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莉亚虽然惊恐,但依然非常固执的说道。

“我不会说的,我说了一定会死,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阿加莎微微蹙眉,这种情况,非常麻烦,如果不是无法确定对方有没有防御性的灵魂印记,她早就用噬魂龙吼了。

“那这样,西莉亚,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什么交易?”西莉亚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我可以向你保证一件事情,如果你说出来,我可以放过你的亲生儿子,唐纳德!

而如果你不说,我会把唐纳德抓到你面前,一点一点地把他的身体撕碎,然后变成尸鬼,亲手杀掉你。”

西莉亚退后了一步,她不想死,但她也不想让唐纳德死,那是她真正的儿子,而且是唯一的儿子。

西莉亚的情绪复杂起来,过了一会后,她似乎做出了决定后,情绪反倒冷静了下来。

“我告诉你,但也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

阿加莎笑了起来,伸出三根手指。

“当然,我以龙裔之名起誓。”

西莉亚点了点头,她没有去怀疑阿加莎誓言的真实性,因为那没有必要,她本人没有任何战斗力,无论真假,她都分辨不出来。

她已经想明白了,今天无论如何,阿加莎都不可能再放过她。

此时此刻的她,唯有相信阿加莎,来尽可能地保下唐纳德的命。

“那把钥匙还在世界之巅。”

听了西莉亚的话,阿加莎顿时皱眉。

“还在世界之巅?西莉亚!你在耍我?”

“没有,绝对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无法带走那把钥匙,又在清理龙裔宗族典籍的时候发现了记载,说那把钥匙是没有办法带离世界之巅的。”

“没有办法带离?那现在钥匙还在那?还有远古遗迹呢?”

“我们当时也没有找到龙裔所守护的远古遗迹,如果我们当时找到,肯定不会留下你的。

因为当时你父亲的说法,是只有龙裔配合着钥匙,才能找到远古遗迹的大门,所以我们才留下了你的命。

这也是为什么一直催促你和威廉姆斯家族完婚的原因,只要你生下了孩子,那么孩子也拥有龙裔的血脉。

即使是你不行,或者你叛变了,你的孩子也拥有打开遗迹的资格。”

这一段历史,阿加莎是真的不知道,但现在听来,她能活着,还得感谢自己父亲死前对他们说的那些话,想起这些,阿加莎叹了口气。

“原来,还有这些事情,我能活下来,还真是值得庆幸啊,还有其他没告诉我的事情吗?”

西莉亚的眼神有些惶恐,又带着坚定的说道。

“没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做到你答应的事情,放过唐纳德。”

“好!”

阿加莎的眼神突然变冷,一把抓过西莉亚夫人,四目相对,口中开始一声低吼。

“西莉亚-普洛帝尼-服-亣囖!”

西莉亚的灵魂都开始出窍,但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灵魂突然凝实,瞳孔发黑,当场七孔流血死去。

阿加莎见状,立刻丢下西莉亚的尸体,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

“这可是浊魂之咒,如果碰到了,灵魂必然被污染,你最好检查一下下自己的灵魂,阿加莎同学。”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阿加莎的瞳孔一缩,她先是紧张,然后突然笑了起来。

“克莱因同学,偷听别人说话,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

克莱因手持辉月,缓缓的走进了屋子。

“声音自己钻进我耳朵里的,就像街边两个大妈聊八卦,我路过也会听到啊!”

阿加莎脸色有些难看,两个大妈聊八卦,克莱因的比喻是什么鬼?

“你是怎么进来的?”

克莱因抱着剑,也坐在了沙发上。

“你有没有听过,学霸这个词?”

阿加莎疑惑道。

“学霸?”

“是啊,学霸,魔法学霸,就是那些一般的结界啊,诅咒、灵咒、言咒之类的东西,都能轻而易举地破解,而且还能举一反三的那种。”

“那克莱因你的意思是你就是学霸?我的结界,就是你口中的那种一般的结界,你可以轻而易举的破解,还能举一反三?”

克莱因腼腆的点点头。

“嗯,虽然我也知道要谦虚,要低调,但有时候实在是实力不允许啊!”

阿加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要喝一杯吗?”

“不了,我不喝酒。”

“无趣的法师。”

阿加莎把杯中的红酒喝光,再次看着克莱因,眼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和。

“现在西莉亚已经死了,克莱因,你还要抓我回去吗?”

