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这个侄女,周芳是本来就很是不喜,仗着有点小聪明,就自作聪明,一肚子的算计,若是高明一点也就罢了,偏偏有时候还愚蠢的要死,却不自知,总以为自己很厉害。

这样愚蠢的人,周芳是从来都不会去粘连。

免得将来有一天连累自己!

周月被怼的窝火,但是,又不好发泄。

只好扭头对一脸委屈的侄女呵斥:“整天咋咋呼呼,不会说话,就不能闭嘴?”

“表姑,我……这不是也想帮帮您吗?总不能什么事,都让大表姑占了便宜啊……”

周月呵斥:“呵,帮我?你什么心思我会不知道,把你那点小聪明都给我收起来,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她侄女,委屈的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她们在谢西泽面前遭挫,这些,周幽都看在眼里,冷眼旁观,带着讽刺的冷笑。

他家里的人,这算盘打的还挺好。

为了巴结上,谢西泽,真是什么脸面都不要了,带来了三个女人,跟过去,往宫中送秀女似得、

看样子,周家近年来的处境并不太好。

如果不是这样,不至于会这样连脸面都不要了。

当然,这跟周幽无关,他并不管这些。

周幽的三姐叹口气,道:“小幽回去吧,爷爷身体不好,你……听话点,回家后,多陪陪他!”

周幽的三姐周婷,平常比较胆小,性格略懦弱一点,

同时,也是过去,对周幽相对来说,比较好的一个姐姐。

周幽离开家的时候,周婷还没结婚,现在,孩子都两个了,一儿一女。

周幽扫过周婷,带着愁容的脸。

按理说,一儿一女,这么好的事,不应该会愁云密布。

周婷今年,也不过三十三岁,年纪不大,可是眉心却已经有了浅浅的川字纹,法令纹也重,看起来,倒是比真实年龄还要略老一些。

这说明,她平日发愁的事很多,开心的事很少。

周幽扫过带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的三姐夫。

对方很是冷淡,对一切都不关心,他来,似乎也就是打个酱油。

周幽心中可以断定,周婷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

他们夫妻的感情,想来不好。

周幽直接问周婷:“爷爷是不是快不行了。”

周婷连忙说:“你快别瞎说了……你怎么能说这话?”

周幽淡淡道:“我只是说出了实话,就算你现在不说,回家之后,我自然也就知道了。”

“爷爷得了肺癌,晚期。”

说话的人是周幽的三姐夫。

周幽挑眉:“所以,爷爷情况不好,父亲对公司的管理不利,周家的状况不太好对吗?”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周幽,周婷震惊问:““你……你怎么知道?”

周幽:“看你们表情就知道了,不是要回去吗,走吧。”

走出研究所,周幽准备上车,却被周月叫住,她直接问:“周幽,谢西泽的老婆孩子是什么时候有的?”

周幽讥笑,看来是还没有彻底死心啊。

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