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谢谢,我代表江城六百万市民感谢你们,你们无愧磐石这个称谓,捍卫了无数人的生命,守护了上百万个无辜的家庭,我会亲自为你们请功!”

市里的头头们来到这座控尸人的老巢,亲眼目睹了魔幻又惨烈的战场,后怕的出了一身的冷汗,这时候对马亮以及磐石中队的感激是发自肺腑的。

“我们是磐石,磐石的责任和义务就在于捍卫!”

“说的好,说的好啊,通过这件事,我们学会了重要的一课,充分认识到在新形势下,磐石中队这样的组织不可或缺,有着无可取代的作用,今后我们地方上一定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也需要你们继续为江城乃至湘北的社会和人民担负起重要职责。”

“主战场不在这里,我们江中队长还在疗养院那边,你们看……”

“好,我们这就出发……现场?”

“现场就交给我们吧,我们毕竟专业!”

“说的对,林司令,这里交给磐石中队处理,我们赶紧去疗养院那边,可千万别出什么纰漏,要不然你我可担负这样的责任。”

“是!”

十几分钟后,马亮坐上了一辆装甲指挥车,小隐和小喵好奇的坐在一边,留下处理手尾的一个序列者来到窗口,听他面授机宜:“……把战场打扫干净,控尸人和堕落者可是留下了不少好东西,全都收进库里,等事后盘点。”

“放心吧,我一定刮地三尺,一点都不剩下!”

“大家都辛苦了,特别是疗养院那边,等会我会想中队长建议,今晚人人都会得到补偿,就当做战时紧贴吧。”

“那敢情好,老马……噢,马队长,大家都听你的。”

车队浩浩荡荡的启程,深夜的汽车马达声轰鸣,茫然不知的人们,看着这样一队武装到牙齿的队伍,纷纷好奇的停下来,对着指指点点。

“爸爸,他们都不知道呢,我们算是无名英雄了吧?”

马亮回首就给了她一个脑门,说:“胆大妄为,我还收拾你呢?”

小隐揉着脑门,委屈的嘀咕,“我已经将功补过了,不带反悔的。”

“哼,这次算是给你提了个醒,天大地大,你以为凭你那点小本事那都能去的?不知天高地厚,说的就是你。”

“喵,可最后还是小隐……”

马亮的眼睛一瞪,小喵顿时开口,“最后还是主人出手才救的小隐,那个魔化者太厉害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小隐你就惨了。”

“……知道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小隐垂头丧气的说道。

车队出城,汇合了大量的军车,一路直奔疗养院附近的那个战场。

等赶到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两个小姑娘躺进盒子里沉睡,马亮等护卫着一众高官,赶到战场的时候,江丽颖正带人做最后的收尾。

只见辽阔的战场上,到处都是倒伏的魔幻兵种,僵尸、骷髅、怪物等等,保持着厮杀到最后一刻的样子。

犬牙交错的战线,展现着另类的血腥与残酷,虽然没有硝烟,没有弹坑,却有着不下一于一般战争的真实。

魔幻的真实,超自然的真实。

马亮他们赶到的时候,亲眼见证了磐石中队最光辉伟正的一刻。

而真正的英雄和胜利者,已经悄然退场了,将光芒和荣誉全都交给了他们。

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无比震动。

“你们辛苦了,辛苦了!”

“全体都有,向磐石中队的同志们,致敬!”

“啪!”

“敬礼!”

马亮看到序列者中不乏老脸一红的人,江丽颖却面不改色,带着满身的疲惫和狼藉,慎重的回了个敬礼。

两边的队伍汇合,交谈了几句,战场就开始被封锁起来。

“……不用担心,太阳一出来,所有的污秽都会被融化和蒸发,到时候打扫一下就行了。”

市里的头头擦着冷汗,连连道:“那就好,那就好,能不声张就尽量不要声张,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廖书记,湘北的蛇虫鼠蚁已经不得不清扫一下了,这次挡过去了,下次了,下下次呢?”

“你们放心,这次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你们的工作,不管涉及到谁,不管是什么单位……”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江丽颖应付完一种官僚,找到马亮,疲惫的说:“是不是觉得我在过河拆桥,抢了人家的荣誉,还要对人家赶尽杀绝?”

马亮摇头,说,“这荣誉本来就不属于他们。”

“这荣誉属于你!”

马亮哈哈一笑,“当然,我是当仁不让,对了,能不能给点实际的,除了精神奖励之外,是不是来点物质奖励?比如免除地下工程第二期的尾款什么的?”

江丽颖翻了个白眼,说:“胃口这么大也不怕撑死,你不想付钱,难道让中队给你垫付……别开玩笑了,准备一下,天亮我们就出发!”

“去那?”

“上京总部……糊弄地方的话,到了总部就不要说了,我估计什么精神和物质奖励是没有的,搞不好还要背个处分。”

“不至于吧,完美解决了啊。”

“内部应该是警告和处分,外部的荣誉还是照接……说这些你也不懂,心里有数就行。”,江丽颖转身看了一会现场的收尾,突然想起什么,转身问:“对了,魔化者的超凡特征呢?”

马亮拿出那个银色的小盒子交给她。

江丽颖接过之后松了口气,说:“算我们这次运气,有了它,这内部的处分可能就抵消了。”

“我一直都很好奇,你们一直收集这种东西有什么用?难道再造一个魔化者?”,马亮开玩笑似的说。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涉及到个保密级别很高的科研工程……你打听这些干什么?”

“不过随口问问……也是巧了,上京之行……我们的稿子可以一并交了。”

江丽颖微微一震,神色怔了一下,眼中渐渐浮现出激动之色,“我发现,自己的立场已经悄然变了,不知不觉就和你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站在了一起。”

马亮哈哈一笑,说:“欢迎之至,荣幸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