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学院。

克莱因再次登上了一辆马车,车上坐着几个或是沉默不语,或是低声抽泣的人。

看情形也该明白,这些人应该是考核落选了。

克莱因闭着眼睛不说话,他可不会在这种时候自爆吸引仇恨。

一路上,除了一些低声哭泣,就只剩下了马蹄的“哒哒”声。

和来之前的热闹不同,此时的帕罗米亚,格外的安静。

居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民,似乎也知道今天是入学考试的日子,几乎听不到什么喧闹。

许多学生的父母家人,都用期盼的眼神看着皇立学院的方向,期盼着他们的孩子能够成功考上学院。

……

回去的时间稍微久一些,每个人的目的地不同,导致停车的次数有些多,克莱因到站的时候,马车上已经只剩下两个人。

重新来到自己的房间,他发现这间客房已经收拾过了。

旅店里,有工作人员收拾屋子,是很正常的事情,克莱因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不过他没着急走,而是关上门,重新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

如果说来到这个世界后,克莱因学到最多的是什么,那就是谨慎。

而在乔的提醒之后,克莱因的谨慎态度更是达到了最高点。

地心的掀开叠好的第一件衣服,仔细查看起来。

他去皇立学院之前,在这件衣服的内部,叠了一个小小的十字花型褶皱。

这种褶皱,正常叠衣服,是不可能有的,不过此时他再看去,褶皱已经没了。

克莱因的脸色阴沉了两分。

继续将上面的衣服套衣拿开,又掀起了第三件衣服,这件衣服里面,也同样叠了一个十字褶皱。

可结果却如同第一件衣服一样,褶皱没有了。

克莱因不是什么被迫害妄想症患者,这些褶皱,只是外出居住时,一些基本的防备。

就像他前世去旅游住酒店的时候,每次都会用手机查看一下房间里有没有摄像头。

小心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却没想到真的会遇到情况。

如果说,第一件衣服还有被工作人员碰到箱子,导致褶皱消失的可能。

那被压住的第三件衣服,就完全没有任何晃动的理由了。

结论只有一个,自己的行李箱,被人动过。

克莱因没有任何的声张,只是闭上眼睛,静静地调整了一下心态。

乔的话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

【灵魂石这种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乔这么说,很明显他知道些什么,就是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来找灵魂石的。看来,这东西还挺烫手。”

不过即使是这样,克莱因也没有丝毫将灵魂石放弃的打算。

这是一件实打实奇迹级物品,就算不知道其具体的作用,但就这么让克莱因吐出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次睁开眼睛,克莱因已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一副轻松愉快的表情,出现在脸上。

他很庆幸之前把重要的东西都拿走,自己的行李里都是衣物和生活用品,没有任何贵重的物品。

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或者会暴露信息的物品,就只是简单的行李箱。

克莱因丝毫没有怀疑这是小偷做的,小偷不可能那么细心把一得弄的完美无缺,不拿他一针一线。

他没有在这里遗弃行李箱的打算,如果把行李箱遗弃,那只能说明他已经发现了有人在窥视,调查他。

装作若无其事,重新拉起箱子,走下楼去。

来到一楼之后,两名身穿黑色军服的人向他径直走来。

在与克莱因交汇时,其中一人碰了克莱因一下。

“哦,抱歉,我在想事情,没看路,实在不好意思。”

这人非常礼貌的和克莱因道了歉,克莱因也点头示意,没什么。

但转过头去,直觉告诉克莱因,这两个人,就是冲着他来的。

“先是恐怖袭击,然后是死灵法师,灵魂石,现在又来了黑衣军人,身上的麻烦,好像永远不断一样。”

“呵,如果属性版面有幸运值的话,那我的幸运值,恐怕是负的。”

克莱因自嘲的笑了笑。

“黑色的军服?到底是什么部门的?”

泰尔瑞拉的军服都是一个样式,只是不同的部门,颜色有所不同。

常规的士兵军服都是深蓝色,而城市安全部的军服是绿色,将级以上军官的军服,则都是红色或白色。

克莱因之前的记忆里,并没有关于黑色军服的信息。

“算了,还是先回学院再说。”

拉起那只被动过的行李箱,克莱因再次登上了路边的马车。

……

帕罗米夏城市安全局。

在安全局的地下的某个间房里,一群黑衣军服的人集结在这。

“队长,关于克莱因三人的背景信息已经调查完毕。

父亲,艾斯蒙德-亚里克斯,皇立学院的奥术研究教授。

据说是著名的废柴,目前在霍格沃兹进行学术交流。

母亲,凯蒂-亚里克斯,安全部边境卫队驻东境副指挥,据说实力强悍,军衔和您一样,上校。”

刀疤男点了点头。

“哼,东境安全部的人,手再长,也伸不到皇都,克莱因的具体情况呢。”

“暂时没有查到什么可疑的地方。”

“克莱因的所有行李,都已经搜索过了,我还接触了他的身体。

确实只是刚刚入门的奥术法师,并没有压制实力的迹象。”

“好,我知道了。”队长淡淡道。

“继续调查吧,现在是皇立学院的入学季,外来人那么多。”

“皇都附近出现二阶死灵法师,和不知名的职业者,消息如果放出去,会造成不小的骚乱,所以这件事情必须给我查清楚。”

“是!”黑衣人们集体敬礼后,便有序的离开了房间。

等所有黑衣人都离去之后,刀疤男才低沉的自语道。

“赫克托这个废物,一点事都办不好,二阶的死灵法师,在远处偷袭,居然被一群学生给杀了。”

“那么现在,黑色灵魂石,到底在谁手里?”

他松了松领口,压制了一下心里的烦躁,一颗骷髅头纹身,开始在手背上浮现。

这颗骷髅头纹身在黑暗中发出盈盈的微光,尽然渐渐燃起灰蓝色的火焰。

过了一会之后,火焰熄灭,这个骷髅纹身逐渐消失。

刀疤脸男子好像获得了什么信息一样。

在分派任务的信息板上,将克莱因,米拉,乔还有莉莉丝四人画上了圈。

“看来,得用一些皇立学院的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