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鸯鸯转头看一眼蓝冬至!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莫鸯鸯摇晃一下锅铲:“这点钱啊……”

话没说完,楚家保镖就道:“这只是定金,如果我们小少爷今天能吃的满意,那尾款是这些的十倍!”

莫鸯鸯(⊙o⊙)哦!!!

十倍!

蓝冬至低声跟莫鸯鸯说:“既然有傻B送钱上门,我们为什么不要,正好乐得轻松!”

莫鸯鸯点头:“行,今天老娘要是不让你家那个少爷吃的扶着墙出去,我这店就不开了。”

她手中锅铲一挥:“开工。”

楚家保镖喊道:“等等,我们少爷的菜单……”

蓝冬至皮笑肉不笑道:“抱歉,跟你家小少爷说,我们店,不让点菜,我们老板娘做什么,他吃什么!”

她瞥一眼门外的车,笑的狂妄:“他要不满意,别来啊!”

楚家保镖……

沉默了两秒,转身出去报告了。

过了几分钟回来:“快做吧,我们少爷,饿了!”

蓝冬至冲小楚老张老赵他们勾勾手,大家一起上前将一袋一袋的钱全拎起来。

蓝冬至露出一个很敷衍的假笑:“客人稍等!”

-

车里,开车的保镖道:“少爷,要是吃的不顺心了,等会儿,我去把他们店给砸了。”

楚轻言呵呵一声:“砸了谢五他老婆的店,你倒是有胆子啊。”

保镖:“……”

楚轻言手中把玩着镶钻的打火机,啪,按了一下火苗窜起。

“小爷今天要是吃的不顺心,连他老婆一块掳了!”

保镖忍不住想说……老大你厉害!

-

半个小时过去,蓝冬至端着四个菜出来。

正要放下被保镖阻止。

他们抖开自带的白色餐布铺在桌子上。

蓝冬至翻个表演,将菜放下。

保镖:“麻烦冬至小姐请我们少爷前来用餐。”

蓝冬至嗤笑一声:“爱吃不吃,饿死活该。”

保镖嘴角抽了一下:“我们少爷好歹是店里的客人,请客人吃饭,这不是你们店员的基础服务吗?”

蓝冬至抖了一下围裙:“我们店就没这规矩,爱来不来,我可不是他亲妈,还追着他喂饭。”

保镖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女人,真的是,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就没见过比她还能让人抓狂的女人。

不过也怪不得,要不是这样,他们少爷哪里能睡了一次,就想着!

平常少爷那么厌恶女人,可这次,却一改常态,恨不得跟宫家斗个两败俱伤也不放手。

这可不只是斗气。

保镖放软态度:“冬至小姐,小太子的脾气您也知道的,拜托您了,请您……去请一下吧,不然……小太子一直饿着肚子!”

蓝冬至依然不妥协:“那就让他饿去呗,管我什么事,我又不饿。”

蓝冬至转身就要走。

保镖赶紧追上去:“冬至小姐,您……您也体恤一下我们,我们也不好做啊……”

蓝冬至勾起唇角:“你看我像圣母吗?”

保镖……

蓝冬至抬起下巴:“他就算是打死你,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