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鸯鸯心头一震,脚下的步子停下。

莫鸯鸯这个名字,五年没有人叫了,忽然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这样突兀的响起。

就好像是在平静的水面投掷下一枚炸弹!

炸的莫鸯鸯心里有些颤。

但是,她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径直走到收银台,打开抽屉,拿出32块钱。

走到那个眼眶还泛红,对眼前一幕还有些呆愣的中年人面前:“多谢惠顾,慢走。”

大概是被谢西泽吓过了之后,莫鸯鸯觉得,再糟糕的场面,也比不上在酒店那一刻惊心动魄。

所以,此时表现的分外冷静。

中年男人没接,莫鸯鸯放下钱,收拾碗筷。

年轻男人忽然抓住莫鸯鸯的手腕,“莫鸯鸯……是你吧,你当年……”

莫鸯鸯抬起头,目光冰冷:“这位先生,我这就是个小饭馆,不是医院,真治不了您的病,我不知道您说的是谁,但是我觉得您眼神真的有问题。”

年轻男人长了一张好看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你……”

莫鸯鸯将自己的手腕用力抽出来:“我劝您,现在赶紧叫个120,搞不好,还能赶得及救治,再晚可就赶不及了。”

中年男人赶紧拉住快暴躁的年轻人,“少爷……”

年轻男人气的咬牙切齿:“我不可能认错,你就是莫鸯鸯,呵……真没想到现在落魄成这个鬼样子了,莫诗旋说的还真没错,莫家都已经同意你回去了,你不知感恩,还偷莫家的钱跑出来,原来是躲在这儿呢,像你这种忘恩负义,心肠恶毒的女人,就应该……”

哗啦……

年轻男人被突然泼了一脸水,后面一大堆讽刺的话,全都说不出来了。

莫鸯鸯冷眼看着他:“清醒了吗?醒了就滚蛋。”

在莫鸯鸯的记忆里,真的没有这个人。

不过,他认识莫诗旋,那跟莫家肯定多少有点关系。

凡是跟莫家有关系……

莫鸯鸯都呵呵!

不过她还真不知道,当年出逃后,莫家竟然还给她又背了这么一个恶名,偷钱出逃……

想起莫家那些人,莫鸯鸯真想说一声,真够不要脸的。

当年要不是她跑的快,现在骨头都白了。

水顺着男人的脸,慢慢流下来,他震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他指着莫鸯鸯:“你你你……居然敢泼我,信不信,本少爷拆了你这饭馆,我让你……”

啪……清脆的耳光声非常突兀的响起。

莫鸯鸯甩甩手腕:“好点了吗?有病就去治,千万别耽搁。”

年轻男人捂着自己的脸,嚣张欠揍模样,此时只剩下呆愣,不敢置信……

中年男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捂着胸口,仿佛下一秒就能背过气去。

主要是……他们少爷长这么大,头一次……挨打!

莫鸯鸯不耐烦道:“你应该庆幸,我刚才泼的是水,不是辣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