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念城身子往后撤,一脸怀疑的看着谢西泽:“我曹,你是不是发烧了?你竟然会说这三个字……谢西泽……你,你……是不是还给我挖了别的坑。”

江念城和谢西泽平常有事没事就的互怼,虽然他从来就没有在谢西泽的手上占过便宜。

所以,谢西泽突然一反常态,忽然这么客气,这让江念城听起来,简直……不敢相信。

谢西泽的嘴角抽了一下:“滚蛋。”

江念城松口气:“对嘛,这才是你会说的话。”

谢西泽……

本来是觉得,这一次江念城跟着穆兰婷去巴黎,非常危险。

所以才说了那句话,没想到……

谢西泽暗暗摇头,果然,他和江念城,还真就是……朋友之间,没必要说那些话。

江念城起身:“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走了……”

谢西泽摆摆手。

江念城走出办公室,但是,过了几秒,他的脑袋,忽然从门外探进来,道:“走之前,让我去你家一趟呗。”

谢西泽抬起头:“你想干嘛?”

江念城的手挠着门框:“哎呀……我这一次去,还不晓得真么时候回来呢……国外那些吃的我一想就胃疼,走之前,你好歹给我壮行,好歹让我吃顿好的啊。”

谢西泽看着他委屈扒拉的样子,勉强道:“好……。”

江念城顿时门开眼小:“老谢,你还是不错的,对了,对了,你跟鸯鸯说,我想吃咖喱牛肉,番茄牛腩,红烧排骨……还有还有……”

谢西泽:“闭嘴。”

“做什么你吃什么,还挑……”

江念城瘪瘪嘴:“行吧行吧,我就不点了,但是牛肉,一定要多做几个啊,你知道的,我爱吃牛肉的……”

谢西泽咬牙道:“知道了。”

江念城嘿嘿一声,这才离开。

他走后,谢西泽揉揉额头。

让江念城过去,也不知道,会不会到最后,倒霉是穆兰婷他们实验室的人。

……

依照江念城的脾气,虽然说的是走之前要去谢西泽家中,要让对方为他壮行。

可实际上……

江念城怎么舍得就走之前去一次?他会是那么老实的人吗?

那必须,多去几次啊……

下午下班后,谢西泽黑着看,看着不管不顾坐上他车的江念城,不悦道:“你不是说,走之前……”

江念城打断他的话,很认真的说:“对啊,这不就是走之前吗?我明天走,那今天这是走之前,我若是下周去,这也是走之前,这多好理解啊?”

谢西泽……

泥煤!!!

竟然被套路了。

江念城难得套路一次谢西泽,在后头开心的哼着没调的歌。

他乐呵呵道:“我为了你,都奉献出我的肉体了,你让我多去你家吃几次,不亏。”

谢西泽忍不住想翻个白眼,江念城的这虎狼之词,简直了……

还奉献了肉体?

幸亏现在车里没有别人在,不然,肯定怀疑他俩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人都已经坐在车上了,谢西泽赶也赶不下去,