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刃教头目没动,他有些摸不清现在克莱因的底细,如果克莱因是一名术士,恐怕不好对付。

对方不动,克莱因肯定也不会动,他已经没招了,能拖一会是一会。

“打了那么久,这个城市的安全部和卫兵在哪啊!”克莱因忍不住吐槽。

火刃教徒不会和他在这里僵持太久,敢发动这种袭击,他们早就已经把死亡当作归途。现在,他们等不了了。

“一起上,杀了他。”

火刃教头目一指克莱因,发出了命令。

发动这样的袭击,他们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在他看来,能在临死之前杀死一名术士,要比杀一群平民有意义得多,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艹!”

克莱因面对一个火刃教头目已经是压力山大,现在对方一起向他冲来,恐怕召唤小鬼也要死。

既然无法苟活,那么就鱼死网破好了。

克莱因横下心来,直面生死之时,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在一瞬间改变。

当克莱因要扯断吊坠的时候,一道蓝色的剑气贯穿而来。

“收起你的死志。”

转瞬之间,所有的火刃教徒已经被拦腰斩断,因为剑气太过锋利的原因,一些倒在地上的教徒,还没有立即死去。

蓝色身影再度出手,一指点在了火刃教头目的眉心,蓝色的波纹开始在空气中荡漾。

这名火刃教头目似乎见到了极大的恐惧,脸庞扭曲起来,瞳孔放大,倒了下去。

“你终究是走上了术士的道路啊,克莱因。”

蓝色的身影缓缓过身,正是克莱因的母亲,凯蒂。

此时的克莱因脑子已经断片了,凯蒂的这种强大,太过直观了。

随手划开的剑气,能轻易地撕碎一群人的身体。

……

“好强,砍瓜切菜一样,看似普通人的身体,却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力量,简直就像游戏一样不真实!”

克莱因的眼睛一直怔怔地看着凯蒂,将这一幕牢牢地记在心里。

个人实力带来的东西,在这个世界展现的淋漓尽致。

见到自己的儿子直直看着自己半天不说话,凯蒂以为是克莱因被吓到了,又或者不想回答关于术士的事情,便轻声温柔地说道。

“好了,已经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额!好的,妈妈。”

……

正待离去,落锤的安全部卫兵,终于到了。

凯蒂心里有些不满,对此时才徐徐赶来的卫兵说道。

“怎么来得这么慢?”

“凯蒂大人,这次火刃教的袭击点,不只是东区这一个,落锤市一共有4处受到了袭击,东区公办处已经是最后一点了,所以我们来得才晚了些。”

卫兵队长气喘吁吁地说着,他的剑和铠甲上还有着血迹,血迹未干,看起来刚刚战斗过,不像是为了逃避责任而说的谎话。

凯蒂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卫兵队长的说法。

“火刃教,真是难缠,这些家伙太疯狂了,这种恐怖组织,处理起来确实特别麻烦。”

“目前军方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处理魔兽,还要在东边与格朗多克的对峙,实在是人手不足。”

“算了,这些人,就交给你们了。”

“是,凯蒂大人。”

卫兵队长恭敬地对凯蒂行了一个军礼。

略微交代一下事宜,凯蒂又来到了克莱因的身边,替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整理衣服。

一个母亲为自己的儿子整理衣物,印着夕阳的晚霞和周围的火焰,画面显得格外地有美感。

如果不是一地的尸体,周围的士兵一时间都要忘了凯蒂在军部是怎样心狠手辣的人物。

“克莱因,你的后脑的头皮被木屑扎穿了,先回家吧,我好给你清理一下伤口。”

克莱因看着凯蒂,半晌才憋出一句话。

“妈妈,您真厉害。”

凯蒂展颜,不再管身后的一片狼藉,带着克莱因离开了。

——————

落锤市的钟楼楼顶,一头藻绿色头发的女孩坐在大钟的时针上,年纪不大,也就与克莱因相仿。

左手手里拿着一只棒棒糖,双腿悠闲地晃悠着说道。

“哈!没想到来落锤一趟,还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一直藏在安全部的月华剑士,碧空之歌-凯蒂,还有她的儿子。”

在绿发女孩提到克莱因之后,她的身后突显出一个黑影,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

“克莱因-亚里克斯!艾斯蒙德与凯蒂第三子,天赋平平,只有奥术法师资质。”

“奥法师可用不出邪能!”

女孩一直注视克莱因离开的方向,极远的距离,好像也能看得很清楚似的。

当女子的目光从克莱因身上移向凯蒂之后,远方的凯蒂,似乎有所察觉一样,立刻转头看了过来,与绿发女子对视。

“呦呦!偷窥被发现了!”

绿发女孩咬碎了手中的棒棒糖,站了起来。

“我劝你不要挑衅对方,她很危险,如果距离太近,我们会被瞬间杀死。”

黑影的声音再次出现。

“知道了!知道了!称号强者嘛!五阶之上,我才不敢惹她呢!”

“哎,三,我觉得这个叫克莱因的小子,很特别,我一直感觉我的眼光挺准的,就像我发现了你一样。”

绿发女孩转过身去,不再看克莱因与凯蒂,转头看向身后黑影。

黑影沉默了一会,才说道。

“他太平庸了!而且邪能也不一定是他自己的能力。”

“不管是不是他自己的能力,能够使用邪能,就足已说明他不再平庸了!”

绿发女孩笑眯眯地说道。

“你想邀请他?他还没有成为正式职业者,力量太弱了。”

而且,他是凯蒂的儿子,她不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加入我们的。”

“影三,看起来,对于亚历克斯一家,你知道的事情挺多啊!

不过,我感觉他会加入的,如果他想要成为更强的术士。

邪能,恶魔,虚空能量的研究,没有比我们更好的选择了,你说是吧?。”

绿发女孩笑着露出了牙齿,但她的牙齿和普通人的不太一样,就像是两排锯齿状的切肉刀,和外形秀丽的她完全不搭。

“这种事情,你还是自己决定吧。”

黑影的声音渐渐远去。

女孩笑了一会之后,又看向了克莱因的方向。

“克莱因-亚里克斯!。”

重复了一边克莱因的名字,女孩也从钟楼上跳跃下去,在墙壁上几个折返,便安全的到达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