克莱因这边也握住了剑,刚才他还没有那么绝对,但现在不同了,他绝对要抓住阿加莎。

“不,不是抓你回去,而是抓住你,我对所谓的远古遗迹可是非常感兴趣的。

所以就要劳烦阿加莎同学,带我去见识一下所谓的远古遗迹,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阿加莎的脸色冷下来,如果说她有什么是绝对不能触碰的龙之逆鳞,那么一定是她所有族人保护的那个遗迹了。

“看来必须要和克莱因同学认真地战斗一下了。”

“符斯-洛-达!”

在克莱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龙吼再度发出,瞬间将地下安全屋炸得粉碎,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克莱因也没办法很好地防守。

他刚刚冲出地面,一道寒冰龙吼顿时射了下来,龙吼所过之处皆为寒冰,没过多久,就把这一大片区域全部冻结。

克莱因站在树梢,看着对面的阿加莎。

“如果用威力太大的魔法,我也收不住,可能会直接把你杀死,活捉这种事情,果然要比击杀难很多。”

阿加莎脸色有点奇怪。

“克莱因同学在开玩笑吗?你难道不觉得,现在的我,已经占尽优势了。”

阿加莎直冲克莱因,在半空中她抽出了一把炽热的短刀,转瞬间就来到了克莱因的面前。

短刀连出数刀,但都被克莱因的辉月挡住。

“只要距离够近,你的魔剑突袭就没用了。”

克莱因看着言之凿凿的阿加莎,突然感觉有点搞笑。

“你真是这样想的?”

突然,十几根骨刃从克莱因的背后延伸而出,一道又一道的穿过对方的身体,阿加莎面对这样的能力只能极力的躲避。

“骸骨延伸?”

她一刀砍断数骨刃,向后跳去,可还没等她和克莱因拉开距离,辉月之光的剑尖已经急速突来!眼见躲不开的阿加莎只能用断刀格挡。

“叮!”

剑尖钉在了阿加莎的短刀上,巨大的冲击力让阿加莎闷哼了一声,强烈的冲击力让她忍不住嘴角溢血。

克莱因的这一剑,要比在庄园里的那一剑,威力上要大了数倍。

不仅使用了全部的力道,还在剑身上附带了暗影烈焰,一击之下,阿加莎的短刃已经有了一道裂痕。

她是巫师,同样没有办法靠着斗气保护武器,只能硬抗。

近战有骨刃,进攻防守一体,远程有魔剑突刺,炎爆轰炸,更是让阿加莎有些难以抵挡。

无论是近战还是远程,克莱因都几乎毫无破绽,阿加莎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难缠的敌人。

阿加莎有些心疼地把短刃收了起来,赞叹道。

“克莱因的实力,真的超乎想象的强,原本同阶之中,我还没有遇到过对手。

既然近战和远程都没有办法应付你,那我只能从地形上下手了,虽然这样做很浪费力量!”

阿加莎深吸了一口气,一发炽热的龙吼向地面喷去。

“龙炎!”

地面上已经全是寒冰,两人所站的地方都是树木,树木也是因为没有魔力传导性才没有被冻结。

此时阿加莎的一口龙炎过去,所有的树木都被瞬间烧断。

克莱因没有了树木作为落脚点,只能落在地面上,刚一落地,寒冰之力就朝着他的脚下汇聚,要把他冻结。

克莱因只能伸出6跟骨刃,钉在地面上作为新的落脚点。

不过骨刃也是魔法造物,拥有很强的魔力传导性,要不然也无法眼神暗影烈焰。

寒冰之力很快就顺着骨刃向上蔓延,眼看就要冻结到克莱因的腿时,克莱因只能无奈截断骨刃。

飘在空中的克莱因知道,目前这样落地肯定不行,只能从戒指中掏出自己的秘密武器了!

“看我召唤!”

“吱!吱!”

一股白烟过后,太乙飞猪有些吃力地把克莱因向上拉,画面太美,还好这里没几个人。

对面的阿加莎在看到太乙飞猪之后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强行忍住想笑的冲动感,双手合十。

“开天。”

“轰!”

开天是声波类龙吼,声波一层层的在空气中震荡,克莱因的耳边如同响起了一个炸雷,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抓住太乙飞猪的手。

落在地面之后,寒冰一层层地向他袭来,而在他上方的阿加莎再次深呼吸。

又是一道寒冰吐息,如果再中这种吐息,他也会被困住。

“吗个鸡!龙吼这种能力,真是烦!”

克莱因的双脚猛然喷出火焰,冲击力将他带向天空,巨大的火球在克莱因的手中瞬间出现。

“炎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