斯暗道好险,还好他利用神龙修改过地球的轨迹,否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法预料的事情。

拉彼斯道:“邱夷,你继续说下去。”

邱夷摄于弗利沙的淫威,但是此时有拉彼斯撑腰,胆子变大很多,继续说道:“我确实去过地球,当时想着找到地球后隐瞒弗利沙大王,欺骗他说没找到地球,但是当我去到地球的坐标后,确实是没有找到地球,所以这一点上,我确实也不算欺骗弗利沙大王,当时确实是没找到地球的,弗利沙大王您别生气。”

“嚯嚯嚯!”弗利沙冷笑,眼睛都要布上血丝。

你不这样说还没那么气,混蛋。

“就在刚才,弗利沙大王向我打听关于修炼的事情,让我去收集一些关于修炼的方法,我刚准备离开,去敷衍一下弗利沙大王,主人您就突然来了。”邱夷说完,再次躲到拉彼斯身后去,接着又冒出头看了看弗利沙。

弗利沙冷笑。

“敷衍”,好一个敷衍,简直是字字扎心,戳人大动脉。

拉彼斯轻轻点头,而后看着弗利沙,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我劝弗利沙大王最好趁早打消这种危险的念头,不然后果就真的很危险了。”

“呵。”弗利沙笑了一声:“拉彼斯大王干脆直接,本大王也不藏着掖着,跟你说句心里话。”

弗利沙又小抿了一口红酒压压惊,接着道:“本大王确实有派过邱夷去探查地球的事情,但是你杀了本大王的哥哥,本大王要调查你那也是理所应当的,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如果是你,你会不会也要调查本大王,然后想着来报复本大王?”

听完弗利沙的话,拉彼斯还没回复呢,弗利沙旁边的库尔德王心里就咯噔的一下。

弗利沙这是打算硬刚?

这一生,库尔德王见过无数大大小小的场面。

但是像今天这样剑拔弩张的其实并不多。

说起上一次,那得回溯到20多年前。

那是他第一次带领弗利沙,去贝吉塔行星宣告主权的时候。

那时,贝吉塔王埋伏下许多士兵,被弗利沙轻松瓦解,而后,贝吉塔王卑躬屈膝,可怜得就像一条狗。

那个时候,他们是强大优势的一方,霸气凌人。

而如今的场面则不复当年,他和弗利沙才是弱势的一方。

他此刻突然明白当时贝吉塔王的心情。

真的就像是丧家之犬。

完了,如果真要打起来,那特么的就是死路一条啊。

当年的贝吉塔王肯定也是这样想的(哭泣表情脸)。

……

拉彼斯道:“人之常情,这一点你占理。”

弗利沙继续说道:“但我并非不明事理的人,你击杀古拉,那是他招惹你在先,我无话可说,而我自问除了去调查你,从未主动招惹过你,何以拉彼斯大王如此咄咄逼人?今天就想折辱本大王?”

“啧啧啧。”

拉彼斯叹道:“弗利沙大王伶牙俐齿,果然是能言善辩之辈,我差点都要被你说服,打算就此放你一马呢。”

顿了一下,拉彼斯继续说道:

“且不说布罗利是我弟弟,你当年险些将他打死,就你近段时间去调查我家人的事情,我今天都要好好教训你一次,好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人生的险恶经历。”

拉彼斯冷笑,关于弗利沙去调查他家人这事,他很愤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