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张着口,血,从他的口腔,鼻子里涌出来。

他瞳孔开始放大,五官因为疼痛而扭曲。

他想起出门前的那一杯酒。

“她说,她说…………等我回去的……”

男人说出这话的时候,眼角有一滴泪滚落下去。

他其实已经相信了,辣条说的话。

她算好时间,让他喝下毒药,她以为等他杀了吉庆,正好毒性发作!

可她却没有料到,那个孩子没有死!

此时,他望向辣条,孩子清澈的眼眸,那么干净,就像是书本上的天使!

他张口,想说……我相信你了,但是,却毒药发作的太快,他已经发不出声音来。

辣条淡淡道:“你的爱情在她眼中一文不值,你已是将死之躯,何必再执着一个,只讲你当做踏脚石的女人,她束缚了你的生前20多年,难道死后,你还想被禁锢?”

“她……她……她是……”男人努力想说出最后一句话,可是,一张口,血就从喉咙里喷出来,他的气息越来越微弱。

他拼尽最后一点力气,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东西。

他想举起来给辣条,但是刚刚抬起一点,就变垂落下去。

他闭上眼睛,彻底没有了呼吸!

辣条伸出手,放在他的额头上,道:“孩子,舍弃你的血肉之躯,去洗脱你灵魂的罪恶,飞向圣洁的天国!”

吉庆以为,辣条是在超度男人的亡灵,捂着肩膀跪下!

辣条从男人的手中,捡起一张房卡!

他的脸色并不怎么么好!

那个女人太狡猾了,竟然连自己手中这么锋利的刀都舍得丢弃!

她准备的这么周全,就算现在去酒店,估计也不一定能找到什么!

辣条转头道:“送你去医院!”

吉庆摇头:“我没事!”

辣条伸出手,拍拍他肩膀:“你的生命现在不属于自己,以后,我还有许多事需要你”

吉庆大概失血有点多,一激动有点上头,砰的摔下去晕倒了。

辣条叹口气,摸出他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到老城印刷厂来接我,给我带点吃的,我饿了!”

-

十几分钟后,谢西泽和莫鸯鸯第一个冲进来,后面紧跟着拿着枪的警察。

莫鸯鸯一把抱住辣条,哭着问:“宝宝你怎么样,啊,身上有没有受伤?他们有没有打你?”

辣条伸出小手拍拍她:“我没事妈妈,让你担心了!”

他指着昏迷中的吉庆道:“这个叔叔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真就见不到你了!”

他还对警察说:“你们快把他送去治疗吧。”

现场的三个人,一死一伤,只有孩子没事。

众人都以为,经历这种事,孩子都要吓傻了,没想到辣条还条理清晰的告诉他们。

“死的那个叔叔,他是中毒死的,死之前他说是个阿姨,让他来杀我的,但他还没说是谁,就死了!”

“喏,这是他最后给我的房卡,你们快去查吧!”

警方被安排的一愣一愣的!

谢西泽弯下腰,大手放在辣条头顶:“臭小子,不亏是我儿子!”

辣条:“您家老太太都要拉我去做亲子鉴定了,我可当不起您儿子!”

还没从劫后余生中缓过来的莫鸯鸯一听这话,吼道:“谢西泽,你给我解释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