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谢风眠喷了一口,然后捂着胸口咳嗽起来!

他被呛到了!

莫鸯鸯猛地扭过头:“你有意见?”

谢风眠咳的惊天动地,根本就没工夫说话,他一直摇头。

他怎么敢有意见啊。

但是,这也……太快了吧?

不止谢风眠,其实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谢西泽怔忡片刻,唇角上扬。

今天的惊喜实在是……来的有点多!

但是……他开心。

今天这一天来的开心,似乎能比过去所有的时间加起来都多。

他想起前些天莫鸯鸯说:你看不出来我想宠你吗?

现在,他的确是感受到了她在宠着他!

谢西泽脸上挂着微笑,“你说的对。”

蓝冬至结结实实打个哆嗦,扭头问小楚:“小楚,你撑了吗?”

小楚咬着一片牛肉,抬头有些迷茫的看着蓝冬至。

蓝冬至:“没觉得你这碗里狗粮堆的已经比天高了,你不觉得撑啊?”

小楚眨眨眼明白过来,冲着蓝冬至露出个大大的笑容。

蓝冬至笑笑:“真是个傻小子……”

小楚,总是让蓝冬至想起她死去很多年的弟弟,笑容都是那个干净温暖。

辣条哼了一声,脸上更不高兴,心里也觉得失落。

虽然,他最初的打算,就是撮合父母感情,让便宜爹以后能好好保护妈妈。

可是……

眼瞅着妈妈真的飞奔着,冲着便宜爹跑去了。

辣条却又觉得心里算算的。

谢北召夹起鸡蛋送到辣条嘴边:“多吃点,不然长不高。”

辣条气鼓鼓道:“长高了又能怎么样,跟您儿子一样吗?有个子没脑子有什么用?”

谢风眠……

这又管我什么事?

这一顿饭吃的还是很热闹的。

莫鸯鸯做了不少面条,谢风眠一口气吃了三碗。

就连晚餐向来非常自律的谢北召,都忍不住吃了第二碗。

一万热汤面下肚子,是在这个冬季,最自己最好的慰藉!

谢北召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儿子会对莫鸯鸯的手艺这么的念念不忘。

她做出出来的东西,不只是味觉上的好吃,而是它的味道,能勾起内心某处最隐秘的共鸣。

似乎带着治愈的魔性,不管心头有多么严重的伤。

最后,都能慢慢愈合!

-

吃过饭,最后收拾碗筷,洗涮的时候,蓝冬至没让莫鸯鸯再下手,她和小楚,两人去收拾后厨!

谢风眠鼓足了勇气,走到她身边,道:“对不起,那天,我真的不该对你动手的,五婶说的对……你不喜欢我是对的,我,的确是有很多缺点,可笑的是,我以前从来没发现!”

蓝冬至没有抬头,带着手套,熟练的刷着碗筷。

她都没抬头:“你也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当初我的确撩你了,而且,动机不纯,挨了你一巴掌,也是我活该。”

谢风眠高大的个子落寞的站在蓝冬至身边,“不……就算当初你不撩我,我……还是喜欢你,我们……”

蓝冬至知道他想说什么,打断他的话:“没可能的,就算没有任何人我们也不可能!”

她不适合谢风眠,她不适合任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