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淡淡道:“看来,你还真是准备让他们做私生子啊,既然你这么愿意,自己的孩子跟你一样受罪,那我也没什么说的!”

“哦,忘了通知你,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龙凤胎,恭喜你了沉夜少爷!”

蓝冬至尾音带着笑意。

宫沉夜在电话那头,站在窗前,看着下面林立的高楼。

他握着手机的手,骨节在泛白。

一男……一女……

他心里仿佛有一块小小的地方开始变得些柔软。

但是下一秒蓝冬至的声音幽幽传来,瞬间将他的那一点柔软击碎。

她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这两个孩子,生下来之后,又能活到几岁!”

宫家的孩子,就算是生下来又怎么样?能不能活到成年,还不知道!

就算是活到成年,能不能顺利的活到自然死亡,也是未知。

宫家就是一个丛林,要活下去,就要比别人凶悍,比别人残忍,否则就只能死。

没有人会保护你,能保护你的,只有自己!

宫沉夜的手微微颤了一下!

他面无表情道:“这个世界从来都是物竞天择,活不活的下去,要看他们自己。”

蓝冬至嗤笑一声:“随你吧,反正……他们是你的孩子,你想看他们生还是死,都是你的事。”

敲门声响起,宫沉夜道:“你好好休息吧。”

随后便切断了电话!

他道:“进!”

宫沉夜的下属推门进去,道:“夜少,宫总来了。”

宫沉夜:“知道了。”

-

几分钟后,宫沉夜的办公室进来一人。

年逾四十,一米八的身高,背脊挺的很直,双眸有神,一身黑色中山装,手腕上缠着一串108颗的金刚菩提,下坠了一块儿莹润的羊脂白玉,成色极好,似乎泛着油光,一看就是时长被把玩。

如果不知道他是谁的外人,乍一看,估计都会觉得这是一个身上带着一些儒雅的学者。

可惜了,他跟学者完全不沾边。

他是宫莫南。

宫家现任家主!

手腕铁血残暴,淡然对他有点了解的人,听到他的名字,都觉得心惊。

宫莫南五官硬挺,他径直走进宫沉夜的办公室,抬手让跟着他的保镖退出去!

宫沉夜面色平静起身:“父亲!”

宫沉夜在沙发上坐下,父子二人之间没有任何寒暄,他直接开门见山问:“你四前天去了津川。”

宫沉夜自己坐下,“嗯!”

宫莫南:“去干什么了。”

宫沉夜淡淡道:“津川最近冒出来一个新型毒品,您总该知道,对方联系上了我,我便去看了看。”

去津川,宫沉夜是隐藏了行踪的,可是……竟然还是被宫莫南知道了。

宫沉夜垂眸,眼底一片阴鸷。

宫沉夜把玩着手中的菩提珠,“怎么样?”

他仔细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从来没有花费过什么心神的儿子。

宫沉夜缓缓道:“纯度极高,比市面上所有的毒品纯度都要高,吸食一次可成瘾,永远无法戒除,有强烈的致幻性,对大脑神经的破坏也非常大,的确难得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