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克莱因正在想着事情,突如其来的剧烈的爆炸,连带着冲击波,将他掀飞出去。

他的后脑勺重重地撞在墙上,先是剧痛,然后便是麻木。

身体素质本来就孱弱的他,眼底开始发黑,好像随时都要晕过去一样。

疼痛加上晕眩,让克莱因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但强烈的危机感让他只能强咬了一下嘴唇,帮助自己快速清醒过来。

摸了摸后脑,一阵湿润,眼睛现在还很模糊,几乎看不清东西。

但克莱因知道,这湿漉漉的肯定不是水,自己受伤了。

“什么?情况?”

暂时不去管脑后的伤势,克莱因勉强地扭头看向爆炸处,传来的方向,正是落锤市东区公办处。

此时,公办处的建筑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几名身穿红色披风的人,站在火焰的周围,念叨着什么。

这群人一阵低语之后,突然齐声高呼起来。

“让火焰净化一切。”

火焰在这群红衣人的高呼下,“嗡”的一声,火焰变得更加狂野。

炽热的火球好像拥有灵性一样四散奔走,点燃房屋。火势也开始向周围的建筑蔓延起来。

黑色的浓烟遮天蔽日,高温加上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更加让人难受。

一群公办处的职员,已经开始从办公楼跑出来,周围的民众,也高声尖叫着四散逃逸。

“红色衣服,放火。”

克莱因想到了报纸上帝国军对火刃教发起的攻击,上面火刃教的服装,倒是和这些人很像。

“这算什么,恐怖袭击吗?”

克莱因逐渐从木然中清醒过来,有些不敢置信地喃喃道。

虽然映着大火,但他的心里已经如入冰窟,这仅仅是到这个世界的第四天,危险就这样突然来临,没有一点防备。

红衣人的头目指着四散逃逸的人们,大吼道。

“我们要让泰尔瑞拉的皇室记住,火焰,永不熄灭,杀光他们。”

红衣人的头目一挥手,一群火刃教徒已经手持弯刀,杀向那些平民。

不过泰尔瑞拉可不是什么平静的国度,初级教育,也会教导学生大量的军用知识,人民十分尚武。

这些民众虽然逃逸,但也不是那种遇到危险只能被收割的稻草。

有一些民众见到无法逃离,已经开始用周围的器物与火刃教徒搏斗,反击。

不过火刃教徒要比一般的平民强悍太多,实力上和武器上的差距,让这种还击显得十分无力。

“救命啊!”

一名中年的胖女人,摇晃着向克莱因这个方向跑来,克莱因能清晰地看见对方眼中的惊恐和绝望。

“噗嗤!”

锋利的弯刀抹过了这个中年女人的脖子,大量鲜血喷洒在她身前克莱因的脸上。

克莱因,呆了。

虽然克莱因知道这个世界不平静,做过许多的心里准备,可危险真正降临的时候,他才明白,之前的心里准备,居然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体质差到,连逃跑都做不到,现在他的双腿,还在不由自主地发软。

弯刀收回,火刃教徒癫狂的目光已经移向克莱因。

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克莱因的心脏急速跳动,肾上腺素让他逐渐清醒,也冷静下来。

抹掉眼睛上模糊了视线的血迹,克莱因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没别的,他想活。

第二次咬破嘴唇,用疼痛消除自己的紧张感。

克莱因的左手用力握住恶魔吊坠,右手五指张开伸向前方。

当他握住吊坠的时候,地狱火球术的使用方法,便已经出现在脑子里了,清晰明了,就像是修炼多年的一样。

眼前的火刃教徒已经挥舞着弯刀向他杀来,克莱因也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我不想死!”克莱因咬牙道。

绿色的火焰在他的掌心熊熊燃烧,一个比拳头大一圈的绿色火球在他的手中成型,对着向他冲来的火刃教徒喷射出去。

这名火刃教徒也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待宰羔羊会突然反击,而且反击的力量会如此巨大。

“轰!”

火刃教徒还没有来得及逃跑,地狱火焰的邪能已经吞没了他。

高温将他的衣着瞬间烧毁,邪能开始入侵火刃教徒的身体,地狱能量将火刃教徒腐朽一空。

直到绿色的火焰散去,这名火刃教徒已经成为了一具胸口有着一个大洞的骨架。

整个骨架散发出一股腐朽的气息,摔在地上,碎成粉末。

克莱因握住吊坠的手指微微地颤抖,终于还是,杀人了。

虽然他的肌肉十分僵硬,但肾上腺素和心理暗示的作用居然让克莱因很快平静下来。

他缓缓站了起来,手指紧紧抓着吊坠,剩下的魔力应该只够再来一发地狱火球术了。

如果依然处于危险的状况,那他便会扯断吊坠,召唤恶魔小鬼。

克莱因的反杀很快便被火刃教的头目发现,他转过身来看着克莱因,脸上已经被红色的纹身和油彩涂满,看不出表情。

“邪能?你是术士?”

火刃教头目面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克莱因同样地也看着他,但没有说话,他不想暴露自己只是个弱鸡的事实。

四目相对时,克莱因从对方的眼里感觉到了对生命的淡漠,他低声道。

“这个家伙,恐怕杀了很多人吧。”

第二枚地狱火球已经在右手汇聚,先发制人,后发受制于人,无论能不能成功,他不会再坐以待毙。

克莱因的魔力总量,距离正式职业者还有很大的距离。

但只要他握着恶魔吊坠,那么他使用的地狱火球术,就是真正的一阶法术。

第二发地狱火球术喷射而出,看着飞来的地狱火球,火刃教头目双手伸出,蓄势待发。

一发颜色正常的普通火球术在火刃教头目手中出现,迎向克莱因发出的地狱火球术。

火刃教头目是一名正式职业者,他发出的火球术足足比克莱因的要大出一圈。

即便如此,他神色也没有丝毫松动,而是紧盯着克莱因的火球。

“轰!”

邪能和火焰相撞,火刃教他头目的火焰似乎更加猛烈一些。

但地狱火球术的邪能破坏力,要比普通火球更强,这番法术的碰撞,两人的火球术居然拼了个平风秋色。

“威力好大!”克莱因微微感慨。

“如果再加上召唤物的支持,血脉合成的肉体强化性,术士职业的战斗强度,简直离谱。”

“怪不得术士被称为最顶尖的法系战斗职业,不知道同样作为最顶尖的战斗职业骑士,又有怎样的强大之处。”

但他已经来不及去想了,现在他是弹尽粮绝。

没有了魔力,他的身体素质,就是一条咸鱼。如果恶魔小鬼无法对付这些人,他恐怕是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