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啊,元旦啊,但凡是情侣,这天不都是要一起过的?

他竟然说要送她回家?

哈哈,回家!

郑蔷薇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生气,还是该被气笑,“今天?你……送我回家?”

宫沉夜:“今天怎么了?”

郑蔷薇……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的表情,仿佛对他来说,什么都没有在他的心中能留下什么特殊的地位,什么都不重要。

郑蔷薇指着远处一起手拉手走过去的情侣,道:“你看看,人家的情侣,你看看……你不觉得我们两个根本不像情侣吗?”

宫沉夜:“刚刚吃过晚饭了。”

郑蔷薇气的肺管子疼……

吃过晚饭,就行了?

情侣之间难道就不应该再做更多,更亲密的事吗?情侣之间,难道就是在过节的时候,吃顿晚饭,然后……就这样没了?

可是,宫沉夜还有更绝的,他道:“你若不想我送你回去,我让别人送你。”

他眉目是冰冷的,他那眸色深浅不一的双眼,是没有感情的,他那张妖孽可祸乱众生的脸,没有半点波澜,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让人喜欢。

郑蔷薇胸口疼。

她道:“今晚,其实还有昨晚上跨年……尤其是昨晚上,几乎所有的情侣都是要一起度过的,但是……我们呢,我们只是吃一顿晚饭,然后什么都没了,宫沉夜,身为一个女人,我都觉得我这样说很丢人,我对你是没有半点吸引力吗?所以你连跟我过夜的心思都没有,你甚至……连我的手都没有牵过……”

宫沉夜皱眉。

他道:“你大概是喝的有点多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郑蔷薇气的咬牙:“你看看你,总是这样,我真不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喜欢你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你是的直男,不懂浪漫,还是……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

宫沉夜没说话。

郑蔷薇继续道:“宫沉夜,其实,我一直在怀疑……”

宫沉夜:“怀疑什么?”

“你到底喜欢我吗?”

宫沉夜淡道:“你这之前问过这个问题了!”

郑蔷薇点头:“是,我问过了,可是我心中的疑惑并没有打消,我总觉得,你的心,已经给别人了,你有喜欢的女人……”

宫沉夜:“你想太多了。”

郑蔷薇委屈的红了眼眶:“我没有,因为我们根本就不是那些正常的情侣,情侣之间,会像我们这样吗?不,不是像我们,是没有一个男朋友,像你这样……你连最基本的敷衍都没有,你眼里没有我。”

没错,她觉得自己终于找到症结所在了。

宫沉夜的眼睛里,从来没有她。

就连对视的时候,她的眼睛里,也没有她,她感觉不到他的感情。

宫沉夜冷冷道:“那你想怎么样呢?”

他抬起手,看一眼手腕上的表:“我等会儿,还有事要,你如果想发泄,想胡闹……留到明天……或者,你准备分手。”

郑蔷薇嘴唇颤抖,宫沉夜竟然说可以分手。

他那么的云淡风轻,他根本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