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冬至的身体摇摇欲坠,仿佛随时能掉下去,看起来极度的危险。

外面的冷风吹过来,掀起窗帘,吹乱蓝冬至头发,她的身体仿佛一下子就能被吹倒,此时,任谁看见都心惊肉跳!

宫沉夜的瞳孔猛地收缩:“蓝冬至,你做什么,你给我下来。”

蓝冬至转头对上宫沉夜的眼睛,她苍白的脸上,带着苦笑:“孩子竟然留下了,真遗憾对吗?”

宫沉夜径直往前走,他双手握紧,黑色的眼眸愈发的漆黑,灰色的眸子颜色近黑,“我说过,除非我同意,否则谁都别想让他离开,我命令你,现在,马上下来!”

蓝冬至冷笑一声:“宫沉夜,你是不是觉得,这样能更好的折磨我?”

她转个身坐在窗台上,面对宫沉夜,身子只需要向后一仰,就能掉下去。

她身上是宽大的病人服,看起来,依然纤细,看不出她已经怀孕。

“如果你真的讨厌我……那我从这跳下去好了,一了百了,反正,我也活腻了,你不知道,我觉得如果没有跟鸯鸯他们在一起,活着……真的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了!”

蓝冬至的话让宫沉夜的心里点了一把火,他阴鸷道:“对,我就是要折磨你,待在我身边很痛苦是吗,那我是要看你痛苦……你越是想离开,我就越要你留下来,蓝冬至你想死,也要我允许你才能死,马上下来。”

蓝冬至仿佛没听见他的话,抬手摸了一下肚子,道:“很快就要四个月了,医生说,快有胎动了,宫沉夜,你说,你留下他做什么?跟你一样当私生子吗?私生子的痛苦,你比谁都了解……”

蓝冬至抬起头,双目灰暗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生存的希望。

她道:“我是他妈妈,我为他做不了什么,就算是生出来,我也不可能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他的出生就是来受罪的,身为一个母亲能为他做的,就是……不要来到这个世上。”

宫沉夜怒吼:“蓝冬至,你现在,马上下来,如果你敢跳下去,我马上就让你那个闺蜜下去陪你。”

蓝冬至没有动,她扬起唇角:“如果你能做到,那你就去啊!”

“宫沉夜,我觉得,我们之间不论生死,都不要再见了!”

蓝冬至唇角扬起,笑容里竟带着一丝解脱的愉悦。

话音落下,她看着宫沉夜的眼睛,眼底带着决绝,身子向后倒下去。

她是真的想死,没有半点的犹豫。

宫沉夜怒喊一声:“蓝冬至……”

他飞快冲到窗前,在生死一瞬,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蓝冬至的一直脚腕!

蓝冬至的头向下垂着,后背贴着外墙,冰冷刺骨。

清晨的风冷的让人心寒,吹在人脸上,跟刀子一样,一刀刀的刮着。

血液快速流向大脑,蓝冬至已经感觉到了晕眩。

她道:“宫沉夜放开我吧,我死了……对你,对孩子,对我,都好!”

她的声音在风中,显得格外的飘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