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拉和哥拉带着拉彼斯去见了阿修罗。

阿修罗身材高大,一头赤红色头发,是个名副其实冷酷的大帅比。

一直以来都是美拉的理想情人。

让美拉夜夜夹着双腿辗转反侧难眠的那种帅气。

不过看起来像是纵欲过度的漆黑眼袋多少影响了一丢丢美感。

看到美拉和哥拉带了个男人回来找他,他刚想大声呵斥,便猛然认出是拉彼斯这个煞星,立刻上演变脸大法,笑眯眯起来:“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拉彼斯大摇大摆的走到阿修罗的王位坐下,“呵呵,当然是阿修罗王的威风啊。”

“不敢不敢。”阿修罗连连摆手,小心站在一旁。

“阿修罗王的黑眼圈有点重啊,最近都没休息好吗?”拉彼斯笑道。

“咳咳!”阿修罗瞄了魔女美拉一眼,眼神奇怪。

美拉看到阿修罗看她,霞飞双颊,目光还闪避了一下下。

咦?

难道说……

拉彼斯想起当年他给美拉出的主意。

当年他这样说:“喜欢他,就下药睡了他。”

哈哈哈……

看来,美拉是大胆的付诸行动了。

真不愧是魔女。

一点就通,愿望达成,过上幸福生活。

阿修罗道:“最近没怎么睡好。”

“我懂了。”拉彼斯点点头。

接着道:“我想跟你打听个事儿。”

“啊,那是我的荣幸,您问吧。”

“关于魔界的魔王,懂多少说多少。”拉彼斯直接道。

“魔王?”

阿修罗眉头一皱。

虽然他自诩为魔王,但他心底也清楚拉彼斯要找的绝逼不是他。

肯定是比他更强更高级的魔。

但他哪里知道,他只不过是魔界中的一个小喽啰而已。

只能在在这角落里称王,在广阔无边的魔界中又算得了什么。

魔界和人间的构造完全不同。

并不是由一颗颗星球,一个个星系组成的。

魔族生存在复杂的空间环境里,由一块块大陆互相连接,又互相重叠,复杂的螺旋重叠式结构组成了整个魔界。

就像一组组分子,弯弯曲曲,就交缠在一起,而分子中,又由无数的原子组成。

而阿修罗所生存的位置,其实是属于魔界边缘地带中一颗小小的原子中的一小块魔界大陆罢了。

他的眼界实在是有限得很。

虽然自诩为王,但段位其实跟原作中的皮拉夫大王,或者说兔子大王相似,是可有可无的小喽啰罢了。

因此,拉彼斯并没有在阿修罗口中获得太多有用的消息。

拉彼斯只有离开,开始漫长的魔界搜寻之旅。

时间漫漫,一个多月时间就这样过去。

这一天。

他刚用瞬间移动来到一块魔界大陆上,便被魔族发现。

一个身材高大,头生双角,看起来像牛头怪的魔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牛头怪魔人盯了他片刻,突然大叫道:“人类,你是人类,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他声音很大,很快就有很多魔人围了过来。

魔界出现人类,这可是很稀奇的事情。

就像人间突然出现一个魔族,那还不是得喊打喊杀。

不过相对于魔族,人类在面临魔族的时候,心里一般都是恐惧的心理。

而魔族不同,看见人类就有点玩味,像是人类看到了猫猫狗狗。

有的魔族,甚至还想过来摸摸他。

拉彼斯无语极了:“……”

这恐怕是欺他太过和善,相貌长得无害。

拉彼斯面无表情的拍开伸过来的魔手。

但他这样的举动就有些惹怒了这些魔族。

好大胆的人类,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吗?

还敢这样反抗。

胆子是不是太大了一些?

“人类,找死吗?”

有魔族呵斥。

拉彼斯冷哼一声,没有回话。

随着这声冷哼,周围的魔族惊恐的发现四周温度骤降,浑身冰凉。如坠冰窟,更恐怖的是他们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了。

这……

未知会给人带来强烈的恐惧感,魔人同样是如此,冷汗狂飙。

拉彼斯的眼睛溢出神光,直刺牛头魔人的双眼,强势同享牛头魔人的记忆。

牛头魔人的一生像走马灯一样在拉彼斯的脑中闪过。

牛头魔人有个让人有些好笑的名字,叫魔魔牛,本是这块魔界大陆的一个小兵卒,因生性残忍,又有不错的资质而得到魔王的器重。

魔界跟人间不同,这里没有和平。

有的只是无尽的杀戮和战争,真正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

魔王与魔王之间的战斗,魔将与魔将之间的战斗,作为小兵卒,上面的大佬厮杀,他们自然也不会落下,每一天都是无穷无尽的战斗。

魔界一向是弱肉强食,等级明确,实力越强,位置越高。

嗜血,残忍,无情,杀戮就是他们的标签。

魔魔牛原来是个小小的兵卒,但在短短数百年里力量突飞猛进,立下大功而得到赏识。

从兵卒到魔族精英,又从魔族精英到魔将,又从魔将到魔帅。

像他这样的魔帅,他所处在的这块魔界大陆上一共有18个,有10个归属于魔王阿骨朵的麾下。

而这块魔界大陆一共有两个魔王,其中一个是魔魔牛的顶头上司阿骨朵,而另外一个是与阿骨朵针锋相对,互相争抢底盘,撕逼了上千年的另一个魔王奥巴羊。

阿骨朵麾下有10名魔帅,而奥巴羊有8名魔帅,而每名魔帅又各自管理着10名魔将,每名魔将带领100名魔族精英,每名精英又作为队长带领着1000魔人小队。

奥巴羊和阿骨朵的部下几乎每一天都会发生不同程度的战斗,这个魔界大陆是真正的兵荒马乱。

魔魔牛可是阿骨朵麾下的得力干将,是超级强大的魔帅之一,今天他带领着他的部队去征讨他的死对头,同样是一名魔帅的索尼亚,索尼亚是奥巴羊的麾下。

两人都相互看不爽对方,一来是敌对阵营,二来是两人都觉得对方太丑了,欲除之而后快,留着太辣眼睛。

就这样,两个魔帅我偷袭你一下,你偷袭我一下,已经打来打去数十年了。

走马灯跑完,拉彼斯了解了魔魔牛的一生,也对这块魔界大陆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拉彼斯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心情愉悦起来。

魔王怪出现了。

一号选手阿骨朵。

二号选手奥巴羊。

两位魔王。

要随机抽选一位幸运魔王进行抹杀吗?

拉彼斯捏了捏下巴思索,飘然离开。

随着他离开,这些魔人发现自己终于可以动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