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茜:“谢大少这话从何说起?如果我知道,还会这样问吗?”

她扭头问莫诗旋:“诗旋,你告诉我,他说的是真的吗?”

过了一会,莫诗旋木讷的点头:“对,我算计他!”

谢风眠呵呵一声,“看,这就是莫夫人教出来的好女儿!”

罗茜没有说话,她低下头,肩膀在颤抖,她握紧手,忽然转头一巴掌抽向莫诗旋。

莫诗旋被打的向旁边倒下。

罗茜厉声呵斥:“跪下!”

这一波操作让谢风眠吓了一跳。

莫诗旋仿佛没有自己意识,倒地后爬起来,跪下。

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厅,在人来人往的电梯口,就这么跪下,仿佛没有尊严,没有灵魂。

“谢大少爷,觉得这样够了吗?”罗茜转过头,红着眼眶,那隐忍,无奈,绝望,还有不舍:“如果不够,我这个做母亲的,亲自代替他向谢大少爷赔罪,可以吗?”

谢风眠张张口……

本来是他占理的,怎么忽然搞得,好像是他在欺负人。

谢北召在一旁冷眼看着,也不帮儿子。

罗茜哭着道:“是,我女儿也许真的做错了,但是……她已经受到惩罚了,你看看她现在,她现在……”

说着说着罗茜便似乎心痛的说不出后面的话。

她努力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为我女儿做的事羞愧,但,我同样是个母亲,我自己的孩子,我也心疼,我会好好教育她的,我替她向谢大少道歉……对不起。”

罗茜弯下腰,娇弱纤细的身躯玩下,依旧透着说不出的柔美。

谢风眠傻眼了,靠,靠……搞什么呀,怎么说的好像是他得理不饶人,仗势欺人一样。

谢风眠扭头看向他爹。

谢北召冷冷瞥他一眼,暗暗摇头,他这儿子啊,从小被保护太好了。

他冷漠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希望,莫夫人,不但要好好教育孩子,有时间也提高一下自身修养。”

罗茜身体颤了一下:“您……是在羞辱我妈?”

谢北召依然是一副扑克脸:“孩子年轻,很多事看不透,不知道人有千面,但是……你我也是几十岁的人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

罗茜咬紧牙。

谢北召:“戏,是好戏,可演的太过了,就成笑话了。”

他瞥一眼傻儿子:“风眠,还不走。”

“哦……”

谢风眠赶紧跟上!

他赶紧问:“爸,你刚才什么意思?”

谢北召:“你那点微末道行,怎么比得过别人千年修行,跟你小堂弟好好学学!”

“不是……我怎么学啊,辣条那可是我五叔的儿子,除非,我重新投胎,投进我小五婶的肚子里……”

谢北召怒喝:“你给我闭嘴!”

两人的谈话声远去。

罗茜紧紧握紧手包,脸上的肌肉在抽动!

走进房间,关上门。

罗茜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扭曲起来,一把抓过莫诗旋,接连抽了好几个巴掌。

“废物,蠢货,我的脸全让你给我丢尽了……”

一把将被她打的唇角破裂出血的莫诗旋推开,咬牙道:“我现在可真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