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鸯鸯:”哼,小气……“

几分钟过去,莫鸯鸯都感觉到困意了,忽然……

”喂,五叔,你干嘛,你手……“莫鸯鸯转个身,伸手当着谢西泽。

谢西泽压过来:”我在实现我的愿望啊。“

莫鸯鸯……

“五叔,你真的很赖皮你知道吗?”

“知道啊……”

“明天还要早起呢,你把你的手收回去。”

“我早起就行了,你可以多睡一会儿。”

半晌之后,莫鸯鸯脸埋在枕头里不肯出来。

“鸯鸯……”

“我想踹你下去。”

“哦……那就是还有力气。”

莫鸯鸯牙齿咬的咯咯响。

……

凌晨过后的谢家在热闹之后,格外平静。

谁都没有注意到,小楚房间的门缓缓打开,他慢慢走出来……

小楚走路宛若幽灵,没有任何的声音,就连衣服的摩擦声都没有。

如果莫鸯鸯他们此时是清醒的,看见这个时候的小楚,就会发觉,这是完全两个不一样的小楚!

那个小楚仿佛是清晨最耀眼的朝阳。

可是……

现在这个小楚,却仿佛从地狱深渊中出来的恶灵,整个人都仿佛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他在辣条的门外站了一会儿,进去。

没过多大会儿,他拎着一个手提袋出来,里面不知装了什么东西,看起来沉甸甸的。

小楚宛若一道黑暗中的影子,从谢家离开。

谢家守夜的保镖,有一个皱眉,环顾四周,什么都没发现,他挠挠头:“我怎么感觉方才,好像有人……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

另一个道:“没有吧?但是,我就觉得,方才后背好像凉了一下……可能是风。”

“可能是……”

“要不是风,我们不可能发现不了,一个大活人想从我们面前过去,基本上不可能的。”

“倒也是。”

……

小楚拎着沉甸甸的手提袋,徒步走了好久,来到了河边。

大过年的,现在这个点,街上根本没有人,他就仿佛是一个晃荡在城市中的幽灵。

河边站着一个人影,还是那天在超市里穿的衣服。

白色的羽绒服,白色的连帽卫衣,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

小楚悄无声息的靠近,距离他还剩下三四米的时候,他忽然转过身,看到小楚,眼睛从小楚的脸上落到他手上,笑道:“带来了?”

小楚没说话,而是缓缓走到了他面前。

白衣服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让我失望的,你还是会选择我,这是谁的人头?”

小楚没回答,直接丢了过去。

似乎在说:“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白衣服接过手提袋,“等我们回去之后,你的嗓子,老师肯定有办法,把你的嗓子治好,你之前就是太蠢了,竟然会跑去救他们,为什么要救他们,那个女人,就应该死在大火中……她死了,我们全都省心了……”

小楚没说话,面色很是平静,眼神有些空洞,似乎在跑神。

这个时候的河面上有些薄雾,两人站在河边,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