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诗旋赶紧说:“妈,您先别生气,您现在身体刚刚好转……一定要保重身体才是,我……我当时总担心是不是我听错了,而且,我不想让您和爸之间的感情,因为我这话而破裂,可是……我这几天一直心里挂着这件事,我思前想后,总觉得……如果不用说,万一……万一……”

莫诗旋说着说着……叹息一声,摇摇头满脸为难。

罗茜不屑的冷笑:“呵,感情……男人的话,从来就没有一个字是能相信的……”

她瞥一眼莫诗旋:“你给我记住,绝对不要相信男人在你面前表现出的任何深情,否则,到最后,后悔的只有你。”

莫诗旋点头:“好,我知道了妈……那,爸那边……”

罗茜冷笑一声:“离婚可以,可是想要藏匿转移财产,想都不要想……”

莫诗旋连忙道:“您放心,不管任何时候我都是站在您这边的,爸那边,我会帮您多看着,可是……如果,他真的,已经转移了,我们……怎么办啊?”

罗茜冷冷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回头去他书房,给我拿一个东西。”

莫诗旋好奇问:“什么?”

“你过来……”

莫诗旋犹豫之后上前,弯腰低下头凑到了罗茜面前。

……

十分钟后,莫诗旋从罗茜的房间出来。

回到她的卧室后,她先去了一趟洗手间。

站在盥洗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三四秒过去,莫诗旋忽然呕吐起来。

将胃里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之后,莫诗旋冷着脸,打开水龙头。

看着吐出来的呕吐物被冲进下水道。

然后她脱下衣服,开始洗澡。

现在的莫诗旋,自然已经不是最初那个莫诗旋。

当初的她以为自己是聪明的,但是现在再回头看,才知道,当初有多愚蠢。

现在莫诗旋已经取得了罗茜的基本信任,至少……在这个家里,她是罗茜唯一能用,也唯一能相信的人,除了她之外,罗茜没有任何可信之人。

而且,罗茜根本不会去问她说的话是真是家……

就像方才她说,莫建国准备离婚,并且已经开始转移财产,罗茜就可没有思考的怀疑。

其实,莫建国到底有没有准备离婚,这还真不确定,至于转移财产……那更加不知道了。

莫诗旋的确是不小心听到了莫建国跟他外头的小老婆打的电话。

电话里,莫建国说的不是离婚,而是在现下挺长一段时间内不可能离婚,因为,他还有需要罗茜的地方,

现在夏城权贵圈子里不少人都知道罗茜受伤现在重伤在床,这个时候,如果他离婚,那就是一个抛弃瘫痪的结发妻子,不仁不义。

就算是要离婚,那也要等罗茜伤好之后……

莫建国在电话里安慰了一番小情人。

从他的话里,可以得出,他的确是有心想离婚,但是,他碍于自己名声,却不能。

他根本没有说,财产这事。

莫诗旋不怕,罗茜去跟莫建国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