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亮的眼神同样复杂,笑着说:“居高临下的感觉很不错!”

夏帆一点一点靠近,异常的小心,然后轻柔的抱住马亮的右腿,脸颊轻轻的贴上去,深吸一口气,有些沙哑的说:“你不用担心她,她还在!”

马亮的眼神闪烁一下,说:“小隐是个好孩子,你别欺负她!”

“不会的!”,夏帆抬头看他,“让你不高兴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我会帮你照顾好她,和她好好相处……以后就让我们两个人陪着你,好不好?”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这个啊!”,夏帆笑了,说:“本来等她成年,我会取代她,或者她消灭我,可经过这么一次……魔化者在我和她之间制造了裂痕。”

“双面人格?”

“嗯!”

“那你都记起起来了吗?从前……”

“我都记得,记得你,记得等待你、思念你的点点滴滴,曾经的磨难、痛苦和绝望,现在已经成为最宝贵的回忆,这回忆是你,也只有你!”

马亮听得有些不自在,他能感受到这无比炙热而又真挚的情感,但……这么小的一个人,还没有他的大腿高,进行这种程度对话,着实有些古怪。

“他叫你爸爸,那我叫你什么?”

“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她,一次没有!”

“我知道,我都看着呢,看着她和你……你别急,我不是误会,我只想……”

“想什么?”

夏帆的眼神迷茫了一下,然后灿烂一笑,说:“下次再说吧,她等的有些着急了。”

马亮点了点头。

“你能蹲下一点吗,我想跟你告个别。”

马亮依言蹲下。

夏帆捧起他的脸颊,热泪再次滚烫而下,她渐渐的激动起来,梗咽了几次,颤抖着说道:“马亮,我爱你!”

说完,颤抖的嘴唇印了马亮的额头,小小的身子就凝固在这一瞬间。

良久……

“主……喵,小喵什么都没看见,没看见!”

马亮这才动了,一看夏帆早就陷入昏迷。

他叹了口气,为了这纠结又古怪的关系,为了夏帆这离奇又峰回路转的际遇。

“什么看见没看见的,可是有人来了?”

“喵,主人,有好多人进来了,小喵是为了报信才闯进来的,不是故意的。”

“哼,你出去通知江丽颖,可以收网了!”

“喵,遵命!”

小喵刚走不久,马亮怀里的小人儿就嘟囔了一句什么醒来,先是迷茫了一下,然后就惊的想要跳起来。

马亮连忙按住了她,说:“别怕,都结束了,结束了!”

“爸爸,坏人呢?”

“坏人死了,我们胜利了!”

小隐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又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奇怪的摸了摸脑袋,漂亮的眉头紧皱,回头看这马亮,“爸爸,小隐好像“生病”了!”

马亮立刻紧张起来,问:“怎么了,感觉那里不舒服?”

“不是!”,小隐摇了摇头,说:“就是脑子“空”了好多,以前有好多古怪的画面,还有好多不明白又让人难受的东西,现在全都不见了……不难受,反而很舒服呢。”

马亮松了口气,点了点她的鼻尖,说:“小东西,被你吓了一跳!”

“爸爸,以后那些东西是不是不会再来找我了?其实,其实,小隐一直都很怕,很怕她们跳出来跟我抢,但爸爸又让我回忆,让我去想她们……哇,小隐害怕,害怕。”

马亮轻柔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别哭,以后再也不会了,小隐就是小隐,谁也取代不了。”

“真的,小隐不喜欢她。”

“不喜欢就不理她!”

“好!”,小隐这才破涕为笑,就像放下了什么心思的一般,整张小脸就鲜活起来。

“有人来了,快把眼泪擦擦。”

“噢,爸爸给我擦。”

K先生走进来的时候,在惨烈的现场和满目的血污之中,就看到了一大一小这无比温馨的一幕。

“首席!”

K先生一抬手,鹰一般的眼神巡视全场,最终找到魔化者分离的尸身,就大步走了过去。

“你办到了!”

K先生踩在魔化者的头颅,低沉的说。

马亮帮小隐擦干眼泪,拍了拍她,站了起来,“可惜代价有些惨重!”

K先生提起魔化者的头颅,举到面前,仇恨、欣慰、喜悦的眼神交替出现,沉声说道:“只要能杀了他,再大的代价也能接受!”

马亮耸耸肩膀,“你们快点收拾一下,其他人就快来了!”

“噢,我懂,英雄吗,怎么能没有见证,没有欢呼……你们看一下,没死的带走,死了的就留下!”

“首席,这里就这样放弃了?”

“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柴烧?别废话。”

这时,小喵也回来了,一见来了这么多,就有些羞怯的绕了弯,向马亮靠拢。

“两个序列8的非凡伙伴,还都是异种,难怪,难怪!”

马亮说,“没有你们的牺牲和配合,击退魔化者容易,想杀了他还真有些困难。”

K先生哈哈一笑,说:“不用跟我谦虚,我们控尸人教团应该感谢你,是你帮我们除掉了这生死大敌,以后有什么需要,一定竭尽全力!”

“首席,好多军警开进来了!”

K先生点了点头,“我们从保密通道出去。”

小喵也在马亮身边说,“主人,江阿姨让我告诉你,她那边没有问题,让你好好想想说辞,别露馅了。”

马亮拍了拍她的头。

准备离去的K先生拱手作别,马亮目送他们离开后不久,大量肃穆小心的动静就从一个通道内传了过来。

战术手电的光出现,一扫惨烈的现场,就是微微一顿,发现一大两小的身影站在中央,哗啦一声,就全都集中过来。

磐石中队的一个序列者看了,连忙高喊:“别动,好像是自己人!”

马亮举起手,说:“江城磐石中队巡查第十二小队在此……敌患已经解决,无一漏网!”

“……是他,这是我们的马队长!”

林立的枪口这才放下,紧绷的气氛缓和了少许。

“老马,情况怎么样?”

“怎么样?你们来晚了!”,马亮微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