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西泽笑道:“为什么算了?觉得幼稚?可是……就算是大人,也是需要玩具的啊?你才四岁,就算过了生日,也才……5岁,我小的时候,都没你这么老成。”

辣条皱眉道:“那是因为我们从小生活的环境就不一样,我没有天真的资格……”

谢西泽脸上的微笑,渐渐散去。

他道:“对不起……”

辣条叹口气,他趴在车窗上,凉风将他的小脸吹的通红,仿佛也将心头的郁结也吹散了。

他笑了,道:“算了,我其实真的恨过你,很讨厌,甚至想过……你死了也挺好的,不过……现在想想,其实,你也没什么错,当年的事,你也挺无辜的,你又不知道我妈妈怀孕了,也不知道,她有了我……你没什么错,只是,不知道罢了。”

“所以,我原谅你了。”

这些话,是辣条上辈子没有来得及对谢西泽说出口的话。

大概,自谢西泽死去之后,他心中,就在后悔。

后悔,为什么,没有说一句,我原谅你了……

毕竟,是自己的父亲,他说带,也并没有做错什么。

他又不是那些抛妻弃子的渣男!

如今,人生能重新再来一次,辣条心里的怨恨,也都放下了。

他想,也许,这一次重生,并不只是要保护妈妈,还有……就是原谅,是释怀……

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一次,重新对话,重新认识。

辣条说完这些之后,心头感觉轻松了很多。

本来吧,他还以为,这些话,很难说出来的。

没想到……还挺轻松的。

果然,放下怨恨,放下偏见,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谢西泽听到辣条说这番话,感觉眼睛有些酸涩。

他认真道:“谢谢你。”

辣条哼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很快,来到了实验室。

辣条站在实验室外,透过透明的玻璃墙,看到里面的工作间,惊讶道:“这里的实验室,这么大啊?再往楼上也是?”

谢西泽点头:“这是国内最大的实验室,你要见江念城他们吗?”

昨天,顾扉江念城,他们一早就出发,回到了夏城,比他们回来的还要早。

辣条点头:“好啊。”

……

医院里,郑一楠已经做了检查,医生说并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是收到了强烈的刺激,意识悲愤交加,情绪过于激动,就昏倒了,而郑一楠本人,并没有什么隐疾,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休息一下就好。

但是,以后还是要多少注意一下,因为她的心脏,有点小毛病。

蒋淑贞和王锦听到医生给出的结果,同时松口气。

医生走后,王锦一屁股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她拍拍胸口道:“还好,还好……幸好没有出大事,不然,真的要好累……”

蒋淑贞捏着检查单子道:“她没事,大家都能放心了,我去给家里打个电话,让爸妈别太担心了。”

王锦点头:“是应该赶紧给爸妈打电话……”

蒋淑贞拿出手机,拨了家里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