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丝的语气一滞,心里暗道。

“什么情况?这个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难道我暴露了?他发现了什么?”

莉莉丝继续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看着克莱因说道。

“先生,你就不可以帮我一下吗,我一个人真的提不动。”

她似乎尝试着将箱子拉起来,但始终举不上去。

克莱因站了起来,正当莉莉丝以为克莱因要帮她时,克莱因拍了拍身边的乔。

“哎!乔,别睡了,帮人家一下,我去上个厕所。”

四弟乔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克莱因,又转头看了一眼莉莉丝,然后又把眼睛闭上了。

“别闹,哥,我很困,要睡觉。”

说罢,便重新靠在了座位上。

克莱因见乔居然也不愿意帮忙,只得向莉莉丝摊摊手,做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而这边的莉莉丝已经呆了,这是什么鬼兄弟?

他们难道眼瞎吗?自己长得应该还行吧?这样的一个女人,不应该引发你们的保护欲吗?

这么近距离的机会都不知道去把握,难道他们的取向有问题?

莉莉丝有些不敢置信地呆站在原地,她从来没有想过,靠近克莱因的计划,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按照她原本设想的剧本,不应该是两人在车上邂逅。

攀谈,交流,然后让克莱因对她心生爱慕。

如果克莱因真的有特殊资质,便让他一直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为她做事。

这才是她原本设计的剧本。

莉莉丝真的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很简单的事情,刚开始行动,就出现这么糟糕的情况。

她现在站在原地尴尬得要死。

“美丽的小姐,我可以帮你。”

这个时候,已经有其他座位上的乘客看不下去,主动上来与莉莉丝交谈。

莉莉丝有些无奈,这个时候发脾气的话,那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谢谢您,先生,太麻烦您了。”

“帮助你这样美丽的小姐,是我的荣幸。”

这名男子十分绅士地说道,帮她装好行李,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并留给莉莉丝一张名片。

莉莉丝也没有拒绝,微笑着接过了名片。

不过这个男子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留下名片,就已经足够了。

在这辆车上的人,身份地位都不一般,没有人会去贸然地行动。

即使这名男士对莉莉丝很有好感,行为也不会太过冒昧和失礼。

因为前往皇都的列车,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你无法招惹的人物。

看着周围男士的眼神,莉莉丝觉得自己的魅力应该没出什么问题。

自己没有问题,那就是克莱因的问题了,嗯,他们两兄弟都是奇葩。

莉莉丝平复了一下心情,暗道。

“没关系,莉莉丝,旅途才刚刚开始,你有的是机会。”

……

另一边,克莱因并没有去厕所,也没有回头看莉莉丝,他只是站在两节车厢的中间,默默地听了一会身后的情况。

“这个女人,有古怪。”

克莱因是个还算细心的人,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能立刻反应出自己与前身小动作上的不同。

并且迅速改掉一些不协调的小动作。

前世作为一个资深技术宅,他并不喜欢现实中的社交,网络自有颜如玉,网络自有黄金屋。

现实中他唯唯诺诺,网络上他重拳出击。

平时对于美女之类的,和大多数男人一样,也就是多看两眼。

谁真的会去对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做那些花痴脑残的行为?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

虽然这个绿发的女孩是有些异域风情,摇摆至上的味道,但这根本不足以打动克莱因。

更何况,在自己明确拒绝的情况下,依然要求自己帮忙,这种行为,让克莱因觉得有些不对劲。

周围愿意帮她的人很多,一个漂亮的女孩,被人当众拒绝,怎么也应该有些情绪吧?

但这个女孩似乎完全没有,这不正常。

来到这个世界,克莱因活得小心翼翼的。

这个世界,危险的东西太多,他现在还很弱小,没有任何浪的资本。

受到了火刃教的袭击后,克莱因对自己的生命更加地爱惜。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女人?女朋友?呵呵!

……

原地呆了一会之后,克莱因又默默地回到了座位上。

“刚才不好意思啊,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拒绝归拒绝,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没关系的,已经有人帮我放上去了,嗯,我们年龄差不多,你也是去报考皇立学院的学生吗?”

肢体上的接触没有成功,莉莉丝又换了一种方式。

克莱因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抬着眼睛思考了一会,半晌之后,才回答道:

“不是。”

莉莉丝额头上的青筋猛然一跳,差点就暴起一刀劈过去,教训教训这个混蛋。

但这股怒气,终究还是被她强行压住。

“这个家伙,完全就是在睁着眼说瞎话。”

在行动之前,莉莉丝自然早已经把克莱因三人的背景调查清楚了。

现在她对克莱因这种油盐不进,拒绝交流的态度,又有些无可奈何。

听到克莱因和莉莉丝的对话,就连一旁看书的米拉,都抬起头来,看了两人一眼。

对于制造冷场这种事情,一个资深技术宅实在太擅长了。

这种气氛,正是克莱因想要的,他只想安全地到达皇都而已,不想出什么幺蛾子,也不想去结识什么新朋友。

不过莉莉丝当然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这样啊,我是去报考皇立学院的学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莉莉丝,莉莉丝-安娜。”

“哦!”

哦?然后呢?我都报上姓名了,你不该正式地介绍一下自己吗?你有没有绅士风度?你是不是男人?

莉莉丝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好几根青筋,眉毛也是一跳一跳的。

她低下头去,将自己快要扭曲的表情隐藏起来。

这时,克莱因的声音再度传来。

“不好意思,走神了,你刚才说啥?”

“轰!”

莉莉丝猛然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对克莱因说道。

“失陪一下,我去下洗手间。”

说完,莉莉丝就快步地朝两节车厢的中间走去,走到一半时,克莱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其实你上厕所不用跟我报告的,我们又不熟。”

莉莉丝的身子一阵踉跄,差点摔倒,装作没有听见克莱因的话,继续向前走去。

她现在很想把克莱因的头捏爆,但那不是她想要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