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当时已经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

不过这个时候,谢风眠也没有为这个辩解。

老太太担忧的一直给辣条用凉毛巾擦拭额头,她道:“不用了,我来照顾就好!”

顾扉担心老太太,老伴儿才走没多久,现在,女儿和准女婿都接连出了事,孙子还发高烧,老人家可千万别撑不住。

顾扉给老太太端来一杯热水:“您先喝口水,辣条没事的,就是普通的感冒来的急了点,烧很快就会推下去的。”

老太太点头:“我知道,这点小病,在你们这儿,很快就好的。”

顾扉想再安慰老太太几句,可是见她面色平静,除了对孙子的担忧,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愁苦。

他也没有再过多的安慰。

这老太太一生经历的多了,越是在关键时刻,越是能镇定下来,稳住场面。

——

天亮,雪停了。

辣条醒过来,他看见一直守在床边的几个人,抬起小手摸摸自己的额头:“我发烧好了吧!”

他的喉咙里很干,声音哑哑的!

众人听到声音,全都醒来。

谢风眠赶紧伸手摸了摸辣条的额头,果然已经恢复正常温度。

他道:“现在已经退了,但是小孩子发烧,很容易反复,所以得观察!”

老太太松口气:“总算是退烧了!”

辣条看着老太太心中很是愧疚,“奶奶让你担心了。”

老太太微笑:“只要你没事,就好,你还跟奶奶客气什么?”

顾扉起身给辣条重新测量了一下温度,36度8,正常温度!

顾扉摸摸辣条的头:“等会吃过饭,再吃一次药!”

辣条点头:“好的,谢谢你们了!”

江念城起身:“我去弄早饭。”

辣条看向谢风眠:“哦,等吃过早饭,陪我去看看我妈妈!”

谢风眠:“不是……我刚刚不是说了要观察观察……”

辣条认真道:“观察也不耽误我看我妈啊!”

老太太给辣条端来一杯温水,喂他喝了两口:“你现在,最好不要吹风。”

辣条眼巴巴望着老太太:“那我裹严实点,我尽量不吹风就好了。奶奶,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都一夜没见我妈妈了!”

老太太心头一酸,揉揉辣条软软的头发:“那好……你就去吧。”

谢风眠惊讶的看着老太太,他还指望着老太太能劝说辣条不要去。

没想到,老太太竟然同意了。

她不是最紧张自己孙子的吗?

老太太当然是紧张辣条,可她也关心莫鸯鸯。

就算是强制性的不让辣条出去,把他关在这里,依他的聪明,他照样有办法出去。

关是关不住的。

与其让他自己跑出去,倒不如让人陪着他,还能照顾他。

老太太凡事都看的通透。

谢风眠道:“老太太,他发烧刚好,不……不太好吧……”

老太太微笑:“只是感冒,没大碍的,鸯鸯的事情,更重要,再说,就算不让他去,他自己也总有办法跑去的,倒不如你带着他过去。”

辣条点头:“还是奶奶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