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西泽的脸近在咫尺,他那么好看,像天上的日月,谁都不能无法同他争辉。

他又那么可怕,冷漠,残忍,偏执……

在莫鸯鸯的心里,留下了深深恐惧。

此刻,他依然笑的风光霁月,似乎眼底没有半点阴霾。

可是……莫鸯鸯就是怕啊,这个人,脸上写的,和心里想的从来都不一样。

莫鸯鸯控制不住自己,她昨晚上还跟自己说不用那么怕谢西泽,可是当人来到跟前,她还是本能的恐惧。

谢西泽和莫鸯鸯离得很近,不管莫鸯鸯如何缩小自己的身体,都没有用。

她几乎是被谢西泽完全抵在墙上,从旁人的角度看去,她是被他圈在怀里的。

哪怕隔着口罩,莫鸯鸯都能闻到谢西泽身上的气息,淡淡的冷香,压迫十足……

后厨不太大,东西摆了不少,通风不太好,温度比外面高。

加上此刻,莫鸯鸯害怕,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汗水,汗水湿透刘海,发丝贴在脸上,加上她那双,盛满了恐惧的眼睛,看起来像是被逼到了绝境无处可逃的羚羊,那双眼……已经快哭了。

谢西泽抬起右手,伸向莫鸯鸯。

她吓得的一撇头闭上眼。

可是下一秒,她感觉到,挡在眼前的刘海被轻轻抚开。

谢西泽的动作很温柔,手指轻轻蹭过她的额头。

莫鸯鸯眼眶里泪水更多,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如果要拆穿她,能不能快点,别折磨她了。

谢西泽的手隔着口罩捏住莫鸯鸯的下巴,将她的头转过来面向他。

“老娘娘这是做什么,只是想问你两个问题而已……”

莫鸯鸯瑟瑟发抖,咬咬牙,用颤抖的声音问:“你……你说……”

听到她的声音,谢西泽低笑,眼底的阴郁散去了一些。

他问:“为什么,你给他做的,和我的不一样?”

莫鸯鸯……

谢西泽脸上的微笑变淡,盯着她的眼睛:“为什么,他的会更好吃?这让我,不太开心!”

莫鸯鸯腿软,想要顺着墙往下滑。

却被谢西泽提前掐住了腰。

莫鸯鸯狠狠抖了一下,他那双看起来像艺术品一样的手,也……忒有劲儿了吧?

腰,快断了!

呜呜……

谢西泽低眉看一眼莫鸯鸯的腰肢,琥珀色的眸子暗了一些:“老板娘……你不觉得,该解释一下吗?”

莫鸯鸯摇头,不敢再说话。

“为什么不说话?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