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一会儿,周芳才道:“这……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她很快意识到,这话似乎不太对,赶紧改口:“不是,我的意思是,一直没听说,谢五爷成家,没想到……您这么低调就完成了这么大事,看到您我真是太羡慕了,我家周幽要是能有您一半的,我们全家也就不那么操心了。”

辣条在一旁看着想笑。

这周家的人来此的目的,怕是也不那么单纯。

瞅瞅他们来的那一群人中,除了周幽的三个姐姐,还有姐夫之外,可是跟着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

自从谢西泽推着莫鸯鸯出来,她们的眼光,可就全都放在了他身上。

这意思显然很是明显了。

周家来,除了是要接回周幽之外,还希望,顺便能拉一门亲事。

可惜了,目的落空了。

方才很会说话的那个女孩子,特地问:“谢夫人,这是……脚受伤了吗?我父亲认识一位特别厉害的中医,各种疑难杂症都是药到病除,希望能帮到谢夫人。”

这话说的,乍一听倒是没什么问题。

可是你品一下,就知道不对劲了。

各种疑难杂症?这不是暗说,莫鸯鸯得了什么重病?

谢西泽面色极其的难看:“不牢费心!我自己会给我夫人医治。”

辣条仰着天真的小脸,讽刺道:“阿姨你口口声声说仰慕我爸爸,怎么连我爸爸是干嘛的都忘记了?再说,就算是我爸爸医术不怎么好,这实验室里,还有好几个医术特别好的叔叔呢,您这话,是不是显得您太无知了?还是……您刚才那话,就是随便说说?”

辣条也没有装嫩,更没有故作可爱,这话说的,可谓是相当的犀利了。

不过,辣条说的还算是文艺一些,这话要是翻译一下,就是:你是不是傻?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方才还显得非常会说话,看着很激灵的女孩儿,顿时就像是被卡住了脖子,一时间被堵的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无论她怎么解释,似乎……都无法园她方才说的那话。

女孩子下意识的看向周月,向她求救。

她是周月姑大姑妈家的女儿,往日跟周月关系还不错。

这次便被周月带了过来,他们周家带过来三个都跟周家关系亲近的女孩子,就是奔着广撒网来的,他们心想着,不管谢西泽看上哪个,反正都是他们周家的亲戚,将来对他们自然是有好处的。

谁想到,来了之后,晴天霹雳啊。

人家……有老婆有孩子了。

周家不在夏城,他们跟夏城,跟津川,都隔着距离,相对来说,消息自然没有那么的灵通。

也就造成了这样的乌龙。

周月这个时候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只是干巴巴的笑道:“谢博士,谢夫人抱歉抱歉了,这孩子其实就是太关心谢夫人了,一时间没想的那么多!”

周芳皱眉,忍不住暗暗瞪了一眼自己妹妹,还有大姑妈家的女